进演艺圈遭妈妈王馥荔反对,靠餐厅打工、做导游,拿下加拿大三维立体动画学位、工商管理硕士,结果当演员只混到两句台词。

wudn73123_b.jpg

           
  在收官不久的热播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除了白浅、夜华、凤九、帝君几个角色成为刷屏新宠,剧中肩挑“行走的天宫八卦全书”重任的司命星君意外地在这个高颜值阵容中成为了黑马。而他的扮演者王骁,则是位不折不扣的“星二代”


6293ff98d3633b8469838967230fa55d.jpg

                 
  王骁的妈妈是演员王馥荔,虽然从小就想当演员,但王骁几乎没怎么沾过妈妈的光,还总受“星二代”身份所累。少年时期过了一段叛逆的生活,错过了艺考的最佳时段。27岁时,已经在职场中摸爬滚打了多年后,从事动画制作工作的王骁辞职当了一名演员,和杨幂成了“同事”,也合作了多部作品。结果在演艺圈连“不温”都算不上的他,这一次却在起初他最为抗拒的仙恋剧中找到了感觉。


res07_attpic_brief.jpg

             
  在下个月即将开播的电视剧《白鹿原》中,热爱八卦的司命将回归他最爱的正剧,饰演白嘉轩的二儿子,性格秉直的白孝武。


wudn73127_b.jpg

            
  演艺世家上幼儿园时首次触电做配音王骁出生在南京,妈妈是著名演员王馥荔,爸爸是南京军区前线话剧团的舞台剧导演。由于父母工作忙,12岁之前王骁都是跟着姥姥姥爷生活的,“我小时候的主要活动范围就两个大院,一个是南京军区前线话剧团,还有就是姥姥姥爷家——现在的江苏省戏剧学校。”排练场和后台就是他从小玩到大的游乐场,“所以也谈不上什么培养,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环境里,一个是戏曲舞台,一个是话剧舞台,去了剧场都是先去后台和叔叔阿姨、哥哥姐姐打个招呼,等他们彩排我就去前台看。”

              

74-1F21G10912-50.jpg

               
  前几天,王骁的父亲还跟他讲起小时候的事情。在他两三岁的时候,家里的阿姨抱着他去院里玩,他最想去的地方就是排练场,而且一看到表演就变得格外安静和专注,到了饭点都不走。“在姥姥家最刺激的也是去后台,因为大家都挂彩妆,近距离的彩妆其实会让小孩觉得害怕,我却觉得很刺激,每次都是捂着眼进去,看见喜欢的就多看几眼,看见不喜欢的就从手指头缝里看,越刺激越想看,那种心理就跟看恐怖片一样。”


  也是在这期间,王骁有了第一次“触电”的机会。“其实主要是做配音。一个舞台剧中的桥段,描述主角回忆小时候跟妈妈的一场对话,需要小孩的声音。那时候我还在上幼儿园也不识字,我爸陪我一起去录音室配的音,一边给我提词,一边告诉我要用什么样的语气来说,一两遍就通过了。”


  移居北京靠骑行放空 结果耽误了学习12岁那年,王骁的父母因为工作原因移居到北京生活。“我就记得他们决定来北京前那段时间,有一天我妈回家住了一晚,第二天又要去拍电影。我跟她睡一屋,半夜我就醒了,想到又要分开就偷偷哭了起来。我妈睡觉很轻,听到我哭她也醒了,就一直陪着我。我当时就决定要跟他们一起去北京生活。”


wudn73124_b.jpg

              
  其实王骁来到北京后,也并没跟爸妈有更多的时间相处,但换了一个全新的环境,却让他有了新的体验。从小个性腼腆的他,自认很内向,还要顶着“妈妈是王馥荔”的帽子,就像生活在一个壳子里,别人觉得他应该很乖、很听话,那他就做一个听话的乖孩子。“但却总是‘遇人不淑’。那个时候跟小伙伴出去不管惹了什么事,是不是我惹的事,小伙伴最后都会指着我说‘他是王馥荔的儿子’,最后一切后果都由我承担。”这样的经历多了,多少会变成无形的负担压在王骁的身上。


  到了北京后,这顶“帽子”没那么受关注了,王骁终于可以“放飞自我”了。“我是初二转到北京上学的。当时我家住石景山,学校是铁路三中,在十里河。别人都坐地铁,我特拧,就骑自行车。想想挺远的,但是当时就觉得过瘾,一路好风景,披星戴月,还就我自己,特享受这种独行侠的感觉。我总是第一个到学校,到了之后买一个煎饼当早点。但是问题也来了,7点半早自习,我就开始困了,因为早上的运动量太大了,运动完再吃饱了,就开始犯困。导致学习成绩直线下降。”


  勉强上了高中之后的王骁,没能坚持多久,就不再上学了。那时王骁每天早上站在街边抽着烟,看着那些去上学的孩子,觉得自己特幸福。“我还发现汽车站旁边总有摆棋谱设局骗钱的。我就揭发他们,结果被那帮人围着打,没被人打死也算是幸运。”


fengzhh7371_b.jpg

  
  18岁出国追随女友留学 学动画只为当演员王骁从小就想当演员,但爸妈都不同意。“他们就觉得接下来这个行业变成什么样也不清楚,我不一定能适应。再一个就是我们家都是很有家庭观念的人,我妈不希望我以后也总是离开家。”


  18岁那年,王骁现在的太太,当时的女朋友高中毕业要出国读书,正不知未来在何处的他,也跟着一起出了国。“小时候学过一篇课文叫《第比利斯地下印刷所》,我去的就是第比利斯。”王骁当时想着,在那里呆上个一两年,把俄语学会了,就可以去莫斯科电影学院了。2年之后,格鲁吉亚爆发内战,就在王骁家门口外20米,全是火箭筒。


  恰逢1997年《泰坦尼克号》上映,除了被剧情感动得稀里哗啦,王骁也被电影里的动画制作吓了一跳。“一打听很多好莱坞的动画特效师都是加拿大培养的。当时想的特简单,一方面觉得自己喜欢也感兴趣,另一方面考虑以后做这行可以跟剧组多接触,没准就能当上演员。”


  就这样王骁跑到了加拿大。但仅仅学了两学期的语言学校,就退学了。“那时留学生很多,就连班上的韩国留学生见到我都在用中文打招呼,聊熟了,还能用中文说上句脏话。”他开始在外边打工,餐馆、酒吧都干过,通过生活去学习语言。“同时也为学动画做着准备,去学校进修设计、美术的学分。”之后,王骁回到最初想要学习动画的学校圣力嘉学院(Seneca College),“因为它是加拿大的顶尖动画学校,但这所学校有个规定,留学生必须在本校的语言班毕业还要在进修完另外一个专业,才能考三维立体动画专业。我等于都跳过去了,直接拿着自己制作的作品找到系主任面试,算是破格录取的。”


  转行演戏和鲍国安互怼 “一条过”惊了剧组毕业后,“因为当地没有做这方面比较好的公司”,王骁在加拿大当起了导游,在拿下工商管理的硕士后,回了国。回国后,王骁找到了一个电影公司的工作,“本来是想去电影部,结果给我分到了版权部。”干了一年,总觉得这些工作不是他想要的,王骁辞职了,“我就当演员。”


wudn73131_b.jpg

  
  说是当演员,但是根本没戏演。“当时跑组跑了大半年,一个角色也没试上。朋友偶尔给我介绍一些拍广告的小活,就特高兴,反正就当电视剧演呗。”大半年之后,王骁终于扛不住了,“你一进副导演的屋子,自信心立刻就会被打击成渣,他的床上永远堆着成千上万的简历,人家都是中戏、电影学院、上戏那些专业院校毕业的,完全没法跟人家比。我就去找我爸妈,想先找一部戏学习学习。第一部戏是黄健中导演的《越王勾践》。”王骁特别感谢黄健中导演给了他第一次机会,“我演赵鞅,跟鲍国安老师、尤勇老师都有对手戏。”虽然是第一次拍戏,但王骁很镇定。“第一场戏就是我和鲍国安老师当着吴王的面互怼,一条过。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一条过。”晚上,王骁去找导演请教,黄健中说:“你知道吗,你今天演完第一场戏,我身边的场记和副导演都问我,是从哪把你找来的,是电影学院还是中戏?我说哪啊,他是学三维动画的。”


  另一个推了王骁一把的是沈好放导演。“我上小学时,我妈就跟沈好放导演一起拍过戏。后来我从加拿大放假回国,我妈为了让我打消当演员的念头,曾让我去沈导的戏上串过小角色,就是群演。两句台词‘报告,某某某求见’‘是!’,三天的戏,大部分时间就是拿杆枪在那戳着。后来沈好放导演正好在拍一部年代戏,他说我长了张年代脸,就叫我去了。”这部戏叫《戈壁母亲》,在这之后,王骁跟着沈好放导演拍了四五部戏。

58a3f86776add_副本.jpg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司命星君差点演了迷谷跟着沈好放导演的那几年,王骁拍的都是正剧,“演偶像剧,都是公司指派的。”所以拍《三生三世》前,他是拒绝的。“经纪人有一天跟我说公司有个戏叫《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我一听这名就说不去。他特了解我,知道我一听名就会觉得跟自己不是一挂的。尤其是这种仙恋题材,脑子里就会浮现出自己装扮上的画面,简直不忍直视。后来经纪人说你先了解了解角色,那时先给我介绍的是‘迷谷’(迷谷是树精,打理青丘事务,曾暗恋凤九)。”最后是制片人决定让王骁演司命星君。“我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怕,要是真让我演‘迷谷’,不知该怎么办。”了解了司命星君的人设之后,王骁觉得还挺有意思,就决定去试装。


  而试装这一天,令王骁很崩溃,“我一进门就坍塌了。试装在一个套间里,我一进里屋,高伟光(东华帝君)、张彬彬(离镜),大长头发,都带着范儿,正坐那给导演看呢,各种侧颜杀。到我这,特理解化妆老师想笑又绷着的表情,我对他来说也是个雷啊。我后来跟高伟光说,我要知道你们今天在,就换一天来了,太打击人。”
        

      
  记者:《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司命星君是天宫行走的八卦全书,这一点跟生活中的你像吗?之前看过原著吗?


  王骁:我生活里一点都不八卦,好多事甚至后知后觉。原著没看过,你听这个书名,就肯定不是我会关注的类型,我看到的剧本也完全看不出来这个人物的个性,因为剧本上都是这些人物的对话,唯独有一个人物定义:行走的天宫八卦全书,起到一个说明书的作用,很多情节和剧情都要靠这个角色来承接。


  我也是慢慢找到感觉的,想着那些神仙都是帅哥美女、高高在上的感觉,那我就来点不一样的——接地气。其实我也是在冒险,因为如果我要是不冒这个险,就得去拼颜值啊,那险就更大了。


  记者:会追剧吗?


  王骁:好多戏我都不敢追。因为有些东西,不知道出来会是啥效果。本身看这个剧的人都是冲着颜值来的,我又没有颜值,还加进去了不一样的东西,得把握好度,不能让人讨厌,所以最终在角色上加了喜感。


  记者:据说司命都是你自己配的音?


  王骁:对,演员其实只有自己配,气口节奏才是最能还原的。我所有的作品,都是自己配音。我特喜欢同期声,因为同期声的声音是最自然的,但这个事都是剧组决定的。如果剧组不是同期声,我接戏的时候会让公司跟制片方打好招呼,后期我自己配。


  (实习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