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山大道把用傻瓜机拍的摄影集命名为《摄影啊再见》,其实它所寄托的,就是LOMO是正统摄影的掘墓者,却是回归原初摄影活力和无限可能性的一个开端。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日本人文大师森山大道

  人物故事:1938年出生于大阪。摄影师。与石内都、荒木经惟等人同时崛起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曾是日本传奇性先锋摄影团体“挑衅”(PROVOKE)的旗手人物,目前已是获得世界性承认的重要摄影家。

  “挑衅”(PROVOKE)的旗手人物,目前已是获得世界性承认的重要摄影家。

  1999年,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为他举办了名为《彷徨之犬》的大型回顾展,并巡回到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日本协会画廊,以及瑞士、德国等地。这是日本第一个在美国第一流的艺术博物馆举办全面回顾展的艺术家。

  2003年,法国的卡地亚基金会在巴黎为森山大道举办了大型个人回顾展,再次掀起西方的“森山大道热”。在展览会的开幕式上,他与定居巴黎的克莱因重逢,畅叙阔别23年的友情。

  2004年,一部分为四集的《森山大道全集》出版,全集共收录了他的1500多幅作品,为深入研究森山大道打下了扎实的学术基础。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日本人文大师森山大道

  日本著名摄影家森山大道现在在日本的“人气度”可说是如日中天。他强劲的影像风格尤其受到当代日本青年人的喜爱,这令他自己也有点不知所措。但他作品里所呈现的青春的感性与活力,是使他当之无愧地得到青年人的掌声的。

  森山大道自20世纪60年代在日本摄影界登台亮相后,就一直以他对摄影的真挚态度感动,感染着所有从事摄影的人。他不断以其独特的视角独到的发现刷新我们的视觉经验,使人领悟摄影独有的魅力。由于他对日本社会独特的观察与影像表现,森山大道现在已经成为国际公认的日本的代表性摄影家。1999年,美国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为他举办了一个大型回顾展《彷徨之犬:森山大道》,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是这个回顾展的第一站。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讲台风采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向学员讲解照片

  现任东京工芸大学客员教授、京都造形芸术大学客员教授、専门学校东京ビジュアルアーツ顾问。 过去に、ワークショップ写真学校や东京写真専门学校(现 东京ビジュアルアーツ)の讲师など、さまざまな写真教育活动に当たるなど、教育活动にも力を入れている。

[page]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摄于上海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摄于上海

  森山大道在上海三天,就出版了一本画册,其风格和以往一样,影调深暗,颗粒粗化。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弥漫其间,反而让久居上海的上海人体验到森山大道所说的“情欲的亢奋”。那么,我们就来听听森山大道自己是怎么说的——

  在我的青少年时代,在我有机会访问中国之前,上海这个名字就和诱人的影像相关,充满着浪漫精神和异国情调,甚至还混杂着情欲的亢奋。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摄于上海

  上海在1937年被日本强占,那正是我出生的前一年。随着日本管辖区的建立,这个城市似乎都充塞着日本人。和严酷的中日对立的严峻状态不同的是,作为国际大港的上海也给日本带来了逐渐变美的影像。上海,一个戏剧化的、浪漫的、异国情调的、充满活力的都市。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摄于上海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摄于上海

  在我的这一代人中,是在战后进入青春期的,因此无法了解当时的真相。从那个时代的流行歌曲和各种媒介,我们只能接受一个想象中的上海。比如歌曲“上海之梦”和“上海的雾”,只能激起一种捉摸不定的、低沉的情绪。日本人关于过去年代的情绪记忆,毕竟只是一次短暂的胜利,可能仅仅代表一种想象中的上海的乡愁。

[page]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摄于上海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摄于上海

  然而对于我来说,年轻时的梦幻是当一名水手,想象中的上海港在我心头逗留了很长时间。甚至今日我的精神之旅也还都漫游在宏大的“上海航海线”。也许这本身就是一种乡愁的结局。所以,上海在我心中始终是一个高度想象化的大都市。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摄于上海

  第一次去上海是在2005年秋天,在上海办展览。到了2006年,我带着照相机在上海逗留了三天,于是就有了这本画册中的照片。由于上海影像在我心头有那么长的时间,所以上海一旦在我眼前出现,的确令人兴奋不已。而且,我还能够让真实的上海和我心中的上海产生部分的重叠。但是,毕竟上海还是存在于此时此地。作为一个摄影师,我不可能让个人的乡愁去覆盖如今的大都市。于是我以真实的目光记录眼前的一切,每一个瞬间,在我带着照相机漫游在上海街头的三天时间里。

[page]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据我知道,2005年那一次,顾铮陪了他在上海拍摄了一天。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摄于上海

  顾铮事先还踩了点,包括哪里可以坐下来喝咖啡的。据顾铮说,森山大道对浙江路一带的旧街区十分感兴趣,如同东京高楼背后的街区,让他亢奋。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的一篇访谈

  问:你真实的名字是森山弘道,“大道”是从哪里来的?答:我的名字是由两个字符构成的,hiro + michi。前者的意思是“宽广”,后者的意思是“大街”,也就是“宽广的街道”。从读音上也就转成了Daido“大道”。这是最为自然和直接的读法,而且人们一看到我的名字就会读出“大道”这一声音,以至于我每一次都会向他们解释:错了,应该读成“Hiromichi”。最后还是我让步了,变成了“大道”。

[page]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经典作品

  问:是这样的,仿佛你的命运已经在你的姓名中,你的旅途的主题浓缩在你的作品中,你已经走了很长很长的路。答:是的,一定会某种关联,尽管从内心上说,我喜欢狭窄的街道,而非宽阔的马路。当然,街道已经成为我无数照片的舞台,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主题。于是我拥有这样的姓名真的是很奇怪:对我来说最合适不过了。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经典作品

  问:你出生在1938年,你的童年正好是二次世界大战,处于极度可怕的尾声。你对那个时期有什么记忆吗?答:我记得和战争有关的许多,不同的事件和环境。当我七岁进小学的那一年,正好是战争结束的1945年。那样的年龄我还不懂得恐惧,战争的破坏也没有对我形成太大的影响。我的回忆中,恐怖不是其中的内容。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东松照明作品

  问:你认识两位日本最伟大的摄影家东松照明和细江英公,还曾经是后者的助手。哪一位对你的影响更大一些?答:东松照明,毫无疑问。

  问:我在前些年的冲绳遇见过东松照明,他认为你是他的继承者。答:我还记得当年看到东松照明照片时候的兴奋心情。他的作品实际上对我的审美构成具有决定性的意义,不可置疑的。细江英公在技术观念上是我的引导者,是他教会我如何去拍照的。当然他的探索具有非常戏剧化的目光,带有超现实主义的寓意,然而东松照明则和我更为接近:是一种对世界无尽的探求。

[page]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经典作品

  问:你在青春时代读过杰克·凯鲁亚克的《在路上》,并且在许多年里成为你旅途上的重要伴侣。我感兴趣的是,作为被美国占领的日本,却有那么多年轻人对美国的作家感兴趣。我更感兴趣的是,凯鲁亚克的《在路上》居然成为日本年轻人的“圣经”,然后就有人模仿这样一种“在路上”的状态。答:那个时代让我感到震撼的东西有许多,我是以非常开放的心态接受这一切的。凯鲁亚克在旅途中用打字机创作、拍摄照片对我来说是一种启迪。这些都成为我后来的动力。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经典作品

  问:你熟悉保罗·鲍尔斯吗?答:我知道他,但是没有他的作品。

  问:保罗·鲍尔斯也是垮掉派作家这一代人,还是一个摄影家,就像是诗人阿伦·金斯伯格。答:还是让我先来谈谈凯鲁亚克吧。他对我留下的最深印象,就是在路上的自由和漫游,从旅途中活得快乐,心中没有明确的目的地。对我来说旅途也就是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而非到达一个特殊的目的地。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经典作品

  问:这些都很清晰地展现在你的作品中。那么你是如何看待金斯伯格的照片?答:我很了解金斯伯格,但是很少看到他的照片。

  问:许多垮掉派作家的成员都拍摄照片,但是照片本身的力量似乎没有他们留下的文字更有震撼力。尽管照片已经告诉我们他们这一代人的生活,但是他们更喜欢在照片边上写上文字。答:他们的书对我倒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但是他们的文字在我眼中看来也可以创变成一种图像。这也就是给我印象深刻的原因所在。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经典作品

  问:这些都是一些孤独者,他们以其漫游的方式创造了一个独特的世界。这是一连串的体验结果,一个接着一个,汇聚成一个影像和真实的世界。到最后,这些影像和真实本身是同一个东西。这样的过程和你的工作方式非常相似。答:是的,我确实得到的也是这样一种体验。我主要的兴趣就是描绘这些街道,包括人们给这些街道带来的活力,和街道让人们变得鲜活,两者互动的真实。但是故事是我的:这不是新闻摄影,仅仅记录街上发生的客观现实,而是我所告诉你的街上的故事。

[page]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经典作品

  问:这些体验对于你来说有什么样的重要意义?答:对于我来说,体验是最为基本的。至关重要的就是在每一次用新的和不同的方式呈现出来。实际上,每一天都是新的体验,摄影可以让我描述在一个特殊的瞬间生活状态。从这一层意义上看,摄影是完美的,它完全可以达到观念表达的层面。体验是无止境的,用不完的。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经典作品

  问:在什么样的程度上体验是和知识等同的?答:对我来说是并行的:每一次生活的体验就是知识的获得,这样来说,知识也就具有潜在的无限可能。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经典作品

  问:能讲讲《挑衅》吗,这本创建于1968年的杂志,富有坚定的改革目标,尽管只出版了三期,却成为日本摄影关键的时期,尤其对你而言。答:《挑衅》基于两个基本的概念:通过影像表达而非文字,抵制传统的艺术表现方式。其实《挑衅》所拒绝的是作为一种艺术的存在。大家所分享的也就是一本“世界并不是我们以先验的方式思考和观看”的杂志。我们往往习惯于将所有的一切缩小到一种意义的层面上去理解,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世界的真实并非我们第一眼所看到的那样。那时候我还很年轻,但是这样的观念一直延伸到我今天的拍摄中。

[page]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经典作品

  问:因此需要总是会超越外表,从而去挖掘藏在表象后面的东西。就像猎人追逐它的猎物。答:有一次我给一张照片取名:猎人。也就是希望用你的眼睛能够超越现实,就在我们身边的、眼前的一切。我发现这样非常刺激,也非常简洁,对我来说拍摄照片无非就是对刺激的本能反应而已。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经典作品

  问:……“深入探究”真相……答:并不确切,我不是在“寻找”什么东西。实际上是从某些东西中“拽出”问题。这样的拽出显然需要探究、知识以及你对眼前一切的理解。同时,随着我自己的知识层面的进步。通常就是同步的。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经典作品

  问:你是通过摄影挑选真实的碎片。答:让我这样解释:在你眼前所呈现的外部的表象构成了一种刺激源,从而对你构成一种冲动,一种反应。我带着照相机走过城市的街道,因为这样的刺激而不断地拍摄。通过照相机所创造的这种反应基于多元的诉求,也是对它们的回应。这也是在真实和“大道”之间不断呈现的妙语连珠。这里所创造的就是一种关联。这是我的观看方式,是我对周围的社会生活的理解与参与。这样的过程在不断地重复,这就是我的拍摄方式。也就是说我没有特别的拍摄主题,不管是抽象的还是明确的,其实都存在于城市和社会中……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经典作品

  问:70年代早期你有一系列作品题为“告别摄影”,这一组作品构成的主题几乎是难以辨别的,影像是混乱的,颗粒粗糙的,模糊的。这样一种极端的、激进的体验在你的艺术生涯中有什么重要性?答:我主要想推翻早期对摄影的一些观念立场。我感到有一种控制不住的欲望,需要去摧毁、废除所有的一切。我认为“如今所有的一切都在变化,我也一样,不再是从前的我”。这也是为什么我那一时期的照片最为远离观念的原因所在。

[page]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问:还有什么东西是“大道”还无力拍摄的?答:与其说没有能力,还不如说有些东西我从未想过去拍摄。我完全没有能力去拍摄的东西,就是我不想描述的东西。比如,叙述性的或者说教的影像。我从未拍摄过也不想去拍摄。我想拍摄的东西是我并没有完全理解的东西,或者是我无法解释的——我会非常高兴地跳过我所理解的。当然,我也不想通过我的照片去解释什么。我想让人们可以自由地阐释,以他们喜欢的方式。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问:……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真实看上去就像是一种无法解决的神秘性,而摄影能够穿透。答:你所意味的神秘是什么?真实呈现在你的眼前就是一种神秘,这就是我探索的理由所在。谜一样的东西具有多样性:性爱、痛苦、娱乐……有许多成分,从整体上看,毫无疑问构成了一个无解的谜。照片就在这里,是一种回应,没有义务也不一定需要揭开神秘性。也没有可能通过一张或者一千张照片去理解。本身就像是一个谜。与其说是神秘,对我而言就像是一个迷宫。穿越城市对我而言就是穿越迷宫。我不想去提供答案,我宁可留下悬而未决的问题,留下悬念。

  问:你是说我们看到的是一种可能的真实,但是有许多不同的存在的可能……答:通过摄影拍摄单一的真实,却可以看到无数的其他。不同的真实共存于一幅画面中。这就是摄影的魔力所在。

  2010年5月13日,来自东京 Filippo Maggia对森山大道的一篇访谈。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对器材的看法

  日本最著名的摄影大师之一森山大道,自从他1971年拍下一条粗犷、野蛮、混乱和惶恐的街头流浪狗成为他的反叛宣言,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十多年。

  森山大道仍一如既往地反叛着,“粗犷、野蛮、混乱和惶恐”同时也成为了他的摄影的形容词,现在还得加上“随意、非理性、零度写作”等更多让人无以名状的特质。

[page]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街拍作品

  森山大道最大的摄影癖好在于喜欢使用傻瓜相机,从成名作《日本剧场照相本》到《新宿》到《巴黎》到《摄影啊再见》,大多的作品都是使用最一般的傻瓜相机(理光、奥林巴斯、柯尼卡直至LOMO)快摄于街头巷尾,傻瓜机的魅力可见于森山大道的自白:“袖珍相机太棒了。照相机、我还有摄影成本都相当轻便、轻松、轻廉。即使你搞错了,它也不会拍出很令人心烦的照片。出手轻捷地拍,拍得清晰可爱,拍呀拍的,无法不拍了。”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街拍作品

  傻瓜机的轻快正好配合森山大道要营造一个摄影之海的野心,把摄影的高度复制性、影像的增量累加性发挥到极致,森山大道仿佛要通过对复制的偶然性的过分强调来反讽摄影本身。

  《摄影啊再见》一书简直已经达到反摄影的极限,无序的影像加上有意的粗糙:露片孔、带毛毛、报纸网纹印刷翻拍、漏光、局部放大、划痕、斑点、晃动、倾斜、失焦点,基本上是由“废片”组成,象征和传统摄影“美”学的彻底决裂,同时向人质问:为什么你那些矫饰的影像能称为摄影,这些真实偶然的记录却会被你扔进废纸篓呢?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街拍作品

  森山大道把用傻瓜机拍的摄影集命名为《摄影啊再见》,其实它所寄托的,就是LOMO是正统摄影的掘墓者,却是回归原初摄影活力和无限可能性的一个开端。

  小编有感:如今满大街的相机广告另人眼花缭乱,刚买的相机也许1个月就可以过气,厂商也大力推广最新的科研技术,谁抗的炮大就感觉谁最专业,当下的我们不知道是为了器材而摄影,还是为了摄影而摄影?在森山大道老师看来,器材绝对不是一个重要的东西,太注重器材只会让你浪费更多的时间。

[page]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page]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page]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苍穹枭雄-品味日本人文摄影大师森山大道

  森山有感:在我眼里,摄影就等于黑白。提到黑白精神,我觉得有三个特点:抽象性、象征性、梦之性格。将这三个特点融为一体,成为比人的眼睛所看见的更为强烈的印象。通常人们所目睹的,是形形色色的彩色空间,但是,若能通过黑白照片,则可以看见另一个现实。

  小编有感:一次偶尔的机会看到了森山大道老师的作品,立马让我留下来深刻的印象,他的照片基本都是黑白色基调,模糊、晃动、高反差、颗粒感一直是森山大道老师作品的风格。

  对于一个喜欢拍照的人来说,喜爱自己的器材就如同小时候喜欢玩具一样,我可以包容器材的每一个缺点,每一个创伤,其实,当你真正了解器材之后,你会发现自己过气的器材依然是非常强大的,当我周末的时候我会带着爷爷给我的海鸥DF1相机出门去拍上一组,虽然没有牛X的镜头结构组,没有高科技的光学镀膜,没有高像素的CMOS支持,没有超快的时滞感快门,这些我可以都不要,而我只需要在那一刻静静的享受一边思考构图、一边对焦的拍摄过程。

  (编辑:刘颖娜)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