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天里,上海芭蕾舞团的“天鹅”们振动双翼,掠过德国柏林、奥地利维也纳、荷兰鹿特丹与布雷达,为观众献上了26场演出。

blob.png


  41天里,上海芭蕾舞团的“天鹅”们振动双翼,掠过德国柏林、奥地利维也纳、荷兰鹿特丹与布雷达,为观众献上了26场演出。


  荷兰当地时间2019年1月6日,能容纳1500位观众的布雷达沙赛剧院座无虚席,上海芭蕾舞团的“天鹅”正在台上翩翩起舞。无论是吴虎生、戚冰雪精湛的双人舞,还是“天鹅军团”的梦幻群舞,都让观众为之沉醉。


  这是上芭《天鹅湖》欧洲巡演的最后一场。北京时间2018年11月28日,上芭一行107人开启经典版《天鹅湖》第三次欧洲巡演。41天里,“天鹅”们振动双翼,掠过德国柏林、奥地利维也纳、荷兰鹿特丹与布雷达,为观众献上了26场演出。


  浪漫句点,经典版《天鹅湖》海外演出逾百场


  2015年12月,上芭《天鹅湖》首访荷兰八大城市的第一站,就在布雷达;2017年,上芭在荷兰及比利时演出41场,创下海外巡演场次之最;2018年,《天鹅湖》的巡演版图又纳入了德国和奥地利。


  编织三年,“天鹅”情结已然横跨欧亚大陆。如今,上芭又回到布雷达,还有比这更浪漫、更有纪念意义的句点吗?


  “三年前在布雷达,荷兰观众初识我们这支来自东方的舞团。”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说,“三年后,我们羽翼更丰地回到这里,满载情怀与感恩,把最专业最动情的舞姿在舞台上展现出来,用芭蕾语汇传播‘上海文化’。”


  芭蕾《天鹅湖》在欧洲常演不衰,上芭的经典版《天鹅湖》则是2015年在上海大剧院首演。短短三年多,上芭《天鹅湖》就在海外演出101场,欧洲人为什么爱上中国舞者“书写”的新篇章?


  “中国上海版《天鹅湖》与众不同。”荷兰星辰戏剧有限公司创始人之一莫妮卡说,荷兰星辰和中国对外文化集团公司连续三年邀请上芭到欧洲最主流的城市商演,“我们与许多全球知名舞团有过合作,上海芭蕾舞团称得上是世界级水平。”


  美丽惊叹号,“天鹅海洋”让欧洲观众为之倾倒


  高质量的海外巡演不仅树立了上芭的品牌,还改变了演员的职业生涯。


  为了完成高质量的巡演,上芭邀请世界各大芭团的明星前来助阵。《天鹅湖》初访荷兰时,上芭首席演员吴虎生与英国皇家芭蕾舞团首席演员史蒂文·麦克雷在布雷达各跳一场。麦克雷上场时,吴虎生在后台观察,发现他会用一些独特的肢体语言,增加舞台表现力。吴虎生还同德国斯图加特芭蕾舞团的首席演员劳伦·卡斯伯特森合作,受益匪浅。


  在高强度巡演中,吴虎生不断蜕变成长。欧洲观众逐渐了解到中国有那么出色的舞者,他不仅是齐格弗里德王子,还可以是《简·爱》里的罗彻斯特,甚至《长恨歌》里的唐明皇。2018年9月,吴虎生的原创作品《难说再见》将受邀到比利时一展风姿。


  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央,与最顶尖的舞者同台,许多年轻演员都迅速成长起来。上芭《天鹅湖》首访荷兰时,戚冰雪还是进团不久的小女孩,如今她与吴虎生搭档,在《天鹅湖》中一人分饰黑白天鹅,已是上芭主要演员。“天鹅军团”里的姑娘们都是青年演员,她们动作整齐,体态相近,艺术风格统一,汇聚成浪漫的“天鹅海洋”,让欧洲观众为之倾倒。


  未来省略号,带着中国原创舞剧走上世界舞台


  三年的欧洲巡演,上芭不仅挑战自我,也不断刷新着异国舞台的纪录。


  在阿姆斯特丹皇家卡雷剧院,上芭创下该剧院30年来的最长驻场演出纪录。“欧洲最美火车站”安特卫普中央火车站、欧洲最古老的图书馆奥地利国家图书馆都向中国“天鹅”们张开怀抱。上芭用一场场高水准的演出,让欧洲观众了解到中国的文化软实力。辛丽丽说,跳好《天鹅湖》这样的经典剧,是通往世界顶尖舞台的“敲门砖”。“先让对方信赖你的实力,才能慢慢接受《长恨歌》这样的中国原创作品。”


  事实上,上芭在国际舞台辛勤耕耘,艺术之树已然枝繁叶茂,开花结果。2019年5月15日,俄罗斯契诃夫艺术节将邀请上芭的原创现代芭蕾舞剧《长恨歌》作为开幕演出。12月底,上芭将拉开北美巡演的大幕,经典版《天鹅湖》率先在林肯中心登台,古典芭蕾舞剧《吉赛尔》、原创芭蕾舞剧《梁山伯与祝英台》也将陆续上演。


  (编辑:李思)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