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出身贫贱,却凭借自己的努力与天生丽质当上了电影明星, 后投奔延安,从事革命运动;在文化大革命中,成为文化革命的旗手,又再次成为政治明星。……

  江青与王光美,一枚分币的正面,又互为阴暗面。


  一个出身贫贱,却凭借自己的努力与天生丽质当上了电影明星, 后投奔延安,从事革命运动;在文化大革命中,成为文化革命的旗手,又再次成为政治明星。……


  另一出生高贵,是名校的高材生,中国第一名女核物理研究生,后也从事革命运动。她曾经出访印尼,亲自到桃园蹲点,是位杰出的女政治家。


  她们都是共和国最高首脑的夫人,又都当过阶下囚。……


  她们一个具有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另一个具有顽强过人的生存智慧。


  她们都是中国的杰出女性,她们命运如此的不同,又如此的相似,这难道是巧合吗?


  有一股力量的介入,把她们推向风口浪尖,又把她们高高抛下。


  面对政治命运的变故,她们采取了不同的态度。


  在我八岁的时候,是1964年,也是文化大革命刚开始的那年,有两只美丽小鸟住进了我的鸟笼里,一只小鸟拼命反抗,不吃不喝,撞击鸟笼,最后死在了笼子里,另一只虽也反抗,但我不在时它却大吃大喝,在我一次开鸟笼是,它直接飞向蓝天,寻找到了自由。 这个带有象征意义的典故,反映了两种对生命不同的理解,具有不同的哲学意义。


  奥地利象征主义画家克里姆特的作品:朱棣斯就是把一个女英雄画成了一个放荡的人。


  表现主义画家蒙克把革命者马拉之死,画成死在了妓女的床边。 现实是实在的;现实也是魔幻的。现实是一个多棱镜,你站在不同的角度,就有不同的看法。没有好与不好,只有不同的结果。


  江青在和美国传记记者维克多的谈话中讲道,她每次看到《红楼梦》黛玉焚稿时都会泣不成声,看不下去,…… 《红楼梦》里林黛玉和薛宝钗,由于性格迥异 、经济背景、家境环境的不同,从而采取了不同的生存方式;这本身没有孰是孰非,人们却褒一个贬一个。


  其实,在红楼梦中,十二个美丽聪明的女子,就如同一个骰子的十二个面,虽然选择了不同的生存对策,最后却都没有逃脱过命运的摆布。


  红楼梦告诉我们,在体制桎梏下,对待命运,你是抗争也好,你是逆来顺受也好,在运道大的合力之下,个人的努力都是微不足道的。


  谈到运道,你能想象,在父亲的4亿个精子中,为什么独独是你变成了生命。难道其他的兄弟姐妹都不优秀、都不努力吗?


  偶然性在命运中占主导地位的情况往往是决定性的。


  这就是机遇的作用。 偶然存在必然之中,如果,文革前的国家政治制度设计的非常完善,有退出机制的话,也许就没有两位后来的坎坷经历了。


  不当政治家、政治人物,完全可以当一个普通人,或一名优秀的公民。


  现实,往往不像想象的那样简单,在巨大利益集团的驱使下,常常会变得非常残酷,由不得个人的选择。


  个人不能选择,但个人还是可以有自己的态度的。


  王光美女士,就以极高的智慧和宽容的胸怀在恢复自由后常常去毛泽东的家属中看望他们的子女。他们原本在中南海时期他们就是很好的邻居,后来又恢复了这种友情。


  江青,却由于性格敏感多疑,变化无常给周边的工作人员带来了压力和变故。这些,都是她最终被孤立的原因之一。


  当然,这还不是她落难的真正原因。


  在原始社会,为了祭祀,常常用生命作为祭品之一。


  在错综复杂的政治现实中,拿人作为政治祭品的现象并不鲜见。 因为这种方式政治成本最低,见效最快,有最能掩盖矛盾和事实的本质。


  国内政治生活中,不是通过民主的方式解决存在的问题,而是用政治替罪羊的方式去解决问题的方式曾经存在过。


  在国际政治中也是这样,一些大国面对利益的争端,不是去积极的解决问题,而是制造很多假想的敌人,甚至用战争去转移国内的矛盾。


  胜利者,都是以失败者作为代价的。


  最终的胜、败就是一个结果,而动机和过程却可能是非常复杂的。


  慕新华


  2011年6月4日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