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否认,这些年来,李利娟为收养的孤残儿童的成长做了一些努力,有的得到了治疗,有的已经抚养成人。

1.jpg


  5月4日上午,依据有关法律法规,河北省武安市民政局牵头,联合公安、消防、卫计等部门和午汲镇政府,对李利娟福利爱心村依法予以取缔。有关部门工作人员将该福利爱心村内74名孤儿弃婴,先安置到部分乡镇卫生院,接受健康体检,再进行集中安置。


  6日,武安市公安部门传来消息:李利娟因涉嫌扰乱社会秩序、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证据确凿,市公安局依法对李利娟实施刑事拘留,并于5月5日凌晨将其从北京带回武安。


  鉴于群众举报爱心村收养被拐卖儿童问题,公安部门当场对福利爱心村内儿童采集血样和指纹,随后将录入全国公安机关被拐卖/失踪儿童信息系统,帮助他们寻找家人。为保障这些儿童身心健康,有关部门还安排了专业人员对其进行心理辅导。


  尽管案件调查才刚刚开始,还有很多线索和举报尚需一一查证,但窥一斑而见全豹,冰山一角也足以看出李利娟的真实形象。


  变了味的“爱心妈妈”


  李利娟,真实姓名李艳霞,在武安人称“四霞的”。熟悉李利娟的人都知道,在经历家庭变故之后,1996年李利娟开始收养第一个四川籍孤儿。不可否认,这些年来,李利娟为收养的孤残儿童的成长做了一些努力,有的得到了治疗,有的已经抚养成人。但随着收养人数越来越多,名气越来越大,接受捐款也越来越多。尝到“慈善事业”甜头的李利娟,个人私欲开始膨胀,加上对法律法规的无知无畏,一步一步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


  李利娟对外一直宣称自己收养了118名残疾孤儿弃婴。但也有群众举报,有的孩子是因为家庭条件较差,李利娟将其放到“爱心村”名下,既可套取低保资金,也能扩充“爱心村”门面,关键时候还能为其所用。据从教育部门了解的消息,目前武安市各类学校有32名学生,虽是李利娟爱心村的“孤儿”,但实际上都有父母或法定监护人。还有群众举报,“爱心村”涉嫌收养被拐卖儿童,而李利娟一直想方设法躲避执法部门的检查和监管。


  随着李利娟收养的孩子越来越多,她已不具备个人收养所能撑起的能力,而设置收养儿童的福利机构,民政部有明确规定,“社会组织和个人兴办以孤儿、弃婴为服务对象的社会福利机构,必须与当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共同举办。社会福利机构收养孤儿或者弃婴时,应当经民政业务主管部门逐一审核批准,并签订代养协议书”。这一规定目的是为了保障孤儿弃婴的合法权益,防止其受到人身伤害。


  但李利娟却一直拒绝与民政部门合办,在苦口婆心的劝说下仍不能奏效。市民政局专门对其下发文件通知,要求将孩子接入公办福利机构,李利娟一直拒不执行。其所创办的福利爱心村,几乎成了武安的“独立王国”,安全检查进不了门,公安机关采不了血,甚至对消防整改通知书也拒签。“爱心村”成为一个被“爱心”裹挟,不可触碰的“禁区”。


  不接受监管,但钱却一分钱都不能少给。打着“爱心妈妈”的旗号,借着众多孤残儿童的名义,凭着硬讹软磨各种手段,李利娟通过向有关部门频频发难而获取利益,利用伪善的面目获得外地爱心人士捐款。


  仅2017年,就通过武安市民政部门,领取低保金、房租取暖费、房屋修缮费等共计127万多元。这些钱都用到孤儿的养育上了吗?经初步调查,李利娟在武安有多处房产,在邯郸也有房产,平时不在“爱心村”居住,名下有路虎、奔驰等豪车。不仅如此,经公安部门初步查明,李利娟名下存款有2000多万元,美金2万元。


  “爱心”掩护下的敲诈勒索


  随着头顶上的光环越来越大,李利娟变得越来越胆大妄为,横行无忌,不断利用手中的残疾孤儿和弃婴做“挡箭牌”、“敲门砖”,肆意借机敛财。


  目前,经公安部门查证,李利娟涉嫌敲诈勒索。一次,李利娟在某宾馆乘坐电梯,以电梯不稳造成其腰部损伤为由,讹诈宾馆17多万元;从宾馆出来住到医院,又以药物过敏为由,讹诈医院12多万元。不到一个月,就轻松获利近30万元。还有一次,李利娟在路过某企业门口时,以路面坑洼刮蹭车底盘为由,讹诈该企业一辆新迈腾。李利娟之所以能屡屡得手,就是因为利用手中的残疾孤儿弃婴做筹码,如果不答应条件,就带着不谙世事的孩子们前去闹事。如果“孩子们”闹事不成,李利娟就使出凶狠的另一手,安排其情夫许老大(在逃)带领打手,威胁当事人。很多人因为惹不起,就出钱了事。


  不仅仅是惹不起,甚至躲都躲不起。在公安机关调查中,有这样一例典型案件。一家企业因架设光缆,需要通过李利娟的“爱心村”上空,只需要在已经架设的电线杆上搭上一根光缆即可。但李利娟以光缆辐射儿童造成伤害为名,开口就要10万元。该企业遂决定绕过“爱心村”专门架线,但李利娟又带人现场阻工。


  最后,该企业不得不掏出7万元给李利娟。而李利娟拿到钱后,又强迫该企业写下爱心捐款书,以掩盖其讹诈本相。究竟是为了孩子们身心健康,还是为了自己敛财?究竟是爱心捐赠,还是强行讹诈?已经无需多言。


  李利娟不仅对企业下手,对党政机关更是变本加厉。某乡镇计划新上一大型光伏发电项目,李利娟声称自己在项目所占的山地上种树10万棵,向项目业主索取2000万补偿。经实地调查,该山不仅与李利娟毫无关系,而且超过一人高的树,总共数不到30棵。但李利娟偏偏无中生有。负责征地工作的该乡镇不答应,李利娟就组织这些不懂事的孩子们围攻乡镇机关。2015年腊月,又连续十几天,到乡镇党委书记家中围攻恐吓,气焰十分嚣张,在当地影响极坏。


  为达到敲诈的目的,李利娟对残疾孤儿弃婴不管不顾。在一起阻碍重点工程建设中,让残疾智障儿童坐到基坑边、往基坑里跳、往施工车辆下钻,把孩子们置于危险境地而不顾,以达到其索取钱财的目的。据公安部门调查了解,李利娟不仅唆使这些不懂事的孩子违法犯罪,而且对不听话的孩子,采取殴打恐吓、不给饭吃等手段逼其就范。


  长期以来,李利娟凭着“爱心妈妈”这层保护色,横行武安。一些受害人受到讹诈后,认为钱多少也算捐给残疾儿童,算是被动做好事,没有举报。还有一些,是慑于李利娟的淫威,敢怒不敢言。正因为如此,社会上传言多,而真正举报者甚少,李利娟也籍此得以长期逃避正义和法律的审判。


  去年以来,一些党员干部和有正义感的有识之士纷纷通过来信来访向有关部门反映,李利娟打着慈善的旗号,拿着公家的钱,爱心人士捐助的钱,却把孤残儿童豢养成自己谋取私利的工具,唆使其走上违法犯罪道路,已经成为为害一方的“毒瘤”。如果不及时铲除,任其发展,将对社会稳定造成极大隐患。一些受害群众纷纷来信来访,强烈要求政法机关和有关部门依法取缔李利娟的“福利爱心村”,尽快查办李利娟。对此,政法部门依法对李利娟展开了调查,民政部门就安置孤残儿童做了前期准备工作。中央作出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后,更多的群众举报线索浮现出来。在掌握充足证据后,民政部门依法取缔福利爱心村,公安机关果断出手,李利娟被依法实施刑事拘留。


  另从民政部门了解的情况,现场取缔福利爱心村时的74名孤儿弃婴,69名幼童被分散安置到全市21个乡镇卫生院,全部接受体检,逐一建立健康档案;3名学生由教育局安排教师及时进行心理辅导,寄宿学校,由专人照顾;1名聋哑人被安置到专门场所,由专业人士进行安抚照料;1名成年人在本市打工。


  由于群众举报较多,公安机关正在对李利娟一案做进一步核实调查。


  等待李利娟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