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是前途无量的留学生,却被毒品毁掉了一生……

blob.png


  知乎上有人问中国的禁毒力度大不大,其中有这么一个段子:


  中国人端午节用粽子祭奠屈原,


  清明节敬献鲜花祭奠烈士和故去的亲友,


  中秋节用月饼纪念嫦娥,


  而祭奠林则徐,是用人头...


  凭借对毒品近乎严苛的零容忍度,不少人将在中国贩毒称为“世界上最危险的行为之一”。与之并列的,分别是在俄罗斯禁酒、在墨西哥缉毒和在美国逃税。


  01


  看到这里,不少人都把心放回了肚子里,毕竟,不管国际形势如何,只要中国加大对毒品的惩处力度,我们在中国的生存,至少是无忧的。


  可遗憾的是,在国外的那群留学生们,可就没这么幸运了。


  前不久新西兰报出了一则令人心痛的新闻:中国留学生吸大麻成瘾,死在了回国戒毒的路上。


blob.png


  他叫Roger Lu,年仅24岁。


  几年前,因为好奇,和朋友一起偷偷吸食大麻,没想到接下来一发不可收拾,毒瘾越来越大,单纯的大麻已经没法满足他的需求,于是,他迷上了合成毒品。

blob.png


  有数据统计,那阵子,他每周吸食毒品,就要花掉420美元(折合人民币3000元)。


  直到有一次,因为吸食合成毒品过量后昏迷,在医院住了3天,母亲才发现,孩子染上了毒品。


  母亲心里明白,一旦染上毒品,恐怕是一辈子的事儿,所以,在劝儿子戒毒的同时,她也在不断地告诫儿子:不能立即停止,要慢慢减少用量。

blob.png


  没想到,毒瘾犯起来的儿子,看到毒品犹如饿虎扑食一般,哪里还能控制得住剂量。担心这样下去,儿子迟早要完,母亲一狠心,给儿子买了回国的机票,打算送他去山东强制戒毒。


  明白毒品对自己身体的危害,Roger立马同意了。


  没想到,刚到机场不久,Roger就忍受不了毒瘾的折磨,偷偷跑去厕所吸毒,这一吸,他开始出现意识模糊,口吐胡话的症状。


  即便工作人员立马将他送到医院,可惜为时已晚,由于吸食毒品过量,Roger出现了严重的幻觉,脑袋似乎要爆炸了,激动地不停尖叫,最终因眼中的血管爆裂而亡。

blob.png


  正值最好年纪的Roger,还没来得及在这个世界上多经历,多感受,就被毒品夺去了生命……


  更令人感到难以置信的是,类似的案件,在留学生群体中,还有很多很多……


  02


  就拿这次,饱受大家伙儿争议的加拿大毒品合法化来说吧,消息放出的第一天,各大门店、网站的大麻销量节节攀升,不少深受瘾君子们欢迎的大麻产品,甚至一天时间不到,就在网站上挂出了“售罄”的通知。


blob.png


  实际上,早在去年,滑铁卢大学曾公布了一项调查报告,在加拿大7—12年级的学生中,有20%的人称曾经试食大麻,有43000人每天吸食大麻。


  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北美和欧洲,已经逐渐成为毒品倾售的两大市场。


blob.png
 红色箭头为毒品贩卖流向


  联合国《2017年世界毒品问题报告》显示,美国人消费的可卡因占世界产量的1/3,每年的毒品交易利润高达800亿美元。


  欧洲各国更是不用说了,跟据欧盟发布的年度毒品报告可以看出,每年欧盟境内,有243亿欧元被用于购买非法毒品,光购买大麻就花费了93亿欧元。


  更令人心惊胆战的是,这些毒品泛滥的国家,正是我们中国留学生,最愿意去的发达国家。


  而这些流放在市面上的毒品,也或多或少地影响到了在校大学生,英国BBC曾针对2800名英国学生做过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有56%的学生尝试过毒品。


blob.png


  而另一个网站The tab的调查数据更惊人,这个网站调查了8000名学生,其中70%的学生都表示曾经尝试过毒品,不得不说,这个数据相当吓人了。


  等到了美国,这种情况就更严重了,不少人都知道,迄今为止,美国有29个州,加上华盛顿特区,已经承认药用大麻合法化。在这其中,已经有8个州允许成年人(21岁及以上)合法购买娱乐用途的大麻。

blob.png


  哈佛校报年度调查显示,2017届学生承认吸食大麻的比例为21.8%,而2020届的大一学生消费大麻比例则更高,达24.3%。


  毕竟,在这样的环境中,这些成年的学生们只要想跟大麻沾点边,分分钟就能买到合法大麻,就算不想接触大麻,也有人制造机会让他们接触。


  前不久,毒贩John Parker和Felix Melendez就跑到世界顶级大学---耶鲁大学门口,向陌生人贩卖并且免费发放最新合成毒品K2,忽悠大学生吸毒。

blob.png


  结果因为吸毒过量,不少学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呕吐、失去知觉、昏迷、皮肤发紫、呼吸困难、抽搐痉挛等症状,因此被送往医院的学生超过了100人。


  而在这次制造动乱前,犯罪嫌疑人Felix Melendez已经被逮捕过37次……

blob.png


  03


  而中国留学生,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读书、生活,参加娱乐活动,怎么能不令人担心呢?


  2014年6月,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的22岁中国留学生张新悦,被发现在出租公寓内死亡,死因是吸毒过量。


  另一名叫袁晓鹏的中国留学生,则被毒贩开枪打死。

blob.png


  袁晓鹏就读于美国雪城大学,他的室友曾说,他想早点赚钱,给家里省开销。为了赚钱,他把目标瞄准了毒品交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曾报道称,袁晓鹏的经历体现了每年几十万赴美中国留学生,在当地可能遇到的错综复杂的机遇、诱惑和陷阱。


  那个夏天,袁晓鹏一边上着暑期班,一边给其他暑假留校的学生和运动员卖大麻。


  虽然身边同学一再劝他,这不是长久之计,贩卖大麻很危险,想让他停止这一危险的行动,可遗憾的是,并没能劝住袁晓鹏。他说,做这个买卖只是为了给朋友们帮忙,说自己也不会搞那么大。


  没想到,悲剧还是发生了!


  据警方档案显示,2016年9月30日,袁晓鹏和购买者约好在停车场碰头,购买者要以5400美金购买袁晓鹏两磅大麻,没想到,他们带来的不是现金,而是一把左轮手枪。在抢完袁晓鹏手里的大麻后,他们冲袁晓鹏开了枪。

blob.png


  第一枪击中了他的背部,正当他转身逃跑时,第二枪击中了他的右胸。


  在停车场的草坪上,袁晓鹏面部朝下,倒在血泊里。


  一步走错,袁晓鹏便命丧黄泉……


  04


  而更让家长感到心惊胆战,还得数这些新型毒品了。


  相信不少人还记得,去年曾有媒体报道,来自南昌的留学生韩梦溪,因为对一种新型毒品上瘾,彻底失去了自己的生活。


  坐在轮椅上被推出首都国际机场时,她才25岁。


  经过检查后,医生发现,除了高血压和心肌问题外,由于长期闭门不出,她的运动神经也受到了极大的损伤,脚部的肌力几乎是0级。幸运的是,主治医生说,休养半年后,她就有希望独自行走了,而她的朋友刘胜宇更惨,已经被诊断为终生瘫痪了。


  令她们沉迷其中不能自拔的,就是新型毒品——“笑气”。

blob.png


  由于不在中国的《麻醉药片及精神药品品种目录》中,也不属于法定的新型毒品,目前在市场上,处于无人管控的状态,在美国,笑气更是娱乐必备的消遣工具之一了。


  这种学名为一氧化二氮的气体,每小罐只有8克,吸食一次能带来10秒的快感,最终贻害终生。


blob.png


  和笑气危害同样大的,还有这么一类产品,它们以“草本兴奋剂”、“研究化学品”、“合法兴奋剂”等带有欺骗性的名字混淆着人们的视听。


  他们被称之:NPS 新精神活性物质,第三代毒品,具有与毒品相似的兴奋、致幻、麻醉效果。


  其中包括“小树枝”、“恰特草”,当然,“笑气”也在其中。


  虽然国内已经对此制定法律并大规模打击,但国外的规定,可就没国内这么严格了。

blob.png


  因此,小编在这里友情提醒各位读者,再遇到类似新型毒品时,一定要多留个心眼,提醒身边家人多加防范。毕竟,血淋淋的例子已经表明,一旦沾染上,毁掉的可是一生!


  聪明药


  聪明药本质是一种神经抑制类的西药,包括利他林、莫达非尼等,一般用来治疗嗜睡及多动症。目前研究已经表明,滥用“聪明药”会造成心脏疾病、严重出疹、头痛、易怒、呼吸问题以及失眠。


  紫水(止咳水)


  紫水本是治疗咳嗽的处方药,其主要成分为磷酸可待因和盐酸麻黄碱。虽然对于镇咳平喘有很大功效,但过量服用会产生幻觉和兴奋感。


  长期服用容易成瘾,令人产生幻觉,神智失常。过量滥用甚至可能导致死亡。与此同时会导致体内钙流失,从而导致骨质疏松等症状。

blob.png


  彩虹烟


  外形和平日的香烟很像,是由纸盒包装的,吸食彩虹烟的时候会产生特殊烟雾。


  由于混杂的毒品成分不明,研究表明,这种新型毒品比传统毒品更伤身体。

blob.png


  迷幻蘑菇


  迷幻蘑菇是一类含有裸盖菇素和脱磷酸裸盖菇素等迷幻物质的蕈类,其中含有一种被称为裸盖菇素的物质。


  这种物质是一种血清素受体激动剂。在血清素缺席的场合,它能够刺激一些受体,使人产生做梦一样的感受。它能导致神经系统的紊乱和兴奋,让人的言行失去控制。


  因此,在国外对毒品管制还比较松的今天,小编友情提醒大家,出门在外,切不可因为一时好奇尝试毒品及新型毒品,因为毒品的危害早已被证实,切莫一时好奇,毁了自己的一生!

blob.png


  本文经世界华人周刊(微信号:wcweekly)授权转载。《世界华人周刊》致力于从世界发现中国,提供有广度的知识,有温度的立场和有深度的思想。转载请联系(ID:wcweekly)授权。


  (编辑:李思)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