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厌恶了职场世俗的年轻人,辞职和一帮生活失意但内心不服气的同龄人开了一家西餐厅,取名YONG ZONRE,踌躇满志,要向世人证明自己年轻的力量。

  百万级畅销书作家苏芩2017重磅新作,交心不满现状的你!你从来不缺梦想,缺的是应付这个世界的手段!今天低头学会世俗的规则,明天仰首活出不俗的自己!


blob.png

  【基本信息】


  书名:你要世俗地活着,才有不俗的未来


  作者:苏芩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5月


  开本:32


  装帧形式:平装


  印张:8


  定价:39.80元


  ISBN:978-7-5399-9953-1


  一、内容简介


  一个厌恶了职场世俗的年轻人,辞职和一帮生活失意但内心不服气的同龄人开了一家西餐厅,取名YONG ZONRE,踌躇满志,要向世人证明自己年轻的力量。


  然而生意一直很差,他们无比沮丧,直到有一天,店里开始出现一个叫Belinda的常客……


  Belinda常常和他们闲聊,内容涉及恋爱、婚姻、人际关系、工作方法、商业心理等人生问题,这群年轻人听得津津有味,视野逐渐开阔起来,餐厅生意也慢慢步上正轨。


  Belinda的聊天,仿佛一把心灵的钥匙,开启了这群年轻人与这个世界的和解之门。他们不再一味抵触世俗,盲目追梦,而是渐渐学会把世俗规则当作自我实现的阶梯。


  一年之后,关于人生,他们心中仍有许多疑问,但他们不再彷徨。他们已经领悟了从容应对人生问题的艺术,他们有信心去拥抱自己所向往的生活……


  《你要世俗的活着,才有不俗的未来》,一席世俗生活的盛宴。


  生活总会给你一个答案,直到你学会在这个世俗的世界里活出不俗的自我。


  二、作者简介


blob.png


  苏芩


  25岁任媒体主编


  27岁任清华EMBA班国学讲师


  28岁成为新女学发起人


  30岁成百万畅销书作家


  35岁出访十余国的中国公共外交使者


  微博粉丝5017万,常年致力于年轻人意识觉醒与自我提升书籍的撰写,其文温润感性又深具哲学思辩,作品被译为多国文字,热销亚洲地区。着有《男人那点心思,女人那点心计》《男人天生被她们吸引》《世上没有人比你更重要》等十余部作品,大陆累计销量达三百万余册,成为无数少男少女热捧的“随身读物”。


  三、本书看点


  【百万畅销书作家苏芩,和你一起报复曾经的一无所有!


  苏芩说:


  我曾经也是一样年轻,不过没有关系,


  我会用有脑有行动的奋斗,报复曾经的一无所有——爱情,以及事业。


  希望能够帮你了解世俗,少走弯路,早一天摆脱年轻的沼泽,洗足上岸。


  苏芩与年轻人的一次交心密谈,给你从容解决人生问题的艺术。


  【你从来不缺梦想,缺的是应付这个世界的手段


  如何在这个世俗的世界里越打拼越快乐?


  A.学会世俗的规则,装得像个俗人;


  B.保持初心,不幻想,不妄想;


  C.甩开脆弱,进退有度,遇强则强;


  D.有脑有行动,结结实实达成梦想!


  有故事,有情怀,有方法,写给万千年轻人的人生奋斗书!


  【今天低头学会世俗的规则,明天仰首活出不俗的自己


  明朗智慧的故事,赠予不曾服输的你,


  你若有懂得,自有地阔天高。


  【原创插画,全彩印刷,品质保障


  四、目录


  自序/你为何要世俗地活着


  引言/假如你被生活“套路”了


  第一章/年轻是本钱,但“腹黑”能帮你更值钱!


  第二章 /  走过千山万水,我终会留在“有趣的你”身边


  第三章 /  你要“雌雄同体”,才能游刃有余


  第四章/ 你要活色生香,才能地久天长


  第五章/  短暂的热情谁都有,难的是长相守


  第六章 /  哪怕生活窘迫,也要记得富养自己


  第七章 /  我们终会与生活握手言和


  五、序+精彩内文


  以下一部分试读,希望可以引起您的共鸣


  引言


  【引言:假如你被生活“套路”了


  我,二十四岁,毕业一年半,现在一家电器公司做运营助理。我的老板是个特“鸡汤范儿”的中年大叔,而我的那个顶头上司,年届五十,地中海发型,老板的每一句“鸡汤”他都听得特别认真,点有时甚至会头哈腰状如饮仙酿。


  有一次开例会,老板忽然在白板上画了一个带缺口的圆圈问:“谁能说说这是啥?”员工们一时没反应过来,只有“地中海”能迅速配合并一口气猜了三遍,还都是错的。老板公布答案:“这其实是个未画完的句号。作为领头人,我不会把事情做到十分圆满,就像这个句号,要留个缺口,才能让下属们去填满它。要给大伙儿,尤其是年轻人表现的机会啊!”


  “地中海”神情激动做恍然大悟状,赶忙带头鼓掌。


  我抗拒成为这样的老男人。


  那个腰身玉立、端坐着的姑娘叫艾婷,老板和往常例会一样在煽情加瞎掰,艾婷脸上一直堆着温温雅雅的笑。她亮闪闪的大眼睛却不暴露一点真相。这妞从我一进公司就看准了,追了快仨月,她的反应永远是不拒不迎。


  那时候的我,辞职的念头转了八百回,唯一挽留我的,是艾婷,只是艾婷。我想:老子不追到手就走,这不就没戏啦!


  没隔多久,艾婷破天荒地主动找到了我:“中午一起吃饭吧。”


  “艾……哎!”幸福似乎来得有点突然!此刻,我还完全未预料到艾婷找我吃饭的真实意图。


  吃到后来我才弄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地中海”经常利用职务便利索取回扣,有时是现金,有时是代金券,有时也是一些价值不菲的礼品,有时候会利用发货和收款间隔的时间差,拿货款出去进行私人周转。这一次有二十万的货和款对不上了,老板怒了,要求彻查!“地中海”和艾婷都慌了!


  我打死都想不到艾婷这样看起来端庄高雅的淑女会是“地中海”的人!我完全被这荒诞的真相击蒙了!我看着眼睛里噙着泪的艾婷结结巴巴地低吼:“你有病啊!那种恶心的糟老头你跟他?!”


  艾婷辩解:“你别乱想好不好!我跟他只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我也是想趁年轻多挣点钱,我可不是那种女人!”


  艾婷满眼哀怨地看着我,我还真信了她的话!


  “你想怎么办吧?”


  她噙着泪花看着我,近乎撒娇:“这事儿总得有人顶下。我不想失去这份工作,我在这公司都两年了,今年还刚加了薪,老板的意思准备提我做主管了。”


  “谁犯的事儿谁顶呗!这本来就该‘地中海’担着啊!”


  “那怎么可能?!他可是老板的嫡系,老板带着他来的这公司。这事儿现在是闹大了,总需要个顶包的。你以为老板不护着他啊。最后倒霉的还不是我这种没依没靠的。”说至此处,她就仰起脑袋看着我,亮闪闪的大眼睛挠得我心痒痒。


  我心一横:“你要我做什么吧?”


  她嫣然一笑:“帮帮我吧。钱很快就回公司账上了,到时候你就说是你经手的业务先挪用了下做资金周转。只要钱能回来,担不了什么责任。反正你才来公司几个月,走了也不可惜。”


  我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最后竟然答应了她。大概是因为她说:“你放心,这事儿我记着了。以后咱俩还长着哪,我慢慢谢你还不行?”


  那会儿我错以为自己是职场失意、情场得意。没想到,艾婷这小贱人,过了河就拆桥,等我真的一顿一顿被老板训完,连当月工资都没领到就被逐出公司大门之后,她竟然把我拉黑了!电话、微信,全部拉黑!


  我跟公司以前的同事打听,得到的消息是:“艾婷呀,跟着‘地中海’一路升职加薪。最近背了个一万多的包,牛得很!”


  我就这样被出局了!被残酷的现实狠狠踢飞!


  那天,我在回来的地铁上,不知是因为仇恨还是想壮志,一团无名的火气轰轰地直冲脑门子!


  一开始我以为自己是想报复,后来从和平里一路挤到五棵松,我想明白了,这不是报复。


  我确实不是个对工作有热情的男人,或许“地中海”和艾婷能找上我,就是看中了我对工作无所谓的这股懒散劲儿,换一个人,没人会配合这种无厘头的游戏。至少在毕业后的这几年里,我并不是个有远大抱负的男人,也从未觉得自己的未来跟成功人士能沾上丁点儿关系。


  不过,这次被耍让我忽然明白一件事——我之所以对上班提不起劲,是因为这些工作都不是我真正喜欢做的事。而在骨子里,我始终认为人这辈子要是做不了自己喜欢的事,过不了自己喜欢的日子,这辈子就白活了!


  这一自我洞见让我茅塞顿开,重获新生。我打算从现在开始,做自己喜欢的事。想至此,一时豪情万丈,浑身充满力量!


  豪情都是暂时的,生活有时总是一地伤。在家躺了半个月,也没想明白自己到底喜欢做什么,胸中的激情正一点点退去,生出了无数沮丧。


  老爸看不过去了,叹着气丢给我一串钥匙:“以后能吃饱还是要挨饿,全凭你自己折腾吧!”


  手里这一串是家里小饭馆儿的钥匙,老爸老妈经营了十来年,生意凑合糊口。


  瞧老爸这是要我接手的意思。他说:“我和你妈也老了,干不动了。这小店给你,你能干点啥就干点啥吧。你老爸也没几个钱,也给你买不起车、买不起房。将来无论发展如何,我也只能送你到这一步了。”


  我瞅了钥匙半天,忽然灵感迸发,激情又燃了起来:“爸,这店交给我,那我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做吗?不论做成什么样你都不许管?”


  一番破土动工改头换面,三个月后,我的“Young Zone”开业了。


  没错,我这店是开给年轻人的。我都想好了,长这么大我能真正称得上爱好的,也就两件事,一是自在,另一个就是交朋友。自己开一家专门服务年轻人的西餐厅,既不用仰人鼻息,又能和年轻顾客交朋友,完美。


  至于这个“Young Zone”该怎么开,边做边摸索吧。


  我进了一柜子的洋酒搁着,咖啡机也摆上了,还买了一批年轻人喜欢的书装饰门店。


  开业一个多月,年轻人没来几个,曾经的老顾客倒是不少,他们大多一推门就嚷:“哟,门脸儿变了!你爸呢?来个宫保鸡丁盖饭。”


  一开始我很抗拒,甚至赶人走,后来在经济压力下也不得不做出让步。


  在我花大价钱买来的吧椅上和水晶灯下,总有人汗流浃背地吃着盖饭配啤酒。在洋溢着鸡丁熘肝儿味儿的西餐厅里,我满心的落寞。有谁能知道,我的厨房操作间里储满的是洋葱和意面,冰箱里冻着的也是保质保量的牛排原料。而此刻我只能眼睁睁看他们洋葱熘了肝尖儿,牛排炖了土豆,然后打着饱嗝儿跟我说:“小万,你说你没事儿整这花样干吗?以前这家常菜多好!”


  梦想是鹅肝牛排,现实是啃光吐出的满地鸡骨。


  现实的残酷如此直接,甚至容不下一点点迂回曲折的温暖。我觉得自己那玄不可测的未来,在这时不时窜出来撂你一小跟头的油烟味里,才刚刚开始。


  对了,忘了介绍,我是万谦,一个丝毫不具备谦虚美德的小西餐厅老板——如果这里还称得上西餐厅的话。


  店开到两个月的时候,迎来了第一单最大规模的生意。


  其实还是熟人,高中同学会开在这了。


  毕业只不过六年,差距已渐渐拉开。从大学开始创业的敦子如今已身家千万,更多数是辛苦求职但还没熬过试用期的哥们儿姐们儿,我还算混得中等的,虽然没啥盈利,毕竟有了自己的小店,虽然不一定比上班的挣得多,但顶个“老板”头衔毕竟硬气三分。


  整场聚会,我一边跟着忆往昔聊八卦,一边还暗自担心“这帮家伙不会一会儿喝多了直接拍屁股走人吧?!”虽只入“商门”两个月,已经有了小商人现实的利益观,一面骂了自己一句“俗”,一面观察着他们干杯的频率,时不时还得拦一下“别光喝酒啊,吃点菜,这牛油果沙拉可是我店里的招牌……”


  我觉得生活把我涮得油滑了,老爸却说:“不错,你小子开始有责任感啦!”


  责任感是不是意味着人会变得口是心非,我不敢断定,我只知道,自从有了“Young Zone”,我不敢随便撂挑子不干了,想尽一切办法,也要维持下去。此时,我终于理解了那句话:当你开始厚着脸皮赚钱,你就真正成熟了。


  “Young Zone”慢慢地有了新成员。


  珠珠是我姐们儿,论脾气性格,跟之前的我挺像,也是“一言不合就辞职”。听说我自己开店了,说啥也要来“站台”,说在我手底下干活儿起码心情痛快。于是“Young Zone”就用了个还算靓的前台小妹,不爱笑、老爱玩手机,我一天得嘀咕她八遍,直到她烦得直冲我嚷嚷:“万谦你怎么变这样啦?!事儿妈一样!早知道不来投奔你啦!”话虽如此,珠珠却一直驻守前台,并且看手机的时间渐渐缩短了。


  段一鸣是个奇人。听说他写得一手不错的文章,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广告公司当了一年文案,忽然看到“Young Zone”大门口的招工启事就进来了。


  我跟他说:“我们店小,不需要文案。”


  他说:“我知道,我想来跑堂。”


  我还算克制,珠珠直接来了一句:“你有病啊?!”


  一鸣说:“谁说文案不能来当跑堂的。我不需要高工资,我爸妈出国前留给我两套房,我一套住着、一套租着,一月租金一万多足够我生活了。我只不过想感受一下不一样的状态。我今年夏天的心情,就是跑堂的心情。”


  我也犹豫了下,不知这家伙能不能干长久。不过话说回来,一个跑堂的干长干短怕什么,没啥技术含量的活儿随时可以招人啊,难得这哥们儿不在乎工资。


  我于是照惯例问他:“你会扫地吗?”


  于是,一鸣就成了“Young Zone”的跑堂小哥儿。


  还有小愉,以前在大学食堂帮厨,业余爱好却是冲咖啡、做甜点,并且极尽精致。


  他的工资要价不低,但我尝过他的手艺之后,还是忍痛留下了他。开店,总得有个把实力派吧。就冲他能把咖啡冲得跟星巴克一个味儿,也不能让他走掉。


  小愉是浙江人,温柔地跟我说了一句:“老板哦,用我你是绝对超值啦!”


  他说话的时候腰扭得妖娆生姿,眼睛扫过一鸣的时候略带暧昧。我和珠珠一直在猜他是不是同性恋,珠珠诡异地跟一鸣说:“你呀你,你被盯上了!”


  最具传奇色彩的是阿萨。他原本是对面餐厅的大厨,那家餐厅主营泰国菜,老板的脾气好比刚出锅的咖喱锅巴鸡,连走起路来都刺啦啦带响。我们成天坐在店里,隔着玻璃看他在店门口训跑堂、骂会计,后来某天,连大厨也被他拎到门口破口大骂。起因大概是阿萨一道咖喱蟹没做出顾客满意的味道,老板训了他几句,阿萨就不干了,梗着脖子争辩:“我的做法确实是地道的泰国味,他要让在里头放干辣椒,这做完还能吃吗?椰汁焗的蟹肉加了干辣椒,得什么味儿啊!不好吃,客人还得埋怨!”


  老板火蹿上来了:“做错了你还有理啦?!你想干不想干啊?!想干给我闭嘴,进去给客人赔礼道歉!”


  阿萨拧劲儿上来了,就站那不动。


  老板几乎要炸了:“你跟我玩儿个性是不是?你以为我求着你啊,满大街的厨子,我少了你照样开饭馆!”


  阿萨说:“离了这我照样能炒菜!”


  “你离一个试试!职业技术学校的学生一拨一拨地毕业,你还真以为工作满大街都是啊!离了这仨月俩月,我看你能找得着活儿干?!”


  “你别瞧不起人,我出了这大门立马就能找着。”


  这俩杠到激动处,阿萨怒气冲冲拔腿就走出来,抬头看见了正在店门口观战的我。我们俩眼神一碰,这是我第一次跟他打照面,却感觉,我们见面的日子应该还多着呢。


  阿萨真的到了我店里。我问他:“你做西餐行吗?”


  他说:“你随便点几样,我给你试试。”


  海鲜意面酱浓面滑,比萨烤得脆嫩有汁,海鲜饭简直绝了……


  珠珠吃得腮帮子鼓鼓囊囊:“你那‘野牛’老板把你赶出来可真是亏大了!”


  珠珠说那泰餐厅老板眼睛一瞪如牛眼。小眼睛厚肩膀的阿萨,并未搭腔。不背后议论前任老板短长,这样的大厨我相当满意。当然,我也为这满意的大厨,付出了相当丰厚的薪水。以至于那阵子总牙疼,仔细想想,哦,其实也是心疼吧。


  人员齐备,我准备大干一场。


  不过生意并不像我想象中那么好做。万事俱备,只欠来宾,不知是不是一到夏天人的胃口变差了,来来往往的人朝店里探探 头,一对上你的眼神,又赶紧走开了。我们五个经常在店里发呆,听着珠珠捧着手机追她的偶像剧。


  直到某一天,店门推开,进来一个女人,迎头问:“西餐?”


  “对!您想吃点什么?”


  她扫了一眼菜单:“意面。分量足一点。”


  阿萨麻溜地钻进厨房。


  那女人说:“看你店里客人这么少,应该出菜很快吧?”


  这话听得我很不舒服。我忍忍,再忍忍。我说:“一定尽快。”


  她瞅了我一眼,眼神儿略显锋利。如果抛却感情色彩,其实她的眼睛还相当漂亮,细长的丹凤式,仔细看会发现,所谓锋利的,是略似一些不服管的“痞气”。可她的年纪,看起来已四十岁了。她头发剪得很短。个头不矮,但瘦。白色针织套头衫宽大到能装下三个她,牛仔短裤我以为不会有四十岁的女人穿,可她依然穿得挺好看。


  沙拉和意面,她吃得干干净净。


  我甚感欣慰。结账的时候跟她说话有底气多了。


  “嗯,没想象中那么难吃。”


  直到她离开,我都没想过,这个女人会成为“Young Zone”的常客,某种意义上,她改变了“Young Zone”以及我们每个人思维的轨迹。


  她是Belinda,一个好久不见,但值得被纪念的老友。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