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着手准备儿童有声读物的初衷是更好地利用起现有的内容资源,探索多元化的数字出版形式。

  有声儿童读物的市场,自然不是只属于科技公司的舞台,传统的出版机构早就在用自己的方式生产自己的产品。相比于科技公司大规模量产,对原创版权进行精耕细作,成为出版社向新媒体领域积极而扎实的探索。自2015年初起,专注出版少年儿童读物的接力出版社开始尝试有声书的开发,两年时间已将64部作品陆续转制成了有声读物。在收获读者认可的同时,他们也收获了经验。


  “我们着手准备儿童有声读物的初衷是更好地利用起现有的内容资源,探索多元化的数字出版形式。”接力出版社数字业务部编辑刘文佳向记者介绍,目前接力社的有声读物开发主要面向0-12岁的儿童群体,开发一些儿童故事类的音频读物,也有少量家教育儿类音频,给这个年龄层孩子的爸妈们收听。


  新媒体时代,儿童有声读物之于孩子的认知和学习价值远胜于其之于成人的娱乐价值。首先,不仅启迪和丰富儿童的想象力,还能满足儿童精神与心理健康上的客观生长需求。其次,能够不断利用声音来刺激儿童的语言中枢,让儿童从模仿开始一步步增强语言表达能力。同时,儿童在听的过程中不断提升认识自我、感知世界的能力,有利于帮助儿童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通过调研,接力社看到了市场的需要和出版的责任:“总体而言,对于低龄儿童来说,有声书更多扮演着知识启蒙和哄睡的角色,对于年龄更大一些的孩子来说,有声书则是一种获取知识的方式,就像阅读纸书、电子书,收看影视作品一样。”


  在分类上,接力社的有声读物产品线主要分为收费和免费两条,都有不错的成绩,免费的有声书在宣传推广纸质图书上起到积极作用。“借助于与各大有声平台的合作,让更多的读者接触到这部作品,从而起到联动效应,带动纸书的销售额和认知度。比如马嘉恺于今年7月初出版的新书《时间之城》,与懒人听书App合作,在纸书出版前夕,改编为广播剧(多人演绎的形式),上线仅一个月,下载量已经突破百万。”收费类的音频读物相比于免费的来说,收听量相对低一些,“目前做的比较好的有《小饼干和围裙妈妈》、‘大王书’、《我是夏蛋蛋》、《喂,有人在吗》。《小饼干和围裙妈妈》在凯叔讲故事App上线一个多月,总销售额就突破了10万元。”


  在文本的选择上,出版社认为,名家名作或者内容生动、故事性强的作品更适合转化成有声读物,那些具有极佳的代入感,能用声音调动起听者感情、引发听者思考的,让小朋友能在声音中感受到美的作品,都是优质的有声读物资源。至于朗读者,也是经过出版社精挑细选的,“一是与各有声平台合作,请对方的录制团队去制作有声读物,并在该平台上销售;二是出版社请录播工作室录制,提出不同读物的声音需求,请对方去匹配合适的声音进行试读,根据不同主播的试读样音去筛选最合适的声音;三是就某些重点书针对性地找知名的播音员去录制。


  诚然,摸索阶段并非一路坦途。生产成本是需要出版社直面的问题。“生产一本有声读物,需要很多人力成本,例如与作者签订声音版权时所支付的版权费,由文字版本转制为音频版本所需的改编及录制费用,音频读物上线的渠道运营费用和宣传推广费,等等。就最基础的录制成本而言,不同录播工作室、不同主播的标准高低不等,一般以成本音频的时长计费。


  “除去资金的投入,盗版音频读物猖獗,挤占市场的用户资源,消费者在听书市场还没有形成购买习惯偏爱免费读物,都是传统出版社开发有声版权面临的瓶颈”。出版社又如何看待人工智能在有声书领域的“入场”呢?当记者提及小冰姐姐(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在2014年发布的一款人工智能伴侣虚拟机器人)的内容创造时,接力社的态度总体是积极的。“人工智能在知识领域的开拓与创新,为整个社会带来了巨大的变革,大大节约了人力成本,提升了生产效率。在有声领域,例如批量生产和转制音频读物,人工智能发挥了很大的效用,”当然,他们也有一些担心,“对于儿童类读物的使用人工智能还需审慎一些。因为人工智能目前还无法实现情绪化的演绎,阅读起来较生硬、平淡。而孩子们听书需要主播饱含感情的、更加细腻的处理很多细节。对于儿童来说,有声书不仅仅是一种知识传输,更是一种情绪启蒙、情感的滋养,富含童真、童趣的艺术表现形式。”


  至于未来,面对潜在的竞争,接力社并不畏惧。“虽然出版社大都以生产纸质出版物起家,但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应用发展,它们也都开始探索各类新兴的数字出版物,例如目前已经普及的电子书、有声书、AR/VR读物、互动电子书,等等。”新的技术时代总会到来,拥抱与开放一定是好的姿态,“面对人工智能的冲击,我们并不畏惧,而是怀着好奇心积极地去了解与摸索。尝试将之学习和转化,为我所用,更好地推动未来出版领域的发展,应对时代的变化。”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