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想到,打败《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获得内地单日票房冠军的电影居然是《大侦探皮卡丘》,只是这只皮卡丘和观众之前在动画中见到的形象有所不同——它“长毛了”。

image.png

  
  谁能想到,打败《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获得内地单日票房冠军的电影居然是《大侦探皮卡丘》,只是这只皮卡丘和观众之前在动画中见到的形象有所不同——它“长毛了”。


  《大侦探皮卡丘》上映4天,连续4天获得单日票房冠军。这只毛茸茸的皮卡丘一边卖萌,一边称霸票房榜,实在是神奇。


  《大侦探皮卡丘》的豆瓣评分为6.8,烂番茄新鲜度63%,爆米花86%,北美票房目前为5800万美元。作为一部好莱坞改编的日本IP电影,对比以往的例子来看,这个成绩并不算差。

  从《星球大战》系列中绝地武士的握持光剑,到《杀死比尔》中的雪地搏杀,日本文化对于好莱坞的影响是巨大的。因此对于各类日本知名IP,好莱坞很热衷于把它们搬上大银幕,特别是动漫作品。不过细数这些日本IP的好莱坞翻拍历程,更多是“毁原著”的骂名和不达预期的票房。

  费力不讨好的美式漫改片

  皮卡丘最早诞生于日本游戏公司任天堂的一款游戏——《精灵宝可梦》,后来被改编成了长篇动画,风靡一时。《大侦探皮卡丘》中除了皮卡丘之外,杰尼龟、小火龙、妙蛙种子等等动画中的人气角色都出现在了大银幕上,这童年回忆的情怀牌打得可谓精彩。对于这类有着深厚粉丝基础的日本动漫IP,好莱坞在改编上可没少走弯路。


  2009年,好莱坞就通过《七龙珠》试水日本漫改电影。这部日本漫画家鸟山明的作品曾被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是全世界被改编为游戏次数最多的漫画,在世界范围内拥有广泛的粉丝基础和影响。2002年,20世纪福克斯电影公司拿下版权之后,由拍出《死神来了》的华裔导演黄毅瑜执导,周星驰担任监制,还拉来周润发客串,可谓阵容不凡。

  早在开拍之初,《七龙珠》就引发了巨大争议。毕竟《七龙珠》这样一部日本动漫,被好莱坞华裔导演拍成一个名叫“孙悟空”的美国少年拯救世界的故事,怎么看都透着一股不靠谱的气息。

  果不其然,美版《七龙珠》上映之后恶评如潮,面对巨大争议,之前因为看好粉丝基础而购买日本知名动漫版权的好莱坞公司们纷纷暂停了项目的开发,直到2017年美改日漫才迎来了一个高峰。


  2017年,《攻壳机动队》的上映引发了众多讨论。《攻壳机动队》是一部堪称划时代的作品,其深厚的政治、哲学、宗教思考得到了拥趸者们的高度推崇,由押井守担任导演的《攻壳机动队2》更是获得了戛纳主竞赛单元金棕榈奖的提名。

  美版《攻壳机动队》由斯嘉丽·约翰逊主演,然而美式英雄主义和这部作品并不搭界,以至于被原著粉丝抨击为“《攻壳机动队》就剩下一个‘壳’了”。

  同年,美版《死亡笔记》紧随《攻壳机动队》后和观众见面。在日本,《死亡笔记》无论动画还是电影都拍过,其中真人电影版中的“L”一角由松山健一饰演,还因其高度还原漫画而备受赞誉。但《死亡笔记》影视改编权被Netflix买下之后,“L”一角变成了黑人演员来饰演,这引起广大漫画迷们的强烈不满。


  也许从选角时的波折就已经可以窥见美版《死亡笔记》的最后命运了。导演亚当·温加德凭借自己拍摄《致命录像带》等恐怖片的经验,成功把原著紧张刺激的剧情和充满看点的智斗改编成了充满离奇古怪死法的大型同人电影,所以它所遭遇的一切恶评也就不足为奇了。

  “美皮日心”也有成功之作

  当然,好莱坞针对日本动漫的改编也不全是失败之作,2014年的《明日边缘》就是一个很成功的例子。《明日边缘》的原作是日本作家樱坂洋的科幻轻小说《杀戮轮回》,同名漫画由小畑健执笔改编。

  美版《明日边缘》由汤姆·克鲁斯主演,道格·里曼担任导演。作为拍出过《谍影重重》的导演,道格·里曼在《明日边缘》中也设计了干脆利索的动作戏,大幅度简化了原著的情感纠葛,并以一种好莱坞式的正义战胜邪恶桥段来整合故事,最终影片由于剧情不拖泥带水而备受好评。


  而《变形金刚》系列则是好莱坞从日本移植来的另一大成功案例。《变形金刚》最初无关动漫,只是日本TAKARA和美国孩之宝两家玩具公司开发出的玩具而已,但是它很快就被改编成为动画,风靡一时。多个版本的动画拍了数季之多,最后被好莱坞拍成真人系列电影,全球累计票房达数十亿美元,可谓有史以来最昂贵的“玩具宣传片”。

  虽然《变形金刚》系列近年来水准不断下滑,但它在全球范围内的票房号召力和影响力依旧是巨大的。2018年,在更换导演之后,变形金刚系列最新作品《大黄蜂》仅在中国就获得了11.47亿的票房,可见当年由日本玩具衍生出来好莱坞系列电影,至今依然是票房灵药。


  今年的《阿丽塔:战斗天使》也可以归入成功的案例。由卡梅隆担任监制、罗伯特·罗德里格兹为导演的《阿丽塔》,把日本漫画家木城雪户的《铳梦》拍成了真人版电影。恢弘的特效和炫目的打斗在观众中获得了不错的反响。

  不过这一成功的案例仅限于口碑上,由于原著架构过于庞大,《阿丽塔》仅仅拍摄了漫画前三章的内容,并耗费了大量特效渲染时间,历时数年,可全球票房最终低于预期,中国内地8.95亿的票房远高于北美票房。

  将“卖萌”做成一门生意

  不难发现,好莱坞选择拍摄的日本多为科幻作品,而且集中在虚拟世界、赛博朋克等几个领域。这些作品除了宏大的想象之外,更多蕴含一种东方文化的精妙。


  网友对此有一番调侃:“遇事不决,量子力学;风格跳跃,虚拟世界;解释不通,穿越时空;不懂配色,赛博朋克;脑洞不够,平行宇宙;画面老土,追求复古。”不过,假如好莱坞真的把那些经典日漫拍成风格跳跃、画面老土外加解释不清的电影,那么遭遇失败一定是必然的,事实上好莱坞也没少这么干。

  由于众多日本IP涉及复杂的东西方文化,好莱坞如果不下大精力,很难参透其中的玄妙。如果光是简单粗暴的改编,搞一些“买椟还珠”式的翻拍,那和原著就没有多大关系了。

  正如《七龙珠》的原著作者鸟山明在美版电影失败之后所说的那样:“他们始终坚持着那种不知道从何处而来的自信,并没有采纳我的建议。结局正和我预料的一样,这部电影根本不能称之为《七龙珠》。”


  尽可能还原原著的本来面目,或许是一条出路,正像《阿丽塔》之于《铳梦》那样。可是繁浩的篇幅、宏大的设定,也就意味着高还原必然带来高投入,商业上的风险太大。

  这时,电影公司或许可以考虑那些相对容易拍摄的日本IP,《大侦探皮卡丘》之类的“萌宠攻略”是个不错的选择。只是这样一来,《火影忍者》《阿基拉》等一大批已经被好莱坞买下版权的日本IP,其真人版电影与观众见面的时间就要遥遥无期了。不过对于忠实的原著粉丝来说,也许这并非坏事。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