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正与不正是通常是观众赋予一部电视剧的印象标签,那么“三观”的判断标准在哪里?

微信图片_20190708084840_副本.jpg


  近几日,刚刚大结局的《少年派》,再次引发观众热议。


  主角林妙妙从前期懂事开朗突然转变成蛮不讲理,她由于指责父亲职业、因直播而想要放弃高考、父母不答应就跳楼这些举动而被观众评价为“三观不正”。


  虽然编剧六六发文解释称“现实就是如此”,但网友的争议声还是未曾停止。


  类似这种“三观”引发的争议,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但同样是被打上“三观不正”的标签,为什么就《少年派》被批评得这么惨?像泰剧《吹落的树叶》男主变性爱上姑父,韩剧《春夜》和台剧《我们不能是朋友》展现“出轨”,这种“三观不正”的剧却很受观众喜爱?


  “三观”判断尺度存争议?


  “三观”正与不正是通常是观众赋予一部电视剧的印象标签,那么“三观”的判断标准在哪里?


  台剧《我们不能是朋友》开篇10分钟,就上演了有十年固定女友的男主强行搭讪女主的剧情。

微信图片_20190708084846_副本.jpg

  
  强撩未果的男主,又发起第二次进攻,得知女主和男朋友想买自己的房子但又负担不起,男主提出只要女主陪自己一夜,就可以降价800万台币把自己的房子卖给她。


  从这台词尺度和剧情设置来看,这剧基本就被打上“三观不正”的标签了。


  男主在没有和现任处理好的情况下就来纠缠女主,确实有问题。但这部剧还是赢得一众网友好评,原因在于它能直面真实情境下的真实情感,在有稳妥的结婚对象后又遇到了爱情,要怎么办?这部剧能引发观众思考。


  此外,观众也乐于看到人物在面临既要遵守道德的约束,又不能控制对新人的喜爱这种纠结的状态。


  韩剧《春夜》在剧情上也是如此,且细节处理更加细腻,“发乎情止乎礼”,让观众能够体会到真实恋爱时男女互动的小心思。

微信图片_20190708084854_副本.jpg

  
  大多数人在感情中都会秉持“求稳”心态,即和结婚对象未必有多深的感情,但为了稳定的人生,也会继续维持关系。


  《我们不能是朋友》和《春夜》都在“三观不正”的人物设定下,给出了合理的人物行为解释。以至于大多数观众评论表示人物的“出轨”虽然不能被认同,但是可以被理解。

微信图片_20190708084858_副本.jpg

  
  所以,到底应不应该在影视作品中拷问三观?


  要仅以“三观”来评价一部作品,法国戏剧家乔治·普罗穷毕生之力总结出的36种剧情模式,其中有9种模式都应该算“三观不正”,包括恋爱的罪恶、为了情欲的冲动而不顾一切、复仇、奸杀……


  如果要追求所谓的剧情“三观正”,那我们将失去大半的艺术作品。

微信图片_20190708084902_副本.jpg

  豆瓣网友评论


  故而,编剧应该享有充分的创作空间和创作自由,当然这里应该厘清一个概念,就是到此为止,之前提到的“三观”,都是角色三观。


  与此相对,编剧的创作也应该是有约束的,那就是编剧的三观。虽然这两者有时候真的很难区分开来。


  角色三观不等于编剧三观


  大多时候,观众是可以理解角色与编剧三观不同的。


  成年人会有基本的判断,演员是演员,角色是角色,反派只是为了去完成故事,反派的恶不等同于编剧做下了恶。


  就像追溯中国电视剧中第一次出现“第三者”的角色,在1999年的电视剧《牵手》中,俞飞鸿饰演了一位女大学生王纯,与吴若甫饰演的软件工程师钟锐产生了一段婚外情。


  从角色三观来说,俞飞鸿饰演的王纯这个“第三者”一定是三观不正的,因为她破坏别人的家庭。而这个角色虽然也有争议,但却没有引发观众“三观不正”的评价。

微信图片_20190708084906_副本.jpg

  《牵手》俞飞鸿饰王纯


  因为观众知道,当时正处于新旧世纪变化的节点,很多家庭开始面临“第三者”问题,《牵手》中王纯这个角色恰好引发了他们对于家庭关系的思考。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牵手》的编剧三观非常正,王海鸰塑造的“第三者”没有产生经济纠葛且及时斩断情丝,点到即止。


  编剧不过分渲染婚外情,让观众收看之后能够产生更深刻地思考,这是难能可贵的。所以即使角色三观不正,但编剧三观却没有任何问题。


  因此,《牵手》这部剧将角色三观与编剧三观进行了很好的区分。


  编剧三观决定角色三观


  虽然说角色三观与编剧三观是相对独立的,但不可否认,编剧三观决定角色三观,尤其是在人物命运走向和人物结局上,更是倾注了编剧的价值判断。


  说回到最初的问题,为什么网友对于《少年派》三观不正的批评如此激烈?从人物三观上来说泰剧《吹落的树叶》主角变性爱上姑父的设定更有问题,但网友却独批《少年派》?

微信图片_20190708084909_副本.jpg

  《吹落的树叶》


  究其原因,是观众认为编剧个人三观左右了人物三观。


  就像现实生活中有太多对钱三一和林妙妙这样结局的少男少女,但像林妙妙这么可爱的人物却不多。所以,当前期剧情中懂事的孩子后期不管不顾地发疯,因为父亲做殡葬行业而斥责父母,因为直播而要放弃高考时,观众会质疑三观。


  因为在观众看来,以林妙妙这个人物的三观,不会做出这些事情。

微信图片_20190708084913_副本.jpg

  
  如果林妙妙的三观在后期突然发生转变,那就应该归责于塑造这个人物的编剧。


  同时,编剧六六活跃于社交网络,意见领袖的身份容易被观众带入剧中。再加上年轻观众对直指自身的创作,难免苛责甚至“护疼”的心理,《少年派》的结局争议就不难理解了。


  搁置“三观”争议


  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如果且先将人物三观与编剧三观的争议搁置,回到创作本体的角度来看,在人物设定上,编剧应当具有自由发挥的权利。


  她可以是《少年派》中林妙妙这样性格开朗又懂事的典型人物,也可以是《吹落的树叶》中Nira这样变性勾引亲爹复仇爱上姑父的非常规人设。

微信图片_20190708084919_副本.jpg

  
  但在之后的人物走向和最终的人物结局上,观众要看到合理性。越是猎奇性的人设,越要将后期的人物走向设置得更加合理。这个人物的行为选择可以不被观众认同,但至少要做到理解,这就非常见编剧功力了。


  像《我们不能是朋友》中刘以豪饰演的褚克桓,最初的人设是一个有稳定女友,但遇到郭雪芙饰演的周惟惟后,霸道强撩的非常规形象。

微信图片_20190708084922_副本.jpg

  
  刚开始观众可能不理解,但随着剧情的深入,褚克桓和现任女友早已有名无实的恋爱关系暴露出来。


  褚克桓一直处于想要和现任说清,但一直被搪塞的状态,直到遇上女主角周惟惟,他坚定了自己要和真正爱的人在一起的想法。所以之后褚克桓为了“争取”而做出的人物有别常理的行为,就可以被接受,以至于被观众喜欢。


  而对于剧本中常规性的人物设置,到剧情后期如果沦为与现实生活毫无差别,甚至是更不堪的结局,观众在心理上则难以接受。


  就像大部分的国产青春片充斥着堕胎的情节一样,我们不否认有这种情况的发生,但如果只刻画这种与现实无差别的状态,或是扭曲强化这种个别现象,那真是因小失大,失去了创作的精髓。


  归根结底,观众乐于在剧中见到不同模样的人物,过着比自己现实中更坏或更好的人生,实现着他们想做而没能做的事情。只要是人物的行为逻辑合情合理,就算得上是种美妙体验。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