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到八月,家庭亲子剧占据了观众的视野。《少年派》《带着爸爸去留学》《小欢喜》的播出效果让家庭剧成都市剧新风向,一大波同题材争相入局。

微信图片_20190905083033_副本.jpg


  六月到八月,家庭亲子剧占据了观众的视野。《少年派》《带着爸爸去留学》《小欢喜》的播出效果让家庭剧成都市剧新风向,一大波同题材争相入局。与此同时,家庭剧中“以老带新”这一经典组合的造星能力也立竿见影。


  《少年派》播出期间,“林妙妙钱三一”多次登上微博热搜榜,而《小欢喜》中最后的“南京爱情故事”,体现了观众对剧中人物关系的美好想象。显而易见,赵今麦、周奇和李庚希等演员已成为内地影视宇宙中冉冉升起的新星。


  热剧造星


  回望过去几年,大古装剧扛起了造星的大旗,小成本的青春剧和甜宠剧也如雨后春笋般乘势生长。


  大古装出大新星。2014年夏天,一部《古剑奇谭》以“杨幂+”的形式,捧红了李易峰、陈伟霆、迪丽热巴等一众新人。之后李易峰左手《盗墓笔记》,右手《青云志》跨入明星一线。

微信图片_20190905083040_副本.jpg

  
  校园剧的新星往往依靠荧屏情侣的形式成对推出,比如《最好的我们》中的刘昊然X谭松韵,《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中的沈月X胡一天,《你好旧时光》中的李兰迪X张新成。而甜宠剧的造星则更加偏爱男性,如《双世宠妃》中邢邵林和《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林一,都收获了比女主更高的人气。

QQ截图20190905083115_副本.png

  
  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延禧攻略》到《香蜜沉沉烬如霜》,古装剧的造星神话去年还在延续。然而,杨紫、邓伦和罗云熙可能是传统暑期古偶剧的造星尾声。今年杨紫就选择和李现共同主演都市剧《亲爱的,热爱的》,杨紫以学霸兼软妹的反差少女形象继续固粉,李现以宠妻人设甜入人心。甜宠这剂药对观众依然有效。


  物换星移


  今夏都市亲子剧和古装剧各占一角,《长安十二时辰》《九州缥缈录》《陈情令》低调开播,《少年派》《带着爸爸去留学》《小欢喜》以多重话题引起热议。


  耽美剧出顶流,家庭剧造新星。


  从去年夏天到今年夏天,《镇魂》和《陈情令》一前一后,分别推出了朱一龙与白宇、肖战与王一博四位男演员。新人出炉,想要快速进阶,持续霸屏和多出热剧是常规道路。现在只需要一部《陈情令》,就可以实现星途的跳跃式成长。

微信图片_20190905083123_副本.jpg

  
  不过,耽美剧的高风险,依然让很多对其巨大流量心动的男演员持观望态度。强行组cp惹人烦,一言不合踏出安全区遭下架,这样的前车之鉴不是没有。因此,依靠耽美剧造星更像一场赌博,筹码、运气、赌技成分都起作用,玩得好就可以枯木逢春。


  观众对剧中耽美向的钟情之前就有显现,只不过以前更多是暗戳戳发糖,没有现在这么主题明确。比如杨洋从饰演《盗墓笔记》的张起灵开始引起大规模关注,之后凭借甜宠剧《微微一笑很倾城》人气飙升。


  像《琅琊榜》《伪装者》等电视剧提供的情节和人设,虽然讲正义复仇与家国之志,但在男性角色众多,剧中的男女爱情关系远不如男男情谊分量重的情况下,很难不让观众联想。

微信图片_20190905083128_副本.jpg

  
  昔年朱弓,壁上空悬,梅长苏与靖王从少年到而立之年,惺惺相惜;《伪装者》中明楼与明诚的间谍日常,更是将“诉衷情”变成了一个从信仰生发出来的复杂革命情谊。

微信图片_20190905083131_副本.jpg

  
  以什么样的方式成名,就会被打上什么样的标签。耽美剧中没有永远的cp,热播时两位主演共谋共生,之后总是要面临解绑工程,踏上独立和挑大梁的道路。攻城容易守城难,只不过那又是另一个阶段的主题了。


  大多数时候,口碑与流量就像鱼与熊掌一样不可兼得。


  亲子系演员的出场与成人化之路


  这个暑期《亲爱的,热爱的》跟《小欢喜》等亲子剧的对比也十分有趣。杨紫,这位由《家有儿女》捧红的“国民闺女”夏雪,如今已将流量与口碑握在手中;而今年的家庭亲子剧《少年派》《小欢喜》捧红的赵今麦、周奇和李庚希,他们收获了家庭剧和老戏骨给予的出场礼。


  因在电视剧中演绎子女形象成名的演员并不少,从《家有儿女》杨紫、张一山,到《好先生》《一仆二主》中的关晓彤,再到《小别离》张子枫、胡先煦和如今《少年派》中的赵今麦和《小欢喜》中的周奇、李庚希,可以说是新人辈出。

微信图片_20190905083134_副本.jpg

  
  他们的共同点是有“父辈”实力派演员保驾护航,杨紫和张一山有宋丹丹和高亚麟,关晓彤有孙红雷和张嘉译。《小欢喜》中的新人演员的护航者就更多了,海清、黄磊、陶虹、沙溢、咏梅和王砚辉。


  《小欢喜》是真正的群戏生辉,表演光芒互相映照,与此同时,老戏骨们日积月累的表演口碑也会带给新人。家庭亲子剧中聚焦家庭和校园场景,作为子女他们吸引“妈妈粉”,作为青春少男少女,他们的故事又能引起同龄人共鸣,收割无数身份为学生的观众。

微信图片_20190905083137_副本.jpg

  
  这样一来,凭借家庭剧走红的新人演员们显然站在了一个更高的起点上,作为口碑系的新芽,被寄予厚望。《小欢喜》结束了,但他们的故事才开始。


  什么都还没失去,就已经将口碑握在了手中。这是亲子剧给予新人演员的馈赠,然而背靠老戏骨、身居群戏的限制也将会很快显现。


  以杨紫为例,在《家有儿女》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出演让观众印象深刻的角色。观众一直把杨紫当自家孩子,杨紫的屏幕形象要从“国民闺女”跨越到独立成年人,并非易事。当“国民闺女”可以享受“她还是个孩子”的宠溺,也要接受“有哪些事情孩子不能做”的限制。

微信图片_20190905083141_副本.jpg

  
  从《心术》里的小护士,琼瑶剧《花非花雾非雾》中出演四姐妹中最小的一个,到与正午阳光合作出演《战长沙》中的胡湘湘和《欢乐颂》邱莹莹,再到出演玄幻剧《青云志》里的女神陆雪琪和《香蜜沉沉烬如霜》中的仙子锦觅,杨紫在各种风格的电视剧中尝试,寻找风格与机遇。


  她进行形象改变,褪去亲子剧出身带来的“孩童气”,她走上流量之路,争取《青云志》中的高冷御姐陆雪琪,口碑流量两手抓,确立了可活泼可御姐的成熟“小花”形象。


  在《一仆二主》《好先生》之前,关晓彤就在不同的剧中出演闺女类角色,不过都是不为人所熟知的配角。到了彭佳禾这儿,才真正成为叛逆直爽的“国民闺女”,还得到了主流的认可,凭借该角色将第23届白玉兰奖最佳女配奖收入囊中,达到口碑值巅峰。

微信图片_20190905083145_副本.jpg

  
  随后,关晓彤走上独立之路,开始频繁挑大梁,拿口碑换流量,出演了《九州·天空城》《极光之恋》《凤囚凰》《甜蜜暴击》等一系列遭遇观众大规模吐槽的剧。跟杨紫较为漫长的摇摆和进阶相比,关晓彤几乎是摇身一变就挑大梁了,然而肩膀还是有些稚嫩,彭佳禾树立的“国民闺女”口碑经过这几部剧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


  从《小别离》的张子枫开始,到今年亲子剧热播成为造星基地,“国民闺女”候选人愈发地多,人人可来分一杯羹,可“闺女”这碗饭也不是那么好吃的。

微信图片_20190905083148_副本.jpg

  
  如果没有符合年龄的情节设置,缺少父辈角色的光环照耀和转移注意力,“亲子系”演员的底气会少很多。而打破“闺女”枷锁,通往成人角色需要时间过渡和演技积累,这和凭着家庭剧的热度进行流量转化也存在矛盾,如何发展要看演员自己的抉择了。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