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是,中年演员在流量时代下面临的是同样的困境。一线男女演员有挑大梁的机会,稍弱的艺人可以演起“有感情戏份”的角色,再不然就到了“金牌绿叶”的角色。

QQ截图20190929103356_副本.png


  “市场是否抛弃了中年女演员”已经成了日常一问。


  从2017年《演员的诞生》上杨蓉和王媛可、斓曦的对话,到不久前海清在FIRST青年电影展闭幕式上牵头为中年女演员发声,陶虹、蒋勤勤、殷桃、袁泉……在接受采访和公开发声时,越来越绕不开有关“中年女演员困境”的话题。


  当这个论调越来越像是一种共识时,值得讨论的是:这个世界,真的已经抛弃中年女演员了吗?


  在《都挺好》《我的前半生》热播时,一度有很多人认为,中老年演员的流量时代即将来临,在老艺术家时代过去之后,他们终于将要迎来自己事业的第二春。

QQ截图20190929103409_副本.png

  
  事实是,中年演员在流量时代下面临的是同样的困境。一线男女演员有挑大梁的机会,稍弱的艺人可以演起“有感情戏份”的角色,再不然就到了“金牌绿叶”的角色。


  “图你老,图你不洗澡”,全民热议的苏大强终究是个案,而倪大红转头就扎进了话剧的怀抱,流量之于老艺术家的意义是锦上添花,已经无法再决定和改变什么了。但市场对于大部分中生代演员的“残忍”,其实不分性别。


  01


  日前,一档导演选拔机制的演技类综艺节目《演员请就位》释出物料,导师之一郭敬明和演员沙溢的一段争执上了热搜,两者关于表演方式起了争议,但是在外界看来,“郭敬明教沙溢如何表演”,才是最大的争议。


  花絮中,郭敬明表示,“如果要情绪好看,我希望你一分一分推进,推进到最后爆”,沙溢觉得“偶发事件太戏剧了,戏剧就是假”。

QQ截图20190929103420_副本.png

  
  郭敬明的气压逐渐降低,表示演员不应该干涉剧本,不能觉得不舒服就要改剧本,不仅不需要“高级的平淡”,现在的冲突还不够,“如果只是呈现一个常年吵架的夫妻,这个就没有意义了”,如果要改,他可以改出更漂亮的戏剧冲突来。


  说着,他把手中的东西丢在桌面上,发出响亮的声音,气氛一度尴尬。


  更尴尬的是,郭敬明最后还是被沙溢的表演感动到落泪了。

QQ截图20190929103426_副本.png

  
  博主锦衣夜行的燕公子评论,“看得出来,郭敬明真的很喜欢非常剧烈的戏剧冲突,类似互相撕头发那种。”打开沙溢和郭敬明的履历表,《武林外传》和《小时代》都有强烈的戏剧性,但是两部作品不是生在同一个时代,要表达的理念、要寻求的艺术、要征服的观众,早就都不一样了。


  所以,要流量还是要作品,要抓马还是要所谓的“高级的表演”?它们中间有没有某个最佳平衡点呢?


  现实主义题材的魅力,在于提出问题并且解决问题,在这个过程中产生较为深刻的思考和洞察、讨论和批判,让观众在看好戏时起共鸣,还能回味点什么。随着流量时代的到来,影视剧行业经历了一轮“悬浮剧”洗礼,虽然行业正在向真正的现实主义题材回流,但是流量时代的痕迹却擦不掉了,它渗透进了更深层次的规则里。


  大部分中年演员面对流量时代的到来,表现出来的仍然是不适应。


  以沙溢为例,他以幽默接地气的风格中和了《小欢喜》中乔卫东的“渣爹”属性,同时也让他再次被大众关注,在这之前,他更多出现在真人秀综艺里,也演了不少配角。

QQ截图20190929103432_副本.png

  
  在《小欢喜》火了之后,沙溢接受采访时聊剧作、艺术以外,聊得最多的就是家庭、孩子,育儿观和人生观。这点在陶虹身上也同样明显,她有感于人生身份转变的感悟,而不是单纯聊演技、作品,或是制造什么话题出来。换句话说,“流量”对中生代演员没什么大帮助。


  凭借《白夜追凶》翻红的潘粤明没有选择走流量路线,郭京飞、雷佳音等人的采访路透频率基本跟随着作品节奏,一旦进组就减少接受采访的频率或者干脆不接,以张嘉译为代表的口碑国民度双高演员则是持续保持低调路线,吴京在互联网上遭到解构,沈腾、徐峥以“叔圈101”出道……


  在电视剧领域,能够扛收视的男演员本来就比女演员更少,除去发福、油腻等标签之外,大多数的中年男演员不可避免地走向了越来越“低调”的状态。

QQ截图20190929103438_副本.png

  
  类比从《陈情令》里火出圈的肖战、王一博,缺曝光是不存在的,一面是不断的时尚资源和活动亮相,一面也饱受私生饭入侵的困扰,他们反而需要被保护,不在短期内被吃尽红利。


  回头看中年男演员的境遇,至少要比女演员要稍好一些。在第一印象上,没有那么统一的标签和困顿感。


  02


  当外界谈论起中年女演员时,用到的高频词大概是“无戏可拍”“只能演妈”“中年危机”“没有好本子”。


  这个语境下的“中年女演员”有个例外:收视女王兼大女主之王孙俪。


  孙俪最新出演的作品是《卖房子的人》,前不久杀青。释出的片花中她依然是气场女人,一个对于事业和生活都有绝对掌握权的大女人。但可以预想的是,她会遭遇各种来自生活的打击,最终经历一轮成长走向新生,戏剧冲突在这期间不断涌现,达到又好看又有讨论度的几轮高潮。

QQ截图20190929103444_副本.png

  
  至于这个过程具体如何展现暂时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观众害怕看到像是《那年花开月正圆》的高开低走。


  前半部分写伉俪情深、写宅院纠葛、写商场博弈都是好看的,后半部分却失控了,本该展现出陕西女首富的经商智慧和格局手腕,结果变成了“五个男人都爱我、帮我、扶持我照顾我”的玛丽苏桥段。


  同理可证《我的前半生》,对于苦难的描写入木三分引人共情,到了如何实际解决生存困境的部分仿佛换了编剧,前后风格相差甚远。


  但是比较遗憾的是,这两部作品已经是近年来口碑上乘的现实主义女性题材作品了。


  《卖房子的人》之外,孙俪还有一部《流金岁月》,不久前在东方卫视的招商大会上官宣。与其搭戏的是倪妮,也被戏称是要被孙俪“奶起来了”。

QQ截图20190929103451_副本.png

  
  “孙俪”成了爆款剧的一个符号,一部《甄嬛传》为她所累积的信誉值让不少观众愿意持续追随,她本人在大女主的剧集里打转,最终成为影视剧爆款女王。而爆款具有不可复制性,内娱市场也只有一个孙俪。


  姚晨在《都挺好》里最终选择亲情回归家庭,之后主演并担任监制出品电影《送我上青云》,在部分人的眼里是不得以而为之的自救,也可以被理解为拓宽人生边界,尝试不同的选择。但是,这也掩饰不了中年女演员的困顿感,回到角色和作品本身来说,潮流风向和适合她们的,总归是不在同一条直线上。

QQ截图20190929103459_副本.png

  
  之前小编曾经讨论过李沁的十年演艺路,她代表的是一批难以大火的女演员,“李沁不好运”的背后实际上也是中年女演员的一种困境:没有强人设支撑,没有合适又出彩的爆款女主作品,陷入角色困局难以自救。


  当成熟又有阅历的中年女演员在某种题材的戏剧作品中产出一个经典角色,那么之后她可能继续深耕在同类型的作品,比如“虎妈”。


  或者不断摸索新的角色类型,比如马伊琍近年来参演的作品包括《我的前半生》《未择之路》《找到你》《进京城》《爱思小姐探案集》,作品风格差异很大,能看出一线中年女演员对于艺术的索求,但是符合大众影视口味的明显不多。

QQ截图20190929103504_副本.png

  
  有趣的是,在讨论国内有哪些适合青衣演员出演的作品时,我们发现,说花旦已经成熟到可以挑起影视圈大梁还为时过早,我们的女演员现在还在追求少女感的阶段打转。


  少女感演员可以直接对标进偶像剧,角色人设相对单薄,外表追求“白瘦幼”,性格多数“傻白甜”或者“大女主玛丽苏”,中年女演员不具备这些外貌和性格特点。


  当然,她们也不适合,也不喜欢这类角色。

QQ截图20190929103511_副本.png

  
  但现实是,这类剧容易造星,出小爆款,收割流量。


  在目前的舆论环境里,中年女演员已经面临“困局”,而中花的进化还没有完成,接来下谁来满足这个“流量时代”?


  03


  一个传言是,《我的前半生》在播出前曾不被视频平台看好,给出的价格远远低于影视公司的预期。同时,《我的前半生》也是一个关键节点,标志着中年演员在流量时代的一次成功突围。

QQ截图20190929103520_副本.png

  
  东方卫视开放大会上官宣将筹拍的《我的前半生》第二部


  为什么流量时代越来越难“接纳”中年演员出演的作品,继而影响到中年演员的生存空间?


  当视频网站崛起,自制剧比例加重、成为待播剧的重要出口,它的地位已经能够跟电视台比肩。“甜宠剧”这个概念便是由网络时代创造,成为2017-2019年的高频类型,剧集不要求一定是欢喜大结局,在玻璃渣里磕糖是常态,无论甜、虐,最终揉成的是轻体量、强情节、梦幻气质的作品。


  胡一天、沈月、邓伦、罗云熙、邢昭林、李现被捧红,赵丽颖、杨紫等人的星路被进一步巩固,相比之下,从《延禧攻略》里翻红的中生代演员,今夏口碑网剧《长安十二时辰》里的一众实力派演员,后续走势就明显弱了几分。


  另外一个层面,视频网站的特性决定了剧集气质,区别于电视台非常严肃和传统的作品,基本会选择更大众向和更年轻态的作品,大制作分S级项目、押宝大爆款,轻体量则有望破圈,火出圈层,造星同时又收割短期流量。


  在如今的献礼剧大潮下,视频网站选择的剧集更加凸显这种气质:悬疑、甜宠、青春、轻古装,缔造一批圈层偶像,或者帮助艺人翻红。


  这些作品造星的功力在不断刷新着行业的预期,当肖战、王一博、李现横空出世,前两年的邓伦、朱一龙的大众关注度明显被分割。

QQ截图20190929103528_副本.png

  
  “流量”的推陈出新尚如此之快,已经成名但是不能百分百确定能“扛流量”的中年演员,如何得到信任?不是视频网站不信任中年演员,而是流量越来越少给中年演员试错的机会。


  周迅、秦海璐在作品中“演少女”受争议,观众觉得什么年龄段干什么事儿,不必强拗年轻;当陶虹再出山,《小欢喜》里将一个占有欲强又脆弱的母亲演绎地淋漓尽致,观众会说,导演和编剧一定在我家里安了摄像机,不然为什么拍得这么真实?!

QQ截图20190929103535_副本.png

  
  目前在播的献礼剧中,蒋欣、梅婷、郭晓冬、李念、蒋欣等等,中年演员有演技、有阅历,就是没有流量和话题度。


  中年演员所面临的困局,实际上是无法被匹配进流量时代和年轻市场的危机。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