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4日,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通过公共号发表声明称首席执行官薛梅决定正式辞去UCCA首席执行官及相关企业法人代表的职位,并在2017年4月20日正式离职。

1.jpg

  4月14日,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通过公共号发表声明称首席执行官薛梅决定正式辞去UCCA首席执行官及相关企业法人代表的职位,并在2017年4月20日正式离职,开启其职业生涯的下一段精彩旅程。


  声明全文如下:


  今天,我们一同致敬薛梅在过去的九年中对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展现出的卓越领导才能,以及其对UCCA的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薛梅已经决定正式辞去UCCA首席执行官及相关企业法人代表的职位,并在2017年4月20日正式离职,开启其职业生涯的下一段精彩旅程。


  薛梅于2008年加入UCCA,出任尤伦斯艺术商店(UCCASTORE)总监,2011年被任命为UCCA首席执行官。在此期间,凭借出色的领导力,以及全体UCCA同事、赞助理事、赞助方、合作方及参展艺术家的支持和努力,UCCA迅速发展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当代艺术与文化机构,实现了我们作为创始人对这座美术馆的最初构想。我们坚信,在田霏宇馆长、运营总监张朝卫及尤洋副馆长的领导下,UCCA接下来会迎来新的辉煌篇章。


  请与我们一起,感谢薛梅在职期间对UCCA及中国当代艺术事业做出的重要贡献。我们永远会铭记、感激薛梅倾力付出、不断创新、刻苦奋斗的精神。希望她在其所热爱的事业的下一段旅程中一切顺利。


  对此,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副馆长尤洋在朋友圈中表示:“薛梅是我一起工作时间超过10年的搭档,作为行业不可或缺的资深职业经理人,未来她会在另一个位置和众多美术馆、业内同仁继续推动发展中国当代艺术发展,为这个行业尽心尽力。UCCA运营一切如故,管理团队会分担CEO的工作职能,感谢各位同仁的关心。”


  木木美术馆创始人林瀚在朋友圈中写到:“感谢MAY姐为当代艺术作出的巨大努力和牺牲,无论下段征程在何方,这段故事会被所有人记住。”


  天线空间负责人王子也表示:“把中国非营利机构做到这样已经很传奇了。”


  2008年,薛梅受当时馆长桑斯之邀,进入尤伦斯艺术商店担任总监。2011年,因为在艺术商店的出色工作,让尤伦斯夫妇决定任命薛梅为CEO。随着馆长田霏宇、副馆长尤洋、运营总监张朝卫等加入,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组建了一个核心团队,也开启了尤伦斯一个新的时代。


  在这一个新的团队下,尤伦斯经历了几个重要的转折点:


  2012年5月,尤伦斯艺术商店成立了自己“UCCASTORE @ DESIGN ”。在薛梅的设想中,这将不仅仅是一个销售艺术衍生品的艺术商店,而应该是UCCA的创意“实验室”,孵化出中国自主的设计品牌。


  2013年3月,UCCA 设计委员会正式成立。创始成员包括陈漫、海军、贾伟、刘峰、刘小康、宋涛、孙文涛、薛梅和张永和。这些举措或许正是尤伦斯艺术商店成功的关键所在,在其成立两年后的2014年,实现了年收益1900万,不仅创造了私人美术馆艺术商店的一个新可能,也在当年补贴了尤伦斯艺术中心运营成本的40%。


  另外一个转折的点是2012年10月份,UCCA 赞助理事会和学术委员会正式创立。这一模式也开创了个人藏家赞助国内私人美术馆的先河。目前,尤伦斯的理事会成员由重要的个人藏家及收藏当代艺术的企业者组成,在人数上已接近50位。


  在2012年尤伦斯艺术中心实施的又一重要举措是在年底举办了其首次的“尤伦斯庆典”,通过组织艺术家、收藏家、艺术机构,和相关的商业机构以及社会各界人士参与慈善拍卖,为美术馆的运营筹集资本的晚宴模式被引入私人美术馆。其中,拍卖作品均为参加过UCCA展览项目的艺术家捐赠。这一模式在之后被证明其确实可行,在2014年和2015年的两场慈善拍卖中分别为美术馆筹集到900万元及1086万元善款,成为美术馆运营成本的重要来源。


  由于之前在公关公司的经历,薛梅任职于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CEO期间,还在空间策划了多场重要的品牌活动。在选择这些品牌方面,薛梅表示:“在选择品牌合作时,尤伦斯艺术中心也比较注重多方面的考量,比如都是选择一些国际的重要品牌,并且是与文化艺术相关的。”如在2015年举办的“迪奥小姐”大展,不仅成为美术馆当年参观人数最火爆的展览之一,同时也为其带来了不错的收入。


  由这一个团队所建立的美术馆的各种造血机制和模式使其成功地在筹集运营资本上由原来的创建人尤伦斯先生百分百的投入,到逐年减少,并慢慢只占到了总运营成本的15%-25%左右。


  2015年年底,尤伦斯发表了其全年的总运营成本:其当年运营总共花费是4092万。这其中,资金的来源主要由创始人尤伦斯先生出资25%;企业赞助25%;每年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于年底举办的慈善义卖占20%;另外,艺术品商店的盈利占20%;还有10%则来自个人的赞助,即尤伦斯的理事会成员的赞助。这一成果被不少媒体称之为:“尤伦斯已经进入后尤伦斯夫妇时代。”


  让人意外的是,在2016年6月29日,尤伦斯突然发表声明称:“创始人尤伦斯先生打算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及个人艺术收藏托付新主。”对此,薛梅表示:“我们尊重尤伦斯先生考虑将UCCA的所有权交付予新的赞助人的决定。我代表UCCA的管理团队感谢尤伦斯先生过去九年来不断的贡献和支持。UCCA将会坚定不移地保持推广中国及以外地区艺术家的核心价值,鼓励大众更多地参与到当代艺术与文化当中。我们将会继续照常运营艺术中心,一如既往地继续营造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包容、世界性的愿景。”


  这之后,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要卖给谁,什么时候卖?一直是大家关心的话题。由于尤伦斯目前所在空间的土地使用权并不属于空间,且尤伦斯夫妇的藏品也与中心是完全独立的。不可否认的是,曾经以薛梅为CEO的尤伦斯团队,组成了尤伦斯重要的核心价值所在,未来尤伦斯的“新主”是谁?


  (编辑:安莹)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