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常痴迷于几何,对一切圆形或是球形的事物都十分感兴趣。它们有一种近乎宇宙维度的力量。

\

跳霹雳舞的Olafur Eliasson

  当Olafur Eliasson 的作品《气象计划》(The Weather Project,2003)时隔16年重回伦敦的Tate Modern美术馆,BBC为这位冰岛艺术家制作了纪录片《奥拉维尔·埃利亚松:装置奇迹》(Olafur Eliasson: Miracles of Rare Device)。影片中,BBC探访了此刻的Tate Modern与Eliasson位于柏林的工作室,也带我们回溯了 Eliasson的青少年生活,为我们揭示当艺术家取材于生活,他们都在关注什么。

  几何图形

  “我非常痴迷于几何,对一切圆形或是球形的事物都十分感兴趣。它们有一种近乎宇宙维度的力量。”

  对圆形物体的好奇或许可以被追溯至 Eliasson的幼年时期。自小即开始受到艺术熏陶的 Eliasson 对绘画、摄影、装置艺术已生成了浓厚的兴趣。一次,从父亲收藏的明信片中,Eliasson见到了美国艺术家 Robert Rauschenberg 的作品《字母组合》(Monogram,1955—1959)——在这件作品中,一只羊被困于圆形轮胎之中,这一对看似毫无关联的物件的结合使得 Eliasson 感到惊奇与冲击。

\

 Robert Rauschenberg ,《字母组合》(Monogram,1955—1959)

  而往后,在 Eliasson 的光影游戏中,“圆”这一意象得到了贯彻,圆是弧与环,圆是光晕。

  Eliasson与几何圆形相关的作品不胜枚举,圆桥 Cirkelbroen 即是其中特别的一例。这座40米长的人行天桥由五个相互连接的圆形平台组成。每个大小不等的圆形中心都有一个高桅杆,用来引导驶过哥本哈根水道的船只。超过110根张紧的电线穿过桥的底部和五个桅杆的尖端之间。

\


\


\

 圆桥(Cirkelbroen,2015)

  2018 年,Eliasson 将作品《道隐无名》(The Unspeakable Openness Of Things, 2018)展出于北京红砖美术馆,他将一面圆形镜子悬挂与展厅之内,镜子变换黄色的灯光定义了空间的色彩。当观览者向上眺望即能看见镜子中的自己;向下看,与现实世界的沟通就此展开。

\


\


\

《道隐无名》(The unspeakable openness of things, 2018)

  海峡屋(Fjordenhus)是 Eliasson 参与设计的第一座建筑,由四个相交的圆柱体和砖外墙组成。椭圆形的负空间被拆除,形成复杂的弯曲形状和拱形窗户。

  不同楼层的功能区划围绕圆形和椭圆形展开,在灯光的配合下错落有致,它们通过螺旋形楼梯和圆形前庭相连。到了晚上,海峡屋从内部被照亮,如同一座灯塔。

\


\


111_副本.jpg


\


2_副本.jpg

海峡屋(Fjordenhus, 2009-2018)

  色彩光谱

  “颜色,就它的抽象概念来说,有着巨大的心理和联想可能性……“

Eliasson的色彩分析穿行于抽象与实体之间,他尝试捕捉画作的颜色、彩虹的颜色、甚至记忆中隐约的颜色。

  早在2014年,Eliasson 便对人们关于颜色的感知发起来探讨。在《你的色彩记忆》(Your Colour Memory,2004)中,Eliasson通过为观众提供前所未有的观看方式,利用观览者的视觉余像创造出了一个奇异的世界,这件作品也推动了埃利亚松对感知、主观性和自然与文化之间流畅边界的不断发展的探索。



\


\


\


\


\


\


\

《你的色彩记忆》(Your Colour Memory,2004)

  在 Eliasson 分析了 J·M·W·Turner 的七幅画作之后,他创作了《特纳的色彩实验》(Turner Colour Experiments,2014),这些实验解构并记录了特纳对光线和色彩的使用。这场研究始于2009年,当时 Eliasson 开始分析颜料,涂料生产和颜色应用,以便捕捉每个纳米可见光谱的颜色。

\


77_副本.png

《特纳的色彩实验》(Turner Colour Experiments,2014)

  在主观感知与客观表现两重语义上循序渐进,Eliasson对颜色与光线的捕捉、解构与呈现细腻而柔和,使得你我以蜿蜒的方式接收他的艺术世界。

  自然气象

“艺术可将气候变化等紧迫的问题转化为促进人们采取行动的有形、可感知的体验,帮助消除这种麻木、无能为力的感觉。”

没有外部世界这个说法,当我们注视着这个世界,我们已经成为了世界的一部分。Eliasson 习惯将自己的想象嫁接于自然景观之上。在这般演绎中,试图帮助我们找到人与自然和谐之道的所在。于是,云雾、大气、彩虹、瀑布、冰川皆找到了自己艺术化的实体形象。

《尘雾集》(Fog Assembly,2016)

《尘雾集》在阳光与风的介入下变幻莫测,周边人与物的边界与轮廓随之模糊或清晰。

\


\


\


\


\


\

《你的彩色大气》(Your Atmospheric Colour Atlas,2009)


  以“大气”颜色划定不同物理空间, 在每个颜色边界处,两种色调混合以形成青色,品红色或黄色的过渡条纹,观览者如同坠入奇幻世界。

\


\

《美丽》(Beauty,1993)

  水形成的薄雾从黑暗空间的天花板喷射到聚光灯的明亮光束。观众能在水幕中看到彩虹,当他们接近或离开时,彩虹则发生忽明忽暗的变化。

\


QQ截图20190822144059_副本.png

《冰钟》(Ice Watch,2014)

  格陵兰岛冰川块在观览者面前自然融化,变成眼泪般澄净的溪流汇入河流中,可视化全球气候变暖问题。现场观看如此美丽脆弱的事物逐渐融化直至消亡,这种经历被描述为一场“直抵人心的体验”。

\


\


\


\


\


  社会话题

“艺术创作对我来说,好比与世界进行对话。我希望能作为一个发言者与贡献者,只有这样才能让我觉得自己是这个时代的一部分,让我感知到自己的存在。”

气候变暖,深深触动着从小生长在北欧的 Eliasson。

  他最知名的项目之一《气象计划》(The Weather Project,2003)重新定义了 Tate Modern 美术馆的大厅 Turbine Hall。大厅的尽头是一个巨大的半圆形,由数百个单频灯组成。在镜子顶部重复的弧形产生一个耀眼的光辉球体,将真实空间与反射联系起来。



\


\

《气象计划》(2003)

  为了保护气候,Eliasson 也积极倡导太阳能的使用。

  “小太阳项目”(Little Sun,2014)的初衷,是将一款形似太阳花的太阳能灯作为公众参与气候保护的方式,将艺术的职能延伸到社会领域:“地球上有16亿人生活的地区没有铺设电网,他们只能依靠昂贵且有害的煤油灯来照明。因此,我们使用太阳能,希望将这种每天环绕在我们身边的能源应用在每个人身上。”

  “小太阳”太阳能灯目前已经卖出了超过60万盏,主要流向非洲地区,它们以较为低廉的价格,为当地的人们提供了可获得的温暖。跟踪调查表明,这盏灯平均每天在黑夜中为孩子们带来一小时学习时间。



\


\

小太阳(Little Sun,2014)

  畅游嬉戏

  在Eliasson看来,早年的霹雳时光甚是难忘,而20世纪80年代中期自己的“霹雳舞”表演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件艺术作品。那时的 Olafur Eliasson 与两个同学一起组成了一个舞蹈团体,并自称为“哈林枪组”(Harlem Gun Crew),在俱乐部和舞厅表演了四年的时间。最终赢得了一个名叫 “Scandinavian” 的冠军。

  霹雳舞与芭蕾不同,霹雳舞呈现出了一种困境与矛盾的动态表达式。Eliasson 亦在此“玩乐”中找到了属于自己哲学之道。

\


\


  此外,更出乎我们意料的,Eliasson 在位于柏林的工作室(Studio Olafur Eliasson)中经营着属于自己的餐厅。餐厅中的菜谱由专人负责更新,根据当季丰收的食材为工作人员准备食物。“除了午餐时间,我们很少能有机会聚到一起,共同分享与交谈。”Eliasson 如此表示。

\


\

SOE内部的食堂

  而Eliasson的餐厅 SOE Kitchen 现正随着 Eliasson的回顾展“In Real Life”来到 Tate Modern,你也能在 Tate Modern 的餐室 Terrace Bar 中品尝到来自 Eliasson 的午餐。

\

Terrace Bar中的菜品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