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较于2018年春拍表现,2019年春拍的古书画行情要逊色不少。在北京保利2018春拍中,还曾有一幅《汉宫秋图》拍出了1 24亿元,而2019年春拍古书画中并未出现破亿元的作品。

20190822092620213.jpg


  2019春拍虽然已经落下帷幕,不过关于春拍行情的探讨仍然在持续。尤其是作为每季拍卖的重头戏之一——古代书画的表现,就是屡屡被提起的话题。


  统计数据显示,相较于2018年春拍表现,2019年春拍的古书画行情要逊色不少。在北京保利2018春拍中,还曾有一幅《汉宫秋图》拍出了1.24亿元,而2019年春拍古书画中并未出现破亿元的作品,最高价是由北京保利的恽寿平《花卉册》创下的7475万元。另一家行业巨头中国嘉德的最高成交价同样出现下滑,2018年拍出的古书画最高价为钱维城的《花卉册》6670万元,而今年的最高价是石涛《浅绛山水花卉册》的4542.5万元。此外,作为古代书画领域中的“明星”,《石渠宝笈》拍品的表现也未能创出奇迹,甚至出现“滑坡”迹象。


  众所周知,《石渠宝笈》著录的绝大部分作品被收藏于国内外知名博物馆,现已面世的《石渠宝笈》珍品为早年经由各种渠道散佚之作,数量极少,甚是稀缺。因此,每有“宝笈”作品面世,便能引发收藏市场的广泛关注。可以说,“石渠宝笈著录”已成为中国古代书画精品和天价的代名词。根据国内各大拍卖行今年春拍前期公布的焦点拍品阵容统计,共有三家大型拍卖行重点介绍了四件《石渠宝笈》鉴藏的作品上拍。成交数据显示,北京保利推出的董其昌《松杉茆堂图》手卷和清宫廷画家合绘寿意图册(十二开)均顺利成交,分别收获了6785万元和5750万元的成交价;西泠印社推出的赵孟頫《滚尘马图》手卷,也拍出1265万元;只有中国嘉德重点推出的陈继儒《云岩萧寺图》立轴,遭遇流拍。笔者查阅往年相关拍卖数据显示,这幅《云岩萧寺图》立轴,曾在北京保利2010秋拍中拍出5040万元,而此次再度亮相今年中国嘉德春拍,拍前估价仅为3500万—4500万元,却依然遭遇流拍。显然,这一流拍也让另外3件已经“超千万元”成交的《石渠宝笈》拍品失色不少。


  对此,有业界人士分析认为,首先是拍品质量有所下降,缺乏重器,今年春拍中顶级的古书画相对较少;此外,古代书画总体上还属于小众市场,虽然近两年看似较热,但参与买家人数并不多,市场基础仍有待培养。


  尽管如此古代书画今春表现不太乐观,但依然受到不少市场人士看好。艺术品市场资深评论家朱浩云就明确指出:由于各种原因,中国古字画的市场价还远没有到位,中国古字画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不要说同西方名画相比,就是同当代名家作品相比也有距离,这种错位现象是极不正常的。近几年,来源可靠的中国古字画逐渐走红,并大有后来居上之势,表明中国古字画正在走价值回归之路。


    (编辑:张凡)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