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4日,季大纯最新个展“沉默之声”在AYE画廊开幕。此次个展,依然展现了季大纯作品多样风格的特点。
1.jpg
季大纯最新个展“沉默之声”展出现场


  采访者:罗书银


  受访者:季大纯


  2017年12月24日,季大纯最新个展“沉默之声”在AYE画廊开幕。此次个展,依然展现了季大纯作品多样风格的特点。策展人、评论家皮力对此概括为:“在面对季大纯绘画时,是一种无语的状态,打破了我们常常试图对艺术家进行归类的思维定式。”


  此次展出的作品是季大纯近几年的探索,可以看到和之前作品的延续,但同时又有新的面貌出现。大尺幅作品似乎更显抽象,小尺幅作品在色彩与形象上有了更新的尝试。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季大纯作品的特点:“变”永远是其不变的风格。季大纯认为绘画的人,会有一个对绘画评判的“统一标准”。而季大纯喜欢绘画这件事情本身,超过了完成画面的结果。从学习绘画开始,季大纯在自觉、不自觉中吸收各样的中、西方传统。对于这样一个使用西方材料的中国艺术家来说,自觉地发自内心,和自觉地面对真实的想象是他创作一直坚持的。在一种“统一标准”下,他不断地试图突破各样传统的束缚,找寻个人的特点与面貌。


2.jpg
季大纯个展现场




展览开幕现场


  记者:您的作品很难用某种明确的风格来界定,因为您总在改变?


  季大纯:作为艺术家,应该都希望有所改变,这不是为了改变而变。我不是很稳定的性格,一直尝试看看有没有新的可能。我希望画的更好一些,一直有这样的动力,希望变化之后和原来不一样,可能这是要努力一辈子也不一定有结果的事。


  记者:这次展出的作品,大尺幅和小尺幅的作品就存在很大的差距,而且看起来不像一位艺术家的作品。


  季大纯:我比较喜欢这样,一个展览的作品看起来不像一个人画出来的。小尺幅的作品是我最近一个新的尝试,我想看看有没有一些新的可能,也是在补课,希望从某种束缚里面出来。在画这批作品时,我要一遍一遍地去反复推敲,有时候花的时间可能比大画更长。









展出作品


  记者:您所说的这个束缚是什么?而把画画好的标准是指什么?


  季大纯:作为艺术家,一直以来,都在不断地吸收、累积各类绘画的知识。之前对我影响比较深的可能是美国抽象表现主义。最近几年,我觉得绘画语言对我来说开始变成了一个包袱。尤其我搬去柏林之后,看到的东西和原来不一样,对艺术的判断也会变,当这种判断变了之后,你就会改变自己。所谓画的好的标准,这也很难说清楚。但我相信绘画的人会达成某种共识。我还是希望从我原来对绘画的理解上跳出来。


  记者:从画面来看,比如大尺幅的作品里点、线这些元素,和之前相比整体面貌是会走向更抽象化?


  季大纯:画面中是否有具体的形象并不是作品的关键。我也愿意去尝试在画面中表达形象。只是觉得当时把想说的话都说完了,不想再继续了。如果现在觉得表达某种形象还是挺有意思的,超过原来的含义,还是会去画。我现在觉得要把某些故意的东西减少一些。我一直追求的是:画自己相信,且认为真实的。





展出作品


  记者:对您来说,这些不同面貌的作品,其背后是否有一个不变的东西?


  季大纯:从学画开始,我看了很多东西,也受到很多的影响。我很喜欢的一位艺术家Cy Twombly(赛·托姆布雷),他是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的一位大师,也曾被他影响过。对我而言,抽象表现主义一直是我的一个情结,我同时又是一个中国人,也不能避免传统的影响。


  西方体系下的艺术家创作是有根基和源头的。或者说他们创作出来的东西是对的。而我们学习绘画,在很长的时间里都只是轻描淡写地学习到西方美术史的教育,很多东西都被先入为主了。到现在去看,总觉得有点残缺的心态。当我搬去德国之后,发现我们学习很多年的东西,在西方体系下成长的年轻的艺术家很自然就获得了。因为这是他们从小去美术馆,亲自接触艺术后获取的。这很让人受打击。有时你觉得自己画了很久还比不上西方一位年轻的艺术家。这时候你只能把自己作为一个东方人,把和他们不一样的东西画出来。


  当这个不一样的面貌出现的时候就没有对错了。在画的过程中,也可能有不好的地方,甚至完全是错的,但当一个画面出现的时候,这也是对的。我所相信的是:绘画这件事情当你自己看着不舒服的时候,你会知道自己这样继续下去是不对的,这时你就不得不改变了。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