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8年9月28日到2019年1月6日,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和Terra美国艺术基金会将联合推出《走向现代主义:美国艺术,1865年—1945年》特展将在上海博物馆对外展出。

1.jpg
费雷德里克·埃德温·丘奇 《我们的旗帜在空中》 1861,泰拉美国艺术基金会,丹尼尔·J·泰拉藏品


2.jpg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美国艺术策展人莎拉·凯利·奥勒(Sarah Kelly Oehler)


  采访者:陈若茜 陆林汉


  受访者:莎拉·凯利·奥勒


  从2018年9月28日到2019年1月6日,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和Terra美国艺术基金会将联合推出《走向现代主义:美国艺术,1865年—1945年》特展将在上海博物馆对外展出。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在展览正式开幕前专访了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美国艺术策展人莎拉·凯利·奥勒(Sarah Kelly Oehler),谈美国艺术如何从南北战争之后走向现代主义的历程。


  据介绍,展览横跨 1865至1945年,在这短短的80年里,美国经历了19世纪60年代的南北战争以及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此次特展将集中展示80幅这段时期部分美国杰出艺术家的经典之作,展品均来自芝加哥艺术博物馆以及泰拉美国艺术基金会的重要藏品,包括詹姆斯·麦克尼尔·惠斯勒(James McNeill Whistler)的《蓝色与金色的夜曲——南安普顿的水面》,玛丽·卡萨特(MaryCassatt)的《夏日》,乔治亚·欧姬芙 (Georgia O'Keeffe)的《牛头骨与白玫瑰》、爱德华·霍普(Edward Hopper)的《夜游者》和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的早期作品等。其中,《夜游者》此前只去过巴黎和德国展出,这次也是其第一次来亚洲展出。


  记者:展览截取的这80年呈现美国艺术怎样的面貌?


  莎拉·凯利·奥勒:展览涵盖了美国80年的艺术绘画史,展现了艺术家笔下的美国是如何走向现代化的。展览中有80件艺术作品,绝大多数都是绘画作品,也有部分版画。展览以时间为序分为“南北战争”、“现代西部”、“东方元素”、“世界主义”、“都市生活”、“激进派的探索”、“美国景象”、“自画像”、“新的探索”等9个部分,分别展现了美国艺术家从南北战争之后的这80年间,如何受到不同地区文化的影响。


3.jpg\
弗雷德里克·雷明顿 1890年《先锋军》芝加哥艺术美术馆


  南北战争是美国历史上的重要时期 ,也是美国正式走向现代化的开端,内战之后,女性获得越来越多机会,出现在画作中;”现代西部“呈现了艺术家是如何受到美国西进运动的影响,讲述了美国的扩张、新的机遇、新的技术;在“东方元素”这部分呈现美国艺术家如何从亚洲文化中获得启发,例如从日本的版画、中国的瓷器中寻求灵感;在“世界主义”部分呈现了美国艺术家去到传统欧洲艺术中心学习深造,在接触了法国印象派例如莫奈等人的影响,印象派画风在美国流行起来,以及女性艺术家、非裔美籍艺术家得到更多的关注,他们也参与描绘着美国社会的发展与改变。大约在1913年欧洲现代主义兴起,特别是立体派的毕加索,又或是马蒂斯、杜尚等,把美国的艺术带入了现代主义的艺术创作;从1930年起,艺术家们对表现主义产生了兴趣,例如爱德华·霍普,他的作品《夜游者》无疑是最有名的作品之一,他擅长用光与影的对比描绘形影相吊的人物,传达出弥漫于都市生活中的深层孤寂。波洛克无疑是之后20世纪最著名的抽象派画家,他的作品也为二战后波谱艺术等更大胆的美国艺术奠定基础。换言之,展览展现了在二战前的80年,美国艺术是如何发展,走向现代主义的。


  记者:展览从1865年起,正好是美国内战结束时期,在这一期间,美国的风俗画在美国艺术中起着重要的作用,艺术家用以展现自身对社会安定的向往。这次展览的作品有没有能体现这方面的?


  莎拉·凯利·奥勒:的确在南北战争结束之后,出现了很多可以称之为风俗画的作品,比如莉莉·马丁·斯宾塞《红白蓝之家》这幅作品,就可以称得上是一幅风俗画,女画家画了她自己居于画面中央,他的丈夫则坐在一旁,不再是画面的主角,体现战后女性获得越来越多的机会。所谓的风俗画是要在画作中传递一种故事性的,它是有故事情节的画作。比如像雷明顿《先锋军》这幅画也是有故事背景在里面的,虽然我们不知道这个故事的后续会是什么样的情况。从这个部分开始慢慢往后,我们就可以看出美国的艺术是如何从风俗画慢慢的往现代主义艺术去发展,渐渐的就不再执着于要用绘画去表现一些故事性。


4.jpg
莉莉·马丁·斯宾塞《红白蓝之家》约1867——1868年 泰拉美国艺术基金会


5.jpg
弗雷德里克·雷明顿 《先锋军》1890 芝加哥美术馆


  记者:此次展览的美国名家,如詹姆斯·麦克尼尔·惠斯勒(James McNeill Whistler),约翰·辛格·萨金特,玛丽·卡萨特(MaryCassatt)等都有欧洲学习和生活经历,欧洲艺坛对美国现代艺术发展有怎样的影响?


  莎拉·凯利·奥勒:有很多因素影响了美国现代主义艺术的构成。“西部文化”是其中的一块影响因素,包括“东方元素”、“世界主义”展现的都是影响现代主义的不同构成方面,提到惠斯勒,我们这个展览会有一个专门聚焦惠斯勒的板块,惠斯勒也是美国艺术当中非常重要的人物,尽管他旅居欧洲多年,美国人仍然把他看作美国的艺术家,他的作品跟刚才提到的风俗画是很不一样的,如果说风俗画是要讲一个故事的画,惠斯勒追求的是“为艺术而艺术”,他认为画作中不一定要讲一个故事,不一定要有情节性,而是可以纯粹以和谐的颜色和构图来取胜。


6.jpg
詹姆斯·麦克尼尔·惠斯勒 《蓝色与金色的夜曲—南安普顿的水面》1872年,芝加哥艺术博物馆,斯蒂克尼基金会


  《蓝色与金色的夜曲——南安普顿的水面》这幅作品是惠斯勒所画的夜曲系列里最早的一幅。他的作品当中可以看到很多来自日本和中国艺术的影响,比如说非常高的地平线,包括他的画作中会有平面化的感觉,并没有很强烈的透视和立体感。这些特征来源于他对日本版画的学习和研究。惠斯勒除了是一位非常重要的油画家之外,同时也是一位非常重要的版画家,惠斯勒的版画作品在此次展览中也会有所呈现。他对后来的美国艺术家都有着非常深远的影响。芝加哥艺术博物馆收藏有非常丰富和精良的惠斯勒画作,超过1300幅惠斯勒的画作。所以他是芝加哥艺术博物馆非常重要的一类收藏。


7.jpg
约翰·辛格·萨金特 《在卡尔卡特作画的丹尼斯·米勒·班克》 1888年,泰拉美国艺术基金会,丹尼尔·J·泰拉藏品


  此次展览“世界主义”这个单元主要会聚焦那些去往欧洲,受到印象派影响的美国艺术家,他们很多人互相之间也是朋友关系,比如萨金特和西奥多·罗宾逊这两位艺术家都是莫奈的好友,在他们的画作中也可以看到来自印象派的影响,比如萨金特的《在卡尔卡特作画的丹尼斯·米勒·班克》 ,画面中所用的绘画笔触是非常短促的,给人一种非常迅捷的作画印象。这些都是印象派绘画的一些特点。


  原来的绘画可能是非常强调透视和立体感的,从这时候开始,可以看到从美国艺术家一直到受到印象派影响的美国画家,他们的画作中开始呈现出一种越来越平面化,可能后面就会发展到抽象画平面的这样一种特质。


8.jpg
玛丽·卡萨特《夏日》1894年,泰拉美国艺术基金会,丹尼尔·J·泰拉藏品


  玛丽·卡萨特(MaryCassatt)则是当时唯一和印象派艺术家参展的美国艺术家,也是印象派团体中唯二的两位女性之一。因为她是当时唯一一位和印象派艺术家参展的美国女艺术家,这代表她的作品在当时是非常受到人们的尊敬的。我们可以从她的《夏日》这幅作者中看到很多笔刷的肌理,这些都是受到莫奈等其它一些印象派艺术家的影响。


  玛丽·卡萨特(MaryCassatt)是来自上流社会的女性,所以她画中描绘的经常也是她那个阶级的朋友、亲戚等她日常生活中所接触的这些人。


  记者:作为美国第一个现代艺术流派,“垃圾箱派”(Ashcan school) 是在何种社会背景下产生的,在此次展览中有没有呈现?


  莎拉·凯利·奥勒:“垃圾箱派”本来是含有侮辱性的这样一个名字,这个画派的艺术家关注和创作的题材通常很少出现在过去艺术家的笔下,比如反映美国城市生活比较污浊的一面等。所以传统的艺术评论家就将其称为“垃圾箱画派”。比如乔治·卢克斯《屠户的马车》这幅就是极好的例子,他画的绝对不是我们认为的比较美的事物,他画的是一辆满载着已经屠宰好的猪的老式马车,缓慢行驶在泥泞的街道上。同时卢克斯也会为城市中的新变化而激动,所以在画面中也可以见到劳动中的工薪阶层,购物的都市中产阶级,以及远处正在高架轨道上奔驰的高架火车。这些都是当时城市发展的现代化象征。卢克斯也把当时的美国城市看作是各种新旧交融、各种传统和现代元素互相碰撞的场域。


9.jpg
乔治·卢克斯《屠户的马车》1901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艾尔森·斯金纳·克拉克的《咖啡店》描绘的是芝加哥城市景象的一幅画作,以现在的眼光看,这个城市整体还是比较粗粝的,从画作中可以看到横跨在芝加哥河上的铁桥,以及河面上结冰的河水。这个时期美国的艺术家开始希望摆脱原来很强的受到欧洲印象派的影响,开始把创作的主题重新聚焦在美国本土的城市上面。他们用非常粗粝的笔触来描绘美国当时的城市,美国当时工业化的城市给人印象比较粗犷。


 10.jpg
艾尔森·斯金纳·克拉克的《咖啡店》1905年或1906年冬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当时世界上的画家们都在以印象主义手法进行创作,促使“垃圾箱派”艺术家超越这种印象主义转而关注社会现实的原因,是他们需要借此摆脱数十年来所受的欧洲艺术的影响。


  记者:发生于1913年的美国军械库展览对美国现代艺术发展的重要性是如何体现的?


  莎拉·凯利·奥勒: 1913年发生了一件非常重大的历史事件,一群纽约艺术家组织了一场包括欧洲和美国现代主义作品的大型展览,即“军械库展览”(Armory Show),在“军械库展览”之后,给美国的艺术带来了真正的、革命性的巨大变化。在军械库展上,美国的观众得以一下子看到很多来自欧洲的先锋艺术,包括毕加索、马蒂斯、康定斯基等,在军械库展之后,因为受到欧洲先锋艺术的影响,美国的艺术开始发生了重大变化。在纽约的军械库展也到过芝加哥巡回展出,当中发生了很多戏剧性的故事,比如有观众看到这些画作感到非常震惊,以至于当场晕倒等。可见军械库展上展出的画作对于美国观众而言是非常具有颠覆性的。在军械库展中,也有一些参展的美国艺术家,比如马斯登·哈特利(Marsden Hartley),说明美国艺术家们已经开始着手欧洲风格的艺术革新了。不过尽管当时的美国艺术家对于抽象艺术是非常感兴趣的,但是他们还是希望把抽象艺术与美国本土的题材和元素结合起来,所以我们可以在哈特利《第50号绘画》这幅作品中看到,尽管这幅作品是非常抽象的,但是仍然可见美国本土元素,比如印第安的帐篷。


11.jpg
马斯登·哈特利《第50号绘画》(局部)


12.jpg
马斯登·哈特利 《最后的新英格兰——崛起的新墨西哥州》 191819年,芝加哥艺术博物馆,阿尔弗雷德·施蒂格利茨藏品


  记者:在此次展览中出现了多位比较出众的美国女性艺术家,比如之前提到的深受印象主义影响的玛丽·卡萨特(MaryCassatt ),以及对美国现代艺术影响重大的女艺术家乔治亚·欧姬芙 (Georgia O'Keeffe),你是怎么评价她的。


  莎拉·凯利·奥勒:正如我刚才所言,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在展览中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女性角色出现在画作中,这幅作品就是有女画家表现女性生活的这么一幅作品。


13.jpg
伊丽莎白·斯巴霍克~琼斯《鞋店》 约1911年


  乔治亚·欧姬芙 (Georgia O'Keeffe)的丈夫是阿尔弗雷德·斯蒂格利茨(Alfred Stieglitz),他拥有一家非常先锋的画廊,他通过画廊极力推广自己妻子的绘画作品。欧姬芙的成功又是一项美国女艺术家的成功事例,和我刚才说的艺术的现代性也伴随着美国社会的一些变化,女性开始有了更多的权力和自由,她们的艺术也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


14.jpg
乔治亚·欧姬芙 《牛头骨与白玫瑰》1931年,芝加哥艺术博物馆,阿尔弗雷德·施蒂格利茨藏品,乔治亚·欧姬芙捐赠


  欧姬芙对美国西南部的风景非常感兴趣,风景中的元素也成为了欧姬芙非常重要的创作题材,比如说动物的遗骨。欧姬芙将其作为画作中非常重要的创作主题。从《牛头骨与白玫瑰》这幅画作中,我们可以看到头骨占据了画面中非常大的重要位置,它的画面并不注重透视,更多的是一种平面感,这是乔治亚· 欧姬芙来表现她自己的现代主义性的一种方式。她画中表现出的大胆的、前所未见的特质是超越她同时代的其它艺术家的,她的画作中带有一种非常强烈的男性特质,跟其它的女性作品是很不一样的。这幅《红色山丘与花朵》是欧姬芙的另外一幅作品。


15.jpg
乔治亚·欧姬芙《红色山丘与花朵》1937年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记者:此次展览的重要作品,爱德华·霍普(Edward Hopper)的《夜游者》创作于二战时期,被认为是对当代美国式孤独的呈现,你是如何阐释这幅作品的?


  莎拉·凯利·奥勒:这是一幅“二战”期间所创作的作品,创作的时间正好是珍珠港轰炸之后。当时因为战争,城市中很多地方都停电了,漆黑一片。爱德华·霍普(Edward Hopper)本人很喜欢在街上游荡,他就开始想象如果当中的区域被灯照亮的样子会是什么样的。霍普不认为自己是在刻意的描绘一种孤独感,因为他本人就是很享受孤独感的那么一个人。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这幅画因为它特殊的构图和描绘的景象确实给人们带来了孤独的感觉。画面中描绘了一家街角的餐厅,餐厅中的人物和观者是很有距离感的,观者被玻璃窗隔离在他们所身处的餐厅环境之外,我们所能做的只能是尽力去想象这家餐馆所发生的事情,我们不知道这个背对着观众的男性是不是孤身一人,我们也不知道这位红衣女子和她身边的男性之间有没有关系。这个跟我们前面所说的风俗画是非常不一样的,风俗画非常确定得告诉了我们一个故事,但是这幅画当中的一切都是暧昧的,故事性是不明确的。但同时它又让我们感觉我们很可能是画中的一员,他捕捉到了每个人生活在城市中孑然一身的孤寂感。所以这也是这幅画之所以这么有名的原因,它给了我们一种好像我们非常可以理解它的语境,同时我们又身处其外的这样一种非常复杂矛盾的感觉。


16.jpg
爱德华·霍普 《夜游者》 1942年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美国艺术藏品协会之友


  我个人也非常喜欢这幅画,这幅画的构图和用色都非常吸引人,很显然爱德华·霍普(Edward Hopper)非常懂画中元素的取舍,一个正常的餐馆里应该有非常多的东西,比如食物、餐盘、菜单,但是爱德华·霍普(Edward Hopper)很明显得把这些东西都去掉了,只留下了一些关于颜色和结构的组合,这也是这幅画体现出非常迷人特质的原因。


  《夜游者》这幅作品之前只去过巴黎和德国展出,这次也是其第一次来亚洲展出,所以对我们来说也是意义重大的一刻,我们也非常兴奋。


  记者:谈及美国艺术,抽象表现主义,波普艺术等几乎成为美国艺术的代名词,你是如何看待它在美国艺术史上的地位以及对艺术史的影响?能否跟中国观众介绍如何欣赏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罗斯科(Rothko),德库宁(De kooning)等艺术家的抽象作品?


  莎拉·凯利·奥勒:这个展览讲述的主要还是这些人之前的历史。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出名是因为他的抽象表现主义的绘画风格,我们现在展览当中的波洛克作品是他非常早期的作品,可以显现出波洛克是如何从在他之前的艺术家身上汲取养分,才慢慢得走向他后来的抽象表现主义的。因为艺术家的创作都不是无本之木,肯定是要吸取前人的营养才能创作出他后来的抽象表现主义的。爱德华·霍普(Edward Hopper)可能代表了与波洛克不同的绘画当中的一极,他有表现主义的元素,但不是波洛克那种抽象表现主义,所以他跟波洛克又不太一样。


17.jpg
杰克逊·波洛克《无题》 约1938或1941年,亚麻布面油画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重大收购纪念基金


  记者:芝加哥艺术博物馆有多少馆藏?作为除巴黎以外最大的印象派画作收藏馆,其印象派作品的藏品体系是如何建立的?


  莎拉·凯利·奥勒:芝加哥艺术博物馆成立于1879,博物馆收藏有大约30万件艺术品,包括绘画、雕塑等,范围从中国古代的青铜器到当今最重要的艺术家们所创作的作品。


  之所以会有非常强的印象派画作的收藏,是因为当时芝加哥城市的早期的建立者捐赠了很多艺术品给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当然除了印象派的收藏之外,我们还有非常多的像爱德华·霍普《夜游者》这样名作收藏,比如阿奇博尔德·莫特利、乔治亚·欧姬芙、杰克逊·波洛克和詹姆斯·麦克尼尔·惠斯勒等艺术家的重要作品,这也是人们喜欢来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参观的原因。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