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家分散,起步晚,收藏品类庞杂,再加上佳士得在上海只能卖1949年以后的艺术,有着多年亚洲艺术市场开拓经验的胡伟爔深知中国市场的难处。

blob.png
佳士得上海空间外景


  采访者:刘龙


  受访者:胡伟爔、谭波


  起源于伦敦的佳士得拍卖行在全球十大城市设有拍卖中心,而上海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个。2019年9月21日,佳士得上海即将迎来第7场秋拍,不同于一场拍卖就可达上亿美元成交额的纽约、伦敦,上海拍场依然延续着“小而美”的一贯特质,带来“开创 | 上海:随艺而居”、“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和“中国之醉-贵州茅台酒”三个专场,总量不过200余件。


  但另一方面,在“小巧”的体量背后,佳士得对上海市场的关注却在与日俱增。去年年底,佳士得任命了胡伟爔为中国区总经理,这也是佳士得在进入内地7年里任命的第3位中国区负责人。


  藏家分散,起步晚,收藏品类庞杂,再加上佳士得在上海只能卖1949年以后的艺术,有着多年亚洲艺术市场开拓经验的胡伟爔深知中国市场的难处。不过对于外部环境的种种变化,胡伟爔并未表现出任何悲观,她表示,“经过7年的着墨,佳士得的品牌在内地已经被更多人知道,现在我们要做的是真正到这个市场里接地气。”


  从曾经的“高大上”到如今“接地气”,佳士得的身姿将如何调整?为了更好地了解这个转变,在佳士得上海举槌之前,雅昌艺术网对话佳士得中国区总经理胡伟爔,和佳士得印象派及现代艺术部总监谭波。谈论此次拍卖佳士得如何“接地气”,中国买家的收藏特点,以及贸易战对佳士得中国战略的影响。


blob.png
佳士得中国区总经理胡伟爔


  市场有资金,卖家信心需增强


  记者:在成为中国区总经理前,您有经验丰富的亚洲区业务发展经验,从亚洲到中国区的过程中,最大的挑战和区别在哪里?


  胡伟爔:只要接触过亚洲其他区域的市场,就会发现它们都没有内地的情况复杂。首先,亚洲其他市场都相对中心化。比如台湾,只要搞定了台北、台中和台南,台湾的整个客户群体就基本覆盖到了。但内地不一样,就算把北、上、广、深的藏家都认识了,但二三线城市中还有许多重量级的买家,而且认识他们的难度更大,这是内地工作的一大挑战。


blob.png
 “开创|上海:随艺而居”中特别开辟的“当代书房”专场


  第二,亚洲其他区域的买家形成收藏习惯较早,因而他们对艺术品收藏已经有了非常强的想法,他喜欢什么,应该收藏什么都心知肚明。但在内地你会发现,有钱人很多,但他们在艺术品收藏方面却并没有很多经验,也没有太强的目标性。


  第三,也是最大的问题,中国的艺术品收藏涵盖的品类远大于其他亚洲市场。其他亚洲市场,像泰国、台湾买家的兴趣都相对集中。但是内地有人买中国传统,有人买西方战后,有人买古典油画,还有人买古典家具或是奢侈品,包罗万象。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佳士得对中国的增长非常关注,也是因为它是一个大熔炉。


  在上海贴近市场的真正需求


  记者:您对于今年的市场环境有一个怎样的预估或者判断?


  胡伟爔:我是今年1月1日正式接管内地业务,当时老板给我一个非常高的指标,这个指标比过往几年佳士得在中国市场所有的交易额更高。当时我会觉得有中美贸易战,以及外汇管制等因素,这个指标太高了。但是到了年中我们惊奇地发现,我们已经完成了这个指标的一半。


blob.png
 9月在佳士得上海空间开幕的刘建文Michael Lau私洽展


  所以我觉得,目前市场的资金是绝对有的。以今年的春拍成绩为例,只要作品足够好,成交是肯定没问题的。这说明买家的需求仍,只看精品的供应量能不能跟得上。另一方面,我们希望卖家的信心能够增强,因为不是说市场大环境危险,就没有买家想买东西了,只要你的东西够好、够硬,这个市场还是有足够的需求和资金支持这个市场。


  记者:在中国藏家逐渐习惯全球竞投的今天,佳士得会带怎样的西方艺术品到上海?


  胡伟爔:首先,我们选择带来上海的西方现当代作品,如果就价格对标欧美大拍,上海的作品价格更多是日拍的级别,对于很多刚刚进入西方收藏领域的内地藏家而言,定价上是非常舒服的。


  其次,经过7年的经营和尝试,现在佳士得带来上海的作品,会更加适合内地买家的口味。比如达利的大雕塑,过去两年佳士得在上海都有卖,而且都是在一千万以上成交。这样好的成交让我们的西方团队对内地市场更加有信心,所以这次我们也带来了达利最具标志性的大雕塑。


blob.png
阿历克斯·卡茨《珍妮弗和马蒂厄》


  油彩 麻布 244x122cm. 1986年作


  估价:人民币 3,500,000-5,000,000


  此外,像我们今年首次带来了美国艺术家亚历克斯·卡茨的作品。之所以会选择他的作品,是因为我们在以往的西岸艺博会,或是Art021上经常会看到他的作品,这种持续的输入说明内地市场其实是需要这些艺术品的,所以我们也在逐步贴近市场的真正需求。


  记者:现在所有行业都在试图抓住“95后”甚至“00后”的目光,因为他们有可观的消费力,往往有分期消费或提前消费的习惯。对于年轻人,佳士得的策略是?


  胡伟爔:要制定策略,先要弄清楚年轻人喜欢什么。在我看来,现在的年轻人首先喜欢潮流化的东西;第二,他们更愿意把艺术品挂在家里,而不是像他们的父母辈把艺术藏在仓库里保值;第三,他们不那么喜欢政治意味重的艺术,而更偏好装饰性强、抽象化、色彩丰富的作品。


blob.png
由金《不是那个故事》油彩 画布 180×150cm


  估价:人民币 300,000-600,000


blob.png
KAWS《No Reply》丝网 彩色版画(一组10件)每幅:88.9×58.4cm


  估价:人民币 400,000-800,000


  所以在此次上海拍卖中,从由金到KAWS,都是我们认为贴近年轻人需求的。而最重磅的赵无极则是贴近资深藏家需求的。虽然上海拍卖的量不大,但每个藏家群体基本都能照顾到。


  记者:以往带来上海的赵无极基本上都是晚期作品,这次选择将这件赵无极甲骨文时期的作品放到上海,是经过怎么样的考虑?


  胡伟爔:将这件甲骨文时期的赵无极作品放到上海,是整个亚洲区经过讨论,平衡的结果。以往大家会觉得国内藏家更偏好赵无极的晚期作品,但在近几年的香港拍卖里,内地客人对赵无极甲骨文到狂草阶段的作品也表现出了很强的兴趣,有时候甚至还买到了,这说明内地市场有这样需求。其次我们觉得面对现在的市场大环境,赵无极在内地市场反而是最稳定的,各种因素叠加,我们决定把这件作品放到上海市场,更好滴贴近市场。


blob.png
赵无极《银河 — 09.11.1956》油彩 画布 162.2x114cm.1956年作


  估价:人民币 38,000,000-68,000,000


  艺术融入生活,随艺而居


  记者:您刚才也提到了市场大环境的变化,那么眼下的中美贸易战对佳士得在上海的眼下和未来是否会造成影响?


  胡伟爔:贸易战我们一直在关注,但是像这类事件充满了各种不确定性,你永远不知道这件事会在何时、何地以怎样的方式结束。在无法预估的前提下,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力做好自己的工作。而且受影响的不止我们,包括内地的画廊,艺博会等艺术生态都在其中,大家会共同应对变化。


  记者:进入中国市场第7年,佳士得在上海的经营策略。以及拍品的选择较最初有怎样的变化?


  胡伟爔:我觉得佳士得最初扎根上海,是想在这里有一个根据地,然后带很多西方艺术品来卖。为了配合这个想法最初做了很多公关方面的工作,包括做了很多秀,以及品牌宣传。


  但经过7年的着墨,佳士得的品牌在内地已经被更多人知道,现在我们要做的是真正到这个市场里接地气。现在和未来我们在拍卖中所努力策划和挑选的,是把更多精品带来内地,让更多买家能在北京和上海看到品质和价格足够贴近市场世纪需求的作品。


  此外,我们还会做很多艺术教育和让大众贴近艺术的活动,比如预展期间的为期一天的艺术收藏论坛,以及与艺术结合的各式各样的表演。就是为了让大家更加亲近艺术,因为艺术并不是那么高不可攀,而是可以真正融入到日常生活中,就像我们开创专场提出的主题“随艺而居”。


blob.png
 佳士得印象派与现代艺术中国区总监


  中国藏家偏爱知名艺术家的经典作品


  记者:资深的中国藏家现在经常会在全球竞投拍品,那么在上海举行印象派拍卖主要针对的人群是哪些?


  谭波:就往年在上海佳士得参与竞投西方现代艺术的客群来说,一类是希望亲临拍卖预展,欣赏作品与检查品相的客人,一类是偏爱人民币付款,还有的是从未涉足过西方现代艺术收藏,有兴趣而不得其门而入的新客人。上海的拍卖,为中国内地的收藏家提供了绝佳的机会,无须走出国门,用人民币结款就可以在国内买到心仪的西方现代艺术作品。


blob.png
杰哈德·李希特《富士》


  油彩 铝(Alucobond 铝板)37.4x29.2cm.1996年作


  估价:人民币 2,400,000-3,000,000


  记者:经过7年的运营,佳士得在上海似乎已经摸索出一套比较符合本土藏家口味的西方艺术名单,您觉得这份名单有怎样的特点?反映了中国藏家怎样的收藏趣味。


  谭波:上海佳士得拍卖已经进入了第七年,印象派及现代艺术的版块基本都取得了100%成交的好成绩,偶尔几场也有90%的成交率,这离不开征集阶段全球专家团队和亚洲团队的紧密沟通与合作,我们根据亚洲藏家参与纽约、伦敦和巴黎的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拍卖所表现出的兴趣和偏爱,精心选择上海拍品。当然这份名单也可以说是“有中国特色”,限于中国规定国际拍卖行在内地只能上拍创作年份晚于1949年的艺术品,所以无法完整反映中国藏家的趣味,例如中国藏家喜爱的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等作品,还是只能在我们海外拍卖竞投。总的说来,中国藏家偏爱知名艺术家的比较代表性的经典作品,喜欢绘画性、趣味性和表现力比较强的作品。


blob.png
萨尔瓦多·达利《时间的轮廓》


  铜雕 绿色、金色及褐色铜锈 380x259x200cm


  1977年构思,共8个铸版及4个艺术家试版


  估价:人民币 7,000,000-10,000,000


  记者:最近几年,佳士得都在上海拍卖里带来了达利的雕塑作品,并且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此前几件达利雕塑都是被怎样的藏家收藏了?他们为什么会喜欢达利的雕塑?


  谭波:此前拍卖的达利雕塑的收藏家,既有第一次收藏西方现代艺术的新晋藏家,也有已经收藏达利作品经年的藏家,却没有机缘买到一件纪念碑式的巨型雕塑,特意来补充完整自己的收藏。他们喜欢达利的奇思妙想,用出乎意料的方式结合常见的对象,化为神奇的新事物,既引人深思其象征意义,又令人一眼就叹服他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他们都有亲临上海预展,当体验过达利的雕塑征服以及改变整个空间氛围的魔力,加上藏家自己也都有比较大的空间,需要放置一件纪念碑式的巨型雕塑,他们几乎没有犹豫就参与了竞投。


blob.png
 萨尔瓦多·达利《时间的轮廓》局部


  记者:这次即将上拍的达利雕塑《时间的轮廓》是达利最经典的图式,您预计他的成交情况如何?


  谭波:目前达利雕塑的最高拍卖纪录,由2017年上海佳士得拍卖的《凯旋的大象》所创下,当时以1320万人民币成交。这次即将上拍的《时间的轮廓》,主题为达利最经典和最为人所知的“融化的钟”,尺寸高近4米,气势恢宏,比《凯旋的大象》还要高出1米多,极有可能创下新高,打破达利雕塑的纪录。


  (编辑:李思)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