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拍中国版《嫌疑人X的献身》,对于所有演员来说都是一次冒险。而要挑战福山雅治用两季日剧和电影塑造出来的汤川学教授形象,其难度可见一斑,经过档期调整和心理建设,王凯还是从容地进入了新版“唐川”老师的角色中。

77083e52fe59877_size150_w900_h600.jpg
摄影/卡卡西 

                         
  采访者:秦婉

  受访者:王凯

                
  接拍中国版《嫌疑人X的献身》,对于所有演员来说都是一次冒险。而要挑战福山雅治用两季日剧和电影塑造出来的汤川学教授形象,其难度可见一斑,经过档期调整和心理建设,王凯还是从容地进入了新版“唐川”老师的角色中。


  在王凯看来,这一次的演出过程堪称最崩溃的一次,因为处女座导演苏有朋在表演上的要求,细致到了“变态”的程度,眼珠子动几下,眼皮眨几下,都得按照理工男苏有朋的精密要求进行。他笑言,是经过与苏导的不断博弈,才让自己挺了过来。


  虽然因电视剧走红,但王凯这两年来也在电影上不断进取,接拍《铁道飞虎》与丁晟合作愉快,随后就在他的新片《英雄本色4》里,顺理成章地拿下男一号,尝试硬汉大佬的粗粝形象。《嫌疑人》首映宣传时的平头胡渣造型,也映照着他从《英雄本色4》片场赶来的一路风尘。他坦言,今年接拍电影的数量会增多一些,至于今后的角色能不能超越《琅琊榜》那样的经典,倒不必非要铆着劲,“目的性太强,就会动机不纯,最后导致的结果,也会让你失望,我就把它当成一个很普通的工作演好就行。”


1ac4c141c36924d_size50_w587_h393.jpg

                
  曾顾虑与原版比较,受到鼓励决定挑战
          
  记者:刚才苏导说,感谢你把第一次大男主的电影交给了他,当时接戏的时候是怎么考虑的?有想到这一点吗?


  王凯:没有考虑那么多,就是喜欢。其实这个小说,我也没有看过,之前的电影我也没有看过,是因为导演来找我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么个戏,想找我去,我是拿到剧本了之后才看的剧本。之所以接这个戏,是因为我本身就很喜欢这种推理题材。来找我之后,我了解了一下,之前的也获了很多奖,在很多人心目中也成为了一个经典。我就觉得可能我会有顾虑,毕竟珠玉在前,拍完之后肯定会拿来比较,先不说超越不超越吧,一旦被比较,肯定会有很多很多的声音出来,这个也是我顾虑过的。


  我就一直问导演,你觉得我可以吗?我适合吗?导演说你可以的,你相信我,就一直给我鼓劲,包括光线的领导们也是说,你可以的,你要相信你自己。其实一开始我是没有太多的信心去演这个角色,后来他们给我鼓励,我说好吧,我就尝试去挑战一下吧,就是这么接的这个戏。


b88ce8a8c800092_size55_w584_h384.jpg

                
  记者:这个角色比张鲁一的角色更难的一点在于,原版福山雅治的汤川一角还有日剧为基础,他的形象非常深入人心,不是只有一部电影那么简单。这方面你也考虑到了吗?


  王凯:这个戏里,日本版的福山雅治也好,堤真一也好,其实他们都是演得非常好,而且都是国宝级的演员,获了好多奖。然后这个戏无论对于我来说还是对于鲁一哥来说,都是不小的挑战。


  记者:你当时有考虑过,去演石泓这个角色吗?


  王凯:没有,因为导演来找我演的就是唐川,但我听说来找我的时候已经让鲁一哥来演石泓了,我一听觉得还蛮贴切的。


  记者:一开始好像档期还有一点问题,苏导再亲自到云南去找你,才接下这部戏的。


  王凯:对,因为当时我的档期比较满,我怕没有时间,也怕影响剧组拍摄的进度。我也不希望轧戏,所以我就说要不就算了吧。后来导演特意跑来云南,跟我说他的一些想法,想怎么拍。其实我也蛮感动的,毕竟也是我儿时的偶像,他是不是又不高兴听到这个话哈哈哈哈哈……我还真的蛮感动的,被他的诚意所感动。后来我说调一调挤一挤吧,把这个时间弄出来。


21dd506b76d2b05_size35_w572_h384.jpg

  
  苏有朋细致到变态,表演是在博弈中挺过来

  记者:因为他是演员出身,所以在拍摄过程中,是不是对表演上尤其盯得比较紧?


  王凯:对,他有的时候甚至就是……怎么说呢?细致到眼睛眨几下,往左转几下眼珠子,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就是有一点变态的地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记者:刚才采张鲁一老师,他说本来他演了一个31秒的镜头,结果导演说一定要缩到12秒,他有这样要求过你吗?


  王凯:导演是理工科出身,所以他喜欢用数据说话,但是我们哪儿知道,宣传片里他说,速度再快20%,20%是多少?你这个11分钟要压缩到几分钟?我说这个怎么去压缩?就是有的时候不知道应该怎么去揣摩他的意思。我记得很有意思的是,有一场戏他说,你那个眼睛要不然眨几下,我就眨几下,他说多了一点,再少几下,我就少几下。这个事过去了,他说你眼珠子能不能动一动?我说啊?他说,你不动的话,感觉像一个蜡像在那儿。我说那好,动一动,他说不行,你这个动多了。我说那我怎么动啊导演?他说要不你往左边转两下,右边转一下……这是我第一次被导演这样说戏说表演,你知道吗?真的,人是会崩溃的!所以我们一直在这样一个创作过程当中挺过来的。


  记者:这样会影响你,本身自己有表演的想法。


  王凯:会,我跟导演说,我说导演,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也会有我自己的一些想法。后来就是两个人不停的,你说服我,我说服你,就把这个戏磨出来了。


c48e55f2e64082c_size134_w400_h600.jpg

            
  记者:这是你跟导演沟通成本比较高的一部戏。


  王凯:也是在博弈,最后实在不行,把你的方案拍一遍,把我的方案拍一遍,都留着,最后剪辑看哪个会更好。


  记者:哪一场戏你印象深,NG次数比较多?


  王凯:基本上每一个人,刚才主持人也说了,苏导拍戏一个镜头是按“打”算的,一个镜头至少都是三四遍,四五遍,都是这样。


  记者:张鲁一说最后一场,你去监狱看他的那场戏,从下午一直拍到晚上。


  王凯:那个镜头拍了一整天,但是那个镜头只拍鲁一哥一个人,没有我,我在外面,所以我在帮他搭词,搭了一天。而且我搭词的时候,导演特别逗,拿了一个耳机跟我说,你戴着听这个音乐,当然我们最后不用这个音乐,可能会类似,节奏差不多,你就搭个词,按照这个音乐的节奏来说词。我说导演我是搭词,我又不是演戏,他说你搭词也得按照这个节奏来。我觉得好吧,我试着去做。


e555f8e35b0ecdd_size56_w939_h615.jpg

             
  今年会多拍电影,拍《英雄本色4》遭马天宇调侃


  记者:刚才花絮里,你说电影表演和电视剧表演不太一样,这是什么样的体会?


  王凯:我刚才说了那么多,你觉得跟电视剧一样吗?


  记者:总体来说呢,因为你也拍了这么多电影了。


  王凯:电影的表演需要演员更加的自然,不要像在演戏,这也是苏导一直在要求我们的事情,不要拿范儿,不要起范儿,也不要像在演戏,要自然。大银幕会把你的表情和眼神放大很多倍,情感饱不饱满,就是大银幕上一看就看得出来,你有没有动心?有没有动情?这个都是能够看得出来的,看得很清楚。所以电影表演是欺骗不了观众的。嗯,差不多就这些了。


  记者:你今年是不是会在电影上面多拍几部?


  王凯:对,今年拍电影会拍的多一些。


  记者:除了《英雄本色4》之外,你之前还说过要拍摄一部玄幻类的电影是吗?


  王凯:……嗯。


  记者:已经确定了吗?


  王凯:没确定……如果确定了,你们肯定会第一时间知道的。


  记者:丁晟那边还没有杀青吗?


  王凯:没有,会在国外杀青。


  记者:你现在的造型就是那个戏里的?


  王凯:对。导演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听导演的,让我剃秃了都可以,只要他觉得符合这个人物,我都没问题。


  记者:我看那次探班,说你跟丁晟是酒友是吗?


  王凯:你听马天宇说的!就是马天宇在丁晟导演微博下面留了一个言,说你俩还是宿醉吗?其实我们根本就没有喝酒,丁导不爱喝酒。不要相信马天宇的话。哈哈哈哈哈……记者:他为什么要这样说呢?


  王凯:他……反正我说你经常口是心非。我说,以后再翻辞典翻到“口是心非”,就是你马天宇的照片,哈哈哈哈哈哈哈……记者:大家以为你们俩是酒友,之后是不是要长期合作了啊?


  王凯:他是在故意引导你们的舆论导向,发完这个评论之后,我跟导演在现场集体吐嘈了他,这小子真坏,明明没有喝酒,他说我们俩喝酒了。


d1fd88031777b7a_size150_w900_h600.jpg

            
  不必非要铆着劲超越《琅琊榜》,把演戏当作普通工作

  记者:你拍《黄克功》的时候还做很多史料和资料的收集工作。现在你每次进入演新角色的时候,还有这样的时间吗?


  王凯:目前这个角色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前期看小说,其实我不太想看,尤其是翻拍,我不太想看之前别人拍的,不是说别人怎么样,都演得很好。因为我怕看完了之后,我会有先入为主的感觉,这是我曾经说过很多次的,我不想去模仿任何一个表演。因为每一个人对同一个角色的理解一定是不一样的,我希望通过我自己的理解方式把这个人物呈现出来,我不希望有别人的印记,也不希望大家看到我在模仿之前演员的一些东西。


47d71237cc13647_size30_w589_h383.jpg

              
  记者:《嫌疑人》这部你是演完了再看的原版是吗?


  王凯:我没有,我希望先看我自己的电影。


  记者:到现在都没有看日本版?


  王凯:看过一些片段,导演在拍戏的时候,会让我看一些片段,但是完整的片子我没有看过。


  记者:前一段时间拍了一些偶像剧,也算尝试过了,是不是会拍回正剧?


  王凯:我只拍了一部(偶像剧)。我觉得这个看心情来吧,想拍电视剧就拍电视剧,想拍电影就拍电影。如果碰到好的电影剧本就拍电影,碰到好的电视剧就拍电视剧。


  记者:你现在有没有想过,密集工作太多了,要休息一下?


  王凯:我今年比去年好多了,没有像去年那么累了。


  记者:你以前微博发得还挺多,自拍还挺多,好像这段时间越来越少了。


  王凯:一看你这段时间就没怎么关注我微博。


  记者:除了工作上的东西之外,自己生活上的就少一点,是因为对社交媒体的感觉变了吗?


  王凯:不是,以前是有大把时间去生活,现在没有太多时间去生活,你po什么生活?现在能po的就是工作。


7ce8ba003143805_size70_w1000_h666.jpg

  
  记者:你会不会担心之后没有新的特别好的角色,能够超越《琅琊榜》?


  王凯:看缘分吧。也不是说非要铆着劲要超越一个什么东西,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好就行了。你说当年拍《琅琊榜》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会成为一个经典对吧?所以我觉得你接任何戏,你目的性太强,就会动机不纯,动机不纯,最后导致的结果,也会让你觉得,你会很失望,我本来有很大的期待可以超越什么什么,可以成为什么什么,何必让自己失望呢?你就把它当成一个很普通的工作,一个角色演好就行了,至于能不能成?那就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事情。


  记者:你比过去在表演上的自信心是增加了吗?


  王凯:肯定会多一些,因为毕竟还是靠作品说话的。


  (实习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