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彭于晏眼中,姜文就像一个温柔的“魔法师”,使人情不自禁地走进他的世界。

QQ截图20180717082643.jpg


  采访者:二十二岛主

  受访者:彭于晏


  彭于晏接受记者采访时状态不错,不仅热情地和记者打招呼,还特别在意我们看完片之后的感受:‘“怎么样?片子爽吗?我北京话说的还可以吗?”看得出来,他对于《邪不压正》和李天然这个角色确实倾注了极大的热情,在聊到这部戏的创作时也格外投入,尤其是谈到他的“民国梦”引路者姜文,更是赞不绝口,毕竟能和姜文合作,也算是圆了他多年以来的一个梦。


  在彭于晏眼中,姜文就像一个温柔的“魔法师”,使人情不自禁地走进他的世界。比如影片中李天然全身赤裸在屋檐上飞奔的戏,彭于晏透露剧组本来给自己准备了保护措施,但是姜文很温柔地对他说:“这个东西不好看,拍不到的你放心,相信我,有我在,我一定把你拍到最好,脱了吧,脱吧。”彭于晏被“忽悠”脱掉后,发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为情,索性心甘情愿地为姜文贡献了自己的银幕“裸奔”秀。和姜文合作拍《邪不压正》的这几个月,“他教会我如何面对自我,和他在一起工作会上瘾。”


  今年是彭于晏进入电影表演领域的第十二个年头,谈到这一轮的蜕变,彭于晏坦言自己的艺术之路真的就像李天然一样,不断地遇到“贵人”,与每一位大导演合作都获益良多。但最难的还是如何保持初心,不受外界是非的纷扰。前一阵子因为和李冰冰“换座位”的事情,彭于晏在网络上引发了很多争议,在专访中他也首度做出了回应:“我问心无愧,我做好自己该做的就好,没有事情都是顺心顺意的,这个很正常。”


  接下来,拍完《邪不压正》后休息了一整年的彭于晏将重新投入到剧组的工作当中,再度合作林超贤的《紧急救援》也被寄予厚望。下一个十二年,每一部戏都“拼了命”去完成的他,还有很多潜能等待挖掘。

QQ截图20180717082906.jpg

  
  谈新片:比故事更精彩的是姜文的幽默与风格


  记者:为什么想要接《邪不压正》这部戏?


  彭于晏:当然是因为姜文导演,没别的原因,导演能够找我感觉特别的荣幸,可以拍到自己喜欢的导演的戏,做演员都会很开心。


  记者:之前有读过《侠隐》的原著吗?对原著有什么样的印象?


  彭于晏:有,见导演之前就读完了,看的很快,跟我想象中的复仇小说不一样。里面有很多吃的、街道、建筑等等很民俗的东西,其实我都不太清楚。后来看了以后才去找老北平的地图。我觉得小说中李天然这个角色很有意思,看完以后会想说应该还有第二部吧,那个时代原来在文字中可以描绘的这么精彩。我看完第一时间就爱上了这个故事。


  记者:你看完电影之后觉得影片诠释出原著的感觉了吗?


  彭于晏:原著的内容和人物都有,但我觉得更出彩的是姜导的幽默和姜氏的风格,你会发现这部片子风格化非常明显。如果完全拍的像小说,小说它是一种叙事,我们这一部也有叙事,但是情感会在叙事之上,内容你可能大概知道是一个什么样子,但是电影两个小时怎么可能全部说完?我们可以透过导演表达的这些人物的情感,来对原著进行一种别样的解读。


  谈姜文:他是温柔的“魔法师”,让我心甘情愿裸奔


  记者:之前有看过姜文的作品吗?看过哪一部?


  彭于晏:都看过了,一部没落。


  记者:你对他作品的风格有什么样的评价?


  彭于晏:我真的特别喜欢,说实话有自己风格的导演是不多的,只有真正的艺术家才能够形成自己的风格,画家、音乐家、导演都是一样,得先学会大家会的,然后才有能力拍自己的东西,而且还要有自信和坚持,你想想这么多年能够坚持的导演有几个啊?我觉得光这一点,他就真的要很爱电影,而且他得碰到对的人跟他能聊,所以像我喜欢他的东西就希望跟他拍,跟他学,他脑子里想什么,你得努力让他相信你能跟他聊到一起去,所以拍这个戏一大乐趣也是跟导演的交流。


  记者:你实际和他接触的时候觉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彭于晏:不是一般人,他根本不是一般人。而且他很有意思,大家觉得他很霸气,我却觉得他特别温柔、可爱、浪漫,他的世界很纯真,你会发现他的电影都有这个东西,非常尊重女性,然后去关爱自己的家人,他生活中就是这样的人。


  记者:你说他很温柔,有没有哪件事你印象深刻,觉得对你格外温柔?


  彭于晏:其实他对我一直都很温柔,他都让我下定决心默默地全裸演出了,确实足够温柔。因为拍戏之前我就知道会有裸戏,这很正常,我也裸过,但没有想过要全裸。因为可能需要保护措施,他就很温柔地跟我说:“这个东西不好看,拍不到的你放心,相信我,有我在,我一定把你拍到最好,脱了吧,脱吧。”我说好吧,就给脱了。脱了以后发现其实也可以啊,这是你心理上的问题。因为他也是演员,他知道你的不安全感和疑虑。他会用他的方式站在你这边,使你完全相信你能做到最好。这次跟他的相处最大的感受就是,原来大家说的天才和鬼才我觉得都很难形容他,他应该是一个“魔法师”,他会把你带到他的世界当中,大家都住在那里,挺好的,都不想走了,我本来出来了,但现在看完电影又回去了,就是这种令人着迷的感觉。

QQ截图20180717082933.jpg

  
  谈挑战:比飞檐走壁更难的是学说北京话


  记者:这次拍包括房檐上奔跑在内的动作戏你坚持不用替身,这算是你性格倔强的一种体现吗?


  彭于晏:这次我确实是能自己做的拼了命都自己做了,导演问我“彭老板,你可以吗?”我说“可以”,就是想让他满意,同时也突破一下自己。其实之前演戏也是一样,像体操啊,骑车啊,因为我也喜欢,我觉得我能力所及,虽然很累,大家都觉得拍戏需要这么折腾吗?但是如果真的体验一下其实挺过瘾的,尤其是当你完成一件事情后内心的满足感。这次拍姜文导演的戏更是,文戏部分就让你非常上瘾,动作戏更是精彩,可以说很难得了。


  记者:文戏部分你还要调整说北京话,这是很大的挑战吗?


  彭于晏:对,北京口音是最大的挑战,这也是导演最担心的,他和我说你说不好的话直接配音就可以了。我说不行,我一定尽力去做。导演要求蛮高的,他不要胡同的那种北京腔,他希望是比较北城的,老北京古色古香感觉的。所以我确实有下苦功去练习,最后呈现出现就是现在的效果,不敢说有多好,但我确实尽力了。


  谈收获:合作姜文学会面对自我,还想继续与他合作


  记者:你现在和张艺谋、姜文、林超贤、许鞍华这些大导演都有过合作,觉得他们对你有哪些帮助?


  彭于晏:我觉得他们首先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非常喜爱演员。他们都对我很好,让我学到了除了表演以外的很多东西,当然他们不仅是对我好,对所有的工作人员也非常好,那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是这种个性的人,装不出来的,越是大导演其实越没有架子,很平易近人,每个导演他们喜欢的东西都不一样,带给你的东西自然也不一样,我觉得自己在每个时期碰到的导演都给了我很多的养分让我成长,我自己在生活中真的就像李天然,每个时期遇到不一样的人,都是我的贵人。


  记者:那如果单说和姜文导演这次的合作,觉得自己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彭于晏:应该就是更勇敢地面对自我,把自己的内心显露出来。其实以前也有,但是可能工作久了很多时候会忘记那种最真实的感觉,姜导帮我找到这种感觉,而且会上瘾,这是很厉害的事情。


  记者:那你未来有没有特别想合作的导演?


  彭于晏:姜文导演。没有合作过的我不知道,但现在就还想和姜导拍戏,希望出现在他未来的作品中。其实我的想法蛮随缘的,很多导演的合作其实都是偶然相遇的,我以前曾经表达过想和姜文导演合作的意愿,现在心想事成了,说明努力是有回报的,把握当下拍好每一部戏,想要合作的导演自然一个个都会接触上的。

QQ截图20180717083024.jpg

  
  谈争议:“换座位”这事我问心无愧


  记者:你在生活中会是一个很在意别人看法的人吗?


  彭于晏:以前比较会,我觉得做这行多少都会,但现在拍完这部戏,真的看开了很多事情,心态也好了很多。


  记者:前几天因为“换座位”的事情,网友们对你产生了一些争议,这些不愉快会影响到你的心理状态吗?


  彭于晏:还好吧,反正我问心无愧,我做好自己该做的就好,没有事情都是顺心顺意的,这个很正常。但是要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觉得每个人活着都要有勇气,不要太在意别人说什么,这样的话你会活得更洒脱更自在。像姜导我觉得他就是非常有勇气的一个人。这么多年他可能会碰到很多人想要改变他,但是他仍然能够坚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就要向他学习,不被这些事情打扰到。


  谈蜕变:电影表演的本命年,最难的是保持初心


  记者:今年是你进入电影表演的第12年了,算是本命年,怎么看待自己这一轮在表演领域的成长和蜕变呢?


  彭于晏:谢谢你的记录,我都还不知道都是本命年了,哈哈。我觉得时间好快啊,希望还能保持最初的那个我,对每一部演出,不管是电影还是其他形式的表演,都要有那股劲。我觉得保持初心还是挺难的,有时候会有很多因素,你自己也会在脑子里预测很多,但是如果你碰到对的人你得珍惜,你得听他们的话,多听取前辈或者好朋友的建议,才会有利于你表演的进步。


  记者:接下来有什么工作计划?


  彭于晏:先是宣传这部片子,然后下半年终于要开始拍戏,会再和林超贤导演合作。其实拍完姜导这个戏,我一年没有拍戏。去年六七月杀青一直到现在都在休息,《悟空传》那些都是之前拍的。我跟导演说,我拍完这个戏真得好好休息一年,导演以为我在开玩笑,其实是真的。


  记者:是因为拍这部戏很累?


  彭于晏:很累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没信心去做,没办法很快投入到别的剧本,或者看别的剧本总觉得少一点感觉或者少一点滋味,这是很奇怪的感觉。导演说他能明白,很多演员拍过他的戏就拍不了别的戏。所以我用一年的时间休息,跟家人旅行,有一些自己的空间,所以下半年就要拍戏了。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