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卓的影视作品产量不算高,但每次角色和作品都能获得出彩的口碑,每一位演员都渴望可以获得一个好角色,而谭卓在挑选角色方面可说是非常“精准”,但她谦虚表示自己是一位非常幸运的女孩。

9dd45f522d9341a98447fdcdbc30d22c.jpeg


  采访者:李佩珊

  受访者:谭卓

  

  谭卓凭《延禧攻略》“高贵妃”一角人气高升,气质高贵的她曾凭《春风沉醉风夜晚》提名戛纳最佳女主角,演技毋庸置疑,早前谭卓接受记者专访,分享当演员以来的心路历程。谭卓过去演活不少角色,问到现实中的性格又最贴近哪一个?她即发挥幽默的一面:“我怎么会告诉你们是贴近高贵妃呢?”


  谭卓的影视作品产量不算高,但每次角色和作品都能获得出彩的口碑,每一位演员都渴望可以获得一个好角色,而谭卓在挑选角色方面可说是非常“精准”,但她谦虚表示自己是一位非常幸运的女孩,谈及挑选角色的准则,她直言:“其实我没有什么限定,主要还是看剧本。看他们的这个剧本是否吸引我,然后那个角色,我是否有感觉,其实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条件。”


  随遇而安的谭卓直言当初没有计划要进演艺圈,她笑言当初入行成为演员也是为了可以“公费旅游”:“不用朝九晚五上班,我不用在同一个办公室工作,这个工作,你可以四处走,工作的同时还玩儿了,然后你拿着工资,公费旅游。这是当时我觉得这个工作挺适合我的原因。我很感恩我做了这个工作。因为它带给我更宽的视野,不同的行业、不同的人、不同的地方,它带你走出你自己那一片天空,然后让你的那个人生变得很宽。”


  然而演员工作时间较弹性,当演员却也有苦有甜,有时候除了要过着日夜颠倒的工作生活,还要为了角色进行特训,什至是面对危险的动作场面,谈及演戏的艰辛经历,谭卓拍摄受伤也不是新鲜事,她透露早前拍摄拳击电影,拍戏期间胸肋骨被意外打断:“现在也还没有好,前面第二根胸肋骨被打断,然后它那个力传到了后面,因为那个肋骨是环形的,后面的骨膜也被震坏了。包括两个手指的关节囊也在打拳击的时候都有受伤、戳到。另外我的脚踝,也都是有骨折的,也都是工作中受的伤。”她直言经历多次受伤后,现在对于拍打戏有暗影,她笑言:“以后就想安静地做一个花瓶,我只想拍在这美美地坐着,我不想再受伤了。”



  
  记者:过去你曾演活过不少角色,好像曾凭《春风沈醉风夜晚》提名戛纳女主 、还有最近在电视剧《延禧攻略》、《皓镧传》里演出的角色也是让人的印象很深刻。其实个人来说,你最喜欢过去的哪一个角色呢?


  谭卓:我都喜欢。因为每一个角色都是你看了,首先有感觉,然后你又加入了很多的心血在里面。所以对我来说,每一个都很独特,我都会印象很深。


  记者:那你觉得自己现实生活中的性格是比较贴近哪一个角色?


  谭卓:我怎么会告诉你们贴近高贵妃呢?都有吧,因为每一个角色,每一个演员塑造的都会不一样,因为就是加了他自己的特质和经验在里面,都会有他身上的东西,至少他自己理解的这样的一部分。


  记者:因为你的演技备受肯定,你每一次接到剧本之后,你会怎么样去准备这个角色呢?


  谭卓:其实我有很多都是在读剧本的时候,然后那个形象就出来了。


  记者:比如高贵妃这个角色,大家都印象很深刻,你是怎样演绎这个角色的?


  谭卓:这个也是一样的一个经历,也是在看完剧本之后,然后高贵妃的那个感觉就出来了。所以我觉得剧本还是很重要的。然后高贵妃这个角色的成功,剧本的功劳也功不可没。然后其他的部分,比如说在戏里面,戏曲的部分,这样的就要专门地去训练了。然后其他的人物的感觉,都基本上是在读剧本的时候,它自己就会出来。


  记者:你之前演出过电影《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的口碑和票房都非常好。你过去碰到过的不少的电影和电视剧,口碑或者奖项提名等各方面都很好,你感觉自己的演员道路是不是都比较幸运呢?因为遇到过不少好的剧本。


  谭卓:我的确是这种感觉,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特别幸运的女孩儿,一直觉得自己很被命运偏爱。因为其实我之前晃里晃荡的,也没有认真工作,我的意思就是很职业化地去做演员这个事情,可能比如说,一年拍一部戏。但是基本上,我其实没有太多作品,但是之前的作品拍完之后,都会被大家看到,而且也还有不错的声音。所以以前这样屈指可数的一些机会,都遇到很好的团队,所以我真的是觉得格外幸运的。


  记者:你挑剧本的时候,你有没有什么要求或者偏好演哪些角色吗?


  谭卓:我没有。在角色的类型上,其实我没有什么限定。主要还是看剧本,看他们的这个剧本是否吸引我,然后那个角色,我是否有感觉。其实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条件。


  记者:你本来就是拍电影出身的,但是最近的《皓镧传》和《延禧攻略》,大家都有很多的反应。但是《皓镧传》也有看到一些差评,当你看到这些差评的时候,会不会感觉到压力,会很难受呢?


  谭卓:我还好。因为首先,我没有看到那个差评。因为我其实没有那么关注我播出之后,大家怎么说。其次,我觉得它本身就是这个工作的一部分。它有好的,大家看到你很光鲜,你被很多人喜爱,然后你从事着让你觉得很有价值的工作。但是同时,你可能也会有其他很负面的东西。本身这个工作的特质,就是它意味着可能会毁誉参半。


  所以我觉得我清楚和接受,首先接受这个东西,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然后,包括刚才所说的压力,这个负面的新闻,对于剧的点评,它也是包含在里面的,它是很正常的一部分。在我看来,它其实谈不上什么所谓的压力。因为你一直在做这个工作,你要不停地拍,你要拍那么多。如果每一个都是压力的话,那干脆就不要做这个工作了。


  记者:因为好像大部分观众都会喜欢看宫斗剧,对你个人来说,你会偏好拍一些时装片还是古装片?古装的造型都比较美。你个人来说,你会偏好哪些类型的剧吗?


  谭卓:还是看内容本身,看哪个能让你更有兴趣。我觉得因为兴趣才是最大的支点和驱动力。因为你能做好一切,无非莫过于热爱。因为只有你对它有情感、有冲动,你才能想要做好它。如果只是为了单一的…至少对于我个人来说,我是这样的一个体验,没有这个原始的驱动力,我只是为了它好看或者什么,因为拍戏其实是很辛苦的事情,我觉得很难以支撑下去。


  记者:你过去拍戏这么多年,有哪些很难忘或者很惊险的拍摄经历吗?


  谭卓:一下子有点想不起来。我不太记得这些事情了。


  记者:好像曾经有过受伤的经历。


  谭卓:对,还蛮经常受伤的。


  记者:但是会不会有一些担心,如果伤到腰了,会影响接下来拍摄的工作,或者是会不会有后遗症这样吗?


  谭卓:这个肯定会有的。比如说我在拍一个拳击的电影,我的这个胸肋骨被打断,现在也还没有好。前面第二根胸肋骨这样打断,然后它那个力传到了后面,因为那个肋骨是环形的,后面的骨膜也被震坏了。包括这两个手指,关节囊也在打拳击的时候都有受伤、戳到。这些部分就很难好。胸肋骨这也好几个月了,也没有恢复太好。而且受伤了,它一定就不会像原来没有破损的时候一样。包括我的脚踝,也都是有骨折的,也都是工作中受的伤。


  但是对我来说,拍摄的时候,我一定不是奔着说受伤是光荣这样的一个标准。我是希望我不要受伤,我也希望人人都不要受伤,剧组里的每一个人都不要受伤。大家一定要秉承着更专业的前提来做这个事情,对所有人做好保护。因为在我看来,没有什么比人更重要了。我不认为就一定要让人牺牲特别大去满足所谓的追求艺术,我觉得人是最重要的事情。


  但是发生这些,都是意外。有时候我们已经朝最好的努力去做,但是还是会有一些意外发生。比如说,像刚才拍的这种拳击的电影,因为它本身就是一直在动作、打斗这样的,你很难避免不会被伤害到。


  记者:但是每一次你受伤了,你是会坚持把那个镜头拍下去,先不喊疼,这样吗?


  谭卓:不一定,看情况轻重。如果就还好,能坚持的话,就完成。如果不行的话,像伤这么重,即使我的意志允许,身体也不允许了。即使我有良好的这样的愿望,因为当时骨折这个,就是连呼吸都不能呼吸,非常痛,整个人一点都不能移动,就非常非常疼。所以这种没办法,就得停工。因为再下去,也会有很大危险,尤其这个位置,它在心脏和肺前面,所以也是有很大隐患的。


  记者:大家都很心疼你。但是会有阴影吗?接下来不敢再拍打戏了,还是会坚持?


  谭卓:是,这个被你说中了。我说我以后就想安静地做一个花瓶,我只想拍在这美美地坐着,我不想再受伤了。


  记者:接下来,你还有什么角色是特别想挑战的吗?


  谭卓:其实谈不上挑战吧,因为我自己不太是这种类型的人,说很野心勃勃,我想要去战胜什么,超越自己。其实都没有,我比较随遇而安。


  记者:还记得跟你合作过的胡歌曾经评价你是一个很有艺术性质的演员,你又是怎么样回应他这个评价的?


  谭卓: 么么哒


  记者:你也很同意他这个说法吗?艺术属性的演员。


  谭卓:我觉得这是他眼中的我吧。就像我们自己眼中会对别人有我们自己的认知跟评价,但是究竟是不是那个人,其实未必准确,也未必很重要。所以我很感谢老胡给我的这种鼓舞。


  记者:你刚刚说你的性格是比较随遇而安,不会特意要争什么奖项,争什么最佳影后,对吗?


  谭卓:因为我觉得有些东西是争不来的。你去跟谁争呢?你争的是什么呢?如果要说到超越的话,我觉得人唯一要超越的就是自己。因为人最大的局限就是来自于自我的局限。所以一切的问题,你的问题和解决的地方都是在你自己本身身上。所以就关注自己就好了。


  记者:你是不是很享受当演员?


  谭卓:我不是,我不是很享受。


  记者:那你当初为什么选择演员这个职业?


  谭卓:我觉得是命运的安排吧。


  记者:但是会不会收获了不少的友谊,比如胡歌、吴谨言。私底下,大家都是好朋友。


  谭卓:其实在友谊上,我觉得你做哪一行,你都会收获很多友谊,收获跟你同道中的朋友,不止是这一行。但是这一行,我觉得毫无疑问,它一定是有它特别有价值的部分。因为我原来的时候,并不是想成为一个明星或者热爱表演,我都不是。我是这样稀里糊涂地做上了这一行。


  然后我会觉得这个工作可能还比较适合我,因为它自由,它不用朝九晚五上班,我不用在同一个office工作,然后总会觉得你身边的东西一成不变。但是这个工作不是,这个工作,你可以四处走,你工作的同时,你还玩儿了,然后你拿着工资,公费旅游。这是当时我觉得这个工作挺适合我的原因。


  所以就这样,就很漫无目的地做。但是你随着时间越长,你就会发现,你从门外的人跨到门里面,你认识到它的专业性之后,你就会越来越觉得这个事情是很严肃的,你对它产生敬畏。因为所谓术业有专攻,每一个专业,如果你要做到专业的程度、更好的程度,其实是要花很大的工夫,你的时间、你的精力,你真的要去琢磨这个事儿,学习,它不是那么简单的。


  然后同时我觉得,我很感恩我做了这个工作。因为它带给我更宽的视野,不同的行业、不同的人、不同的地方,它带你走出你自己那一片天空,然后让你的那个人生变得很宽。然后它还让你变得很积极,因为你这份工作,让你保持自己很好的一个状态,包括身材的管理、皮肤的管理,尤其像我这种比较懒的人。因为在我看来,你做好这些管理是你职业的一部分,你要对观众是负责的,让他看到你好的状态。


  但是这种好的状态,我并不是说女生一定要有一个完美的面孔,因为美是多种的。而且对于塑造角色来说,我们要输出各种各样的人,不仅是美的,也有丑的。但是你要保持一个好的状态。同时这不仅是对职业的一个要求,我觉得也是自我内心的对一个世界观认知的一种体现。但是这些都来源于这个职业让我产生的认识。


  然后包括你在这份工作当中,不仅仅是能让别人看到你有这种很光鲜亮丽的生活,有很多人爱戴你、支持你。同时,你还可以在你这个环境里面做一份你所力所能及的、对这个世界有温度、对这个社会有责任的事情,比如说拍一些严肃的电影。因为不管它的结果是怎么样,有多少个人看,但是必须要有人生产出来,它才是一个东西,才能被观众看到。然后,我觉得对于外面的人和自己来说,我们有时候都要停下来去思考一些东西。我认为这样一些严肃的作品是帮到我们这些方面的。


  然后同时,即便是更轻松题材的这样一些电影,我觉得也是满足了大众的需求。因为有时候,人们需要有出口,有需要放松自己的地方。但是我也希望能在这样的一个前提下,大家去追求艺术品质,希望不止局限在一个只是供大众娱乐的角度,而是同时能在一个专业的更高的标准下,如何能呈现一个更有水准的、不同诉求的这样一个电影。


  记者:这个也是你当演员的最大的理想吗?


  谭卓:也谈不上理想吧,我觉得一说理想,好像就有点过于形式化了。我觉得这就是我做这个工作,我所力所能及的、我觉得有社会价值的一部分。


  记者:大家都很期待你的最新作品,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接下来的工作计划吗?


  谭卓:回去就有电影和剧,都要陆续地开始拍起来。然后今年会有三部电影,我记不太清了,好像是,会陆续上映。


  记者:就是令你受伤的那个打戏?


  谭卓:对,这个有可能,但是我也不太确定,因为我们今年还没有……那个还剩一点点,因为我受伤了,所以就停下来。因为它还是一个动作戏,所以这个里面必须要养好,要不然会有危险。但是好在就剩一点点,1%吧。所以要看今年身体恢复的情况。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