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木经惟,是当代国际摄影界一个充满争议的人物,众说纷纭,褒贬两极,毁誉不一。

微信截图_20170506094111.png

荒木经惟 / Nobuyoshi Araki于 1940 年出生于东京一个生产传统木屐的手工业者家庭。

               
  荒木经惟,是当代国际摄影界一个充满争议的人物,众说纷纭,褒贬两极,毁誉不一。有人说他是城市情欲风景的窥视者;有人说他是以暴露自己私密日常生活,挑战公共领域美学形式的玩弄者;有人说他是无可复制的日本后现代文化代言人、东方先锋艺术的开拓者。无论外界如何评价,这个年过七旬还是爆炸卷发奇装异服的日本老头,四十多年来我行我素永不疲惫,几乎每天都没有停止按下快门。裸体、捆绑、SZQ、虐恋、绳艺、花卉、猫、爬行动物、天空、死鱼、工作、玩乐,他总是一刻不停地用充满情色与死亡暗示的画面记录东京的末世狂欢。
   

1.png


2.png


3.png

                                 
  荒木的摄影有一个极度原始的内核。这个始终悸动着的内核,通常来说,都植根于一个人的童年时代。正如他所说,“一切都是由你长大的地方决定的。”对荒木而言,那个地方便是东京,他工作和生活的情感中心。顺着他的根和个人经历挖掘得再深一点,荒木将这个地点锁定在三之轮,东京市中心以北的一个工薪阶层住宅区,他出生的地方。三之轮有一座净闲寺,没有家人的妓女死后就被葬在那里。荒木常去那儿玩耍,而这座寺庙则在他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我就是这样了解到欲望、生命和死亡都是连结在一起的。这个概念在我的内心留下了一个永久的烙印。那里就是我的东京的中心地带,一个生与死比肩共存的地方。”




                
  荒木是最具挑衅意味、最无视道德约束,同时也是最受追捧的日本摄影师之一,全世界的收藏家都对他的作品垂涎三尺。情爱,以其诸多形式和样貌—爱情、激情、渴求、欲望、失落—成为荒木艺术创作背后最根本的冲动之一。模特轻妙挑逗的身体、女人的面孔、女性私密之处雕塑般的存在感、日本的天空、东京的夜生活、各种食物的物质密度,以及肥厚的花朵的浓郁色调,是他诗性的世界里常常出现的一些主题。在这个世界里,摄影是将欲念和神圣融合在一起的稍纵即逝的爱的行为。在跳动着的内核的驱动下,荒木所拍摄的无数的画面无非是他为自己的视觉小说写下的一篇又一篇的手稿:“当我按下快门的时候,我收集到了很多的小点,这些小点聚拢在一起,又变成了线,而这些线则组成了生活的全貌。”





            
  荒木是一个戏剧化的、无法无天的、颠覆传统的另类—这个破坏分子在现实身后紧追不放,对他来说,非凡与平庸根本就是一回事。他随身带着的相机就像一张饥肠辘辘的血盆大口,随时准备猛扑上去,将牙齿深深陷入现实之中。他这么做不是为了讲述现实中的故事,而完全是为了表达他对生活的个人情感。还是小学生的时候,他拍了人生中的第一张照片,不过要到20世纪60年代后期,他才开始把自己当成一个摄影师。一开始,没人愿意发表他的作品。厌倦了与出版商无休无止、毫无建树的会面,他决定单打独斗,追求属于自己的艺术自由。


  在一台复印机的帮助下,他自主出版了第一本画册:《复印影集》( Xeroxed Photo Albums),并把它们送给了自己的朋友、同行,以及从电话簿上随意挑选的陌生人。1971年,《感伤之旅》出版了,这本画册作为荒木内容最激烈的作品之一,满是他与心爱的妻子阳子在蜜月旅行期间拍摄的亲密且诗意的照片。这本书无疑是爱的行为。荒木一手包揽了设计和编辑的工作,并将这本书当作自己摄影师职业生涯开始的标志。




                  
  在荒木的世界里,女人是中心。她们不仅仅是他的缪斯,对他来说,她们还是某种精神的向导,某种强大而神秘的存在,引导着他探寻女性肉体的和抽象的本质的。荒木褪掉模特们的衣服,把她们绑缚起来,将她们变成欲望的对象,但同时仍保留着她们的神秘感和隐约透露出来的独立精神。他在模特身上施以紧缚(Kinbaku),一种源自日本传统结绳技艺的绳缚艺术(Shibari),然后再为她们拍摄照片。用艺术家自己的话来说,“我把女人们的身体绑住,因为我知道我不能绑住她们的灵魂。能被绑住的,只有现实中的身体。将绳索环绕在女人身上就像用双臂抱住她们。”






永井流奈

             
  日本的传统和视觉文化深深地影响了荒木的艺术想象力。荒木用他给模特们拍摄的肖像重现并发扬了传统的春画,一种可以追溯到江户时代(1603~1867)的风俗版画。他拍摄的画面,可以分裂成一种极端现代的露骨和一种远古诗性的敏感,它们是对长存于日本传统艺术中的,却为现代社会所少见的愉悦之再发现。只不过,撇开艺术传统不谈,荒木的摄影是他在这个世界存在的最为核心的内容。不管是通过女体抑或花朵表现出来的象征性的力量,还是在东京街头抓拍的肖像,或者是黑白的天空那神秘莫测的深意,每一张照片都是荒木创造出来的自己的副本。



微信截图_20170506095431.png




          
  神乐坂惠荒木把摄影当作一个感伤的旅程,婚姻亦是如此。他自己的婚姻生活以一曲温馨动人的赞美诗《冬之旅》( Winter Journey)当作了结。在这本书里,荒木描绘了妻子去世后留下的爱的空洞。正如艺术家在特拉维斯·克洛泽(Travis Klose)的纪录片《迷色》( Arakimentari)中说的那样,“阳子去世后,差不多有一年,我除了从阳台上拍天空,别的什么都没拍。你看得出它们跟一般拍云的照片有多么不同吧?它们全都带着人生的忧郁。这就是为什么摄影是一个感伤的旅程。”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