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格鲁亚特(Harry Gruyaert) 1941 年出生于比利时,他的作品发现了彩色摄影的可能性,并于 1976 年获得柯达摄影奖,1981 年加入马格南图片社,并于1986年成为正式成员。

QQ截图20181109134348.jpg

比利时, 布拉邦特省的村庄,1981 年,纪念滑铁卢战役


  哈利·格鲁亚特(Harry Gruyaert) 1941 年出生于比利时,他的作品发现了彩色摄影的可能性,并于 1976 年获得柯达摄影奖,1981 年加入马格南图片社,并于1986年成为正式成员。


  对于格鲁亚特 而言,色彩是他创作中最具辨识度的工具——强烈阳光下的阴影,街头浓烈的色彩,厚重的明暗对比与强烈戏剧性视角的画面。格鲁亚特用他对生活的经验去捕捉画面,利用颜色唤醒并刺激人们早就习以为常的自然感受;他的摄影可以是激烈的、冲突的,更可以是对周遭事物带着充沛精力的感知。

微信图片_20181109134412.jpg

  《摄影之友》七月刊封面


  1941 年,哈利·格鲁亚特出生于比利时的安特卫普,他的父亲在爱克发胶片工厂就职,经常会对新款胶片机型进行测试,格鲁亚特也因此对摄影产生了兴趣。1959 年,他只身来到了布鲁塞尔,并考入了布鲁塞尔电影和摄影学院。当时痴迷于电影的他每周都要看五六场电影。“虽然在学校我并没有学到什么,但在看电影时我却理解了构图和镜头运用的知识。”


  毕业后,20 多岁的格鲁亚特成为了一名电影制片人,为了追随艺术的梦想,他离开了在他看来“无所事事”的家乡而移居巴黎。“其实我也考虑过搬去伦敦或是纽约,但巴黎离我更近一些,那里有很多我听说过的摄影师,也有更好的电影。”格鲁亚特回忆道。


  
  1962 年,格鲁亚特成为了当时展露锋芒的纪实摄影师威廉·克莱因(William Klein)和时尚摄影师让鲁普·西夫(Jeanloup Sieff)的助理。“当我和克莱因碰面时,我被他的人格和作品都迷住了,他让我得知了摄影作品更应该贴近自己的内心。”在得到了对摄影最初的启蒙后,格鲁亚特便开始了带着相机四处游历的日子。


  
  1969 年,格鲁亚特动身前往摩洛哥进行了他首个摄影项目的创作,在七年间他不断发掘当地典型的异域特征,向世人展现了摩洛哥生活中的秘密,汇集成了名为《摩洛哥》(Morocco)的纪实摄影系列。这也是他最早的彩色摄影系列作品,并在 1976 年一举获得了柯达摄影奖。


  
  在这期间,他又创作了一组以拍摄电视转播阿波罗飞船升空画面为主题的彩色摄影系列——《电视画面》(TV Shots),极大地讽刺了当时无力的新闻制度,这在彩色摄影刚刚兴起之时可谓即独到又大胆。

QQ截图20181109134714.jpg

  《电视画面》(TV Shots)


QQ截图20181109134737.jpg

  《电视画面》(TV Shots)


QQ截图20181109134800.jpg

  《电视画面》(TV Shots)


QQ截图20181109134826.jpg

  《电视画面》(TV Shots)


  在 20 世纪 70 年代,摄影在人们眼中的样子与当今相比可谓大相径庭:只要摄影作品是带有颜色的,似乎就根本不能被艺术界重视,对于那些深刻践行黑白摄影的人而言,他们拒绝被或大或小的色块所迷惑,著名摄影师亨利·卡蒂埃-布列松甚至曾用“粗鲁”二字来评价彩色摄影,只因它会毫无保留地将眼前最真实的色彩世界捕捉到镜头里面,犹如噪音般让人不适。


  
  而格鲁亚特则用他饱和的彩色画面,对那些批判彩色摄影的人们做出了强有力的反击。“很少有人能够将色彩以个人化的方式运用,”他说道,“但直到我后来第一次来到纽约,我被波普艺术所深深吸引,安迪·沃霍尔的那些绘画作品,让我看到了对色彩的不同运用方式。”在受到美国波普艺术运动的强烈影响下,格鲁亚特成为运用色彩作为摄影表达的先锋人物,这使得他声名鹊起,为当时的摄影界打开了全新的篇章。


  
  到了20世纪 80年代后,格鲁亚特用他的摄影对世界上许多国家的风貌都进行了全新的色彩演绎。他接连到访了美国、印度、埃及、日本、中东和北非等地区。格鲁亚特喜欢开着他那辆大众旅行车独自上路,在那些极具异域风情的偏远区域,他陶醉在光影与色彩的相互交融下,并且将色彩作为他最有力的表达方式。


  
  “色彩是令人激动的,”他说道,“色彩是有磁性的,更是可感的,我将色彩视为一种神秘的东西。”他不仅捕捉了生动的生活场景和人物瞬间,同时也不忘展现他对宁静与平和画面的熟练把控。他每张照片的细节都捕捉得精准到位,他镜头下那些郁郁寡欢的人们,那些肌理丰富的物与景,以及构图、序列、光影、细节同时被考虑进小小的取景器里。与其说他是按下快门捕捉“决定性瞬间”的摄影师,不如说他是在用色彩的刻刀细细雕琢作品的雕塑家。


  
  格鲁亚特别具一格的彩色作品,不仅让他在 1986 年成为马格南图片社的正式一员,他更是被视为威廉·艾格斯顿(William Eggleston)和史蒂芬·肖尔(Stephen Shore)的接班人。和这两位公认的美国彩色摄影大师相比,他则被认为是发现彩色摄影潜能的欧洲摄影师之一。


  他电影般的彩色画面成就了他最具标志性的符号,他错综复杂的构图将繁杂的事物进行编织,将光影、色彩和建筑打造成为精彩的生活舞台。“摄影最终是与现实生活的斗争,你或是在恍惚中捕捉到一张照片,或是失去一切。相比在家里安稳地生活,我宁可永远在这种斗争中游走。”格鲁亚特说道。


  
  早期对电影的热爱,对他的创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即便后来做新闻记者时所拍摄的报道摄影题材,也没有影响到他个人的创作风格。“无论是波普还是街拍,幽默感对于我来说非常重要。”格鲁亚特说道。他喜欢让自己保持兴奋地去发现一切,这也正是他对这个世界不断探索的方向:幽默、不确定性、偶然和未知。“这关乎于自由,如果你一直呆在同一个地方太久,你会认为你身边的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

微信图片_20181109135133_副本.jpg

  
  格鲁亚特不单纯是为了形式的美感、构图或是对于具体物件的拍摄,他的作品呈现出更多的是他用眼睛过滤后的世界。“世界是那么的普通,但事实上没有任何一样东西是平常的。我们要对身边的一切保持警惕—对我来说,用新鲜的视角去捕捉生活中的事物是最重要的。” 正如他所说的,他要呈现的是这个既矛盾又强烈,更难以捕捉的世界。

微信图片_20181109135259_副本.jpg

  

微信图片_20181109135228.jpg

  
  随着技术的发展与革新,格鲁亚特逐渐放弃了传统的暗房放大技术,而借助数码打印技术进行照片的制作。“数码打印技术可以更好地呈现胶片中丰富的阴影细节,它给了我更多创作的可能性,并让照片的呈现离我最初看到的场景又贴近了一步。”格鲁亚特说道。


  
  目前,现年 76 岁的格鲁亚特与他的两位女儿一同在巴黎生活。他未曾停止创作的脚步,尽管他已放弃使用胶片,改用数码器材拍摄,但他仍然用一贯的幽默和好奇心保持着对色彩世界领先的姿态。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