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托马斯就整理并翻译了完整的采访稿,希望对大家有帮助。前2个问题为背景相关,获奖照片的创作过程在第3节。

  作为2019年国家地理旅行者摄影比赛的大奖得主,托马斯最近接受了《National Geographic》杂志的采访,分享了我在格陵兰的故事和获奖照片的创作过程。


  今天,托马斯就整理并翻译了完整的采访稿,希望对大家有帮助。前2个问题为背景相关,获奖照片的创作过程在第3节。


  摄影师背景


  Sarah:


  你能谈谈作为摄影师/爱好者的背景吗?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摄影的?


  托马斯:


  我1990年生在中国重庆,从小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城市长大,让我对自然产生了亲近感。


  2011年读大学的时候,我买入了自己的第一台单反相机 – 尼康D90。在大二下学期到慕尼黑读交换生的时候,阿尔卑斯的美景让我喜欢上了户外与旅行。


blob.png
意大利,多洛米蒂山区月升


  我发现摄影是一种很好的,分享我在旅途中所见所思的方式。便渐渐的把旅行和摄影这两个爱好结合了起来。


  2017年中,我在大学毕业,全职做了3年的软件工程师之后,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那就是成为一名职业的摄影师。我觉得年轻的时候可以试错,应该勇于去尝试不同的道路,追寻自己内心真正喜欢的东西。


blob.png
巴基斯坦,队友在攀登5900米的高山垭口


  成为职业摄影师之后,我主要的拍摄主题是以雪山、极地为代表的户外景观,以及这些景观中的原住民和探险者。每年我都会前往格陵兰、巴基斯坦和中国国内,进行那里的长期项目。


  我希望让更多的人了解到这些地方,对这个神奇而广大的世界有更多的热爱。


  格陵兰专题背景


  Sarah:


  听说你已经是第三次前往格陵兰了?你是如何了解到格陵兰的,在那边拍摄了多久?


  托马斯:


  我在2016年的时候,看到了荷兰摄影师 Max Rive 拍摄的一组格陵兰峡湾照片,后面我又阅读了探险家 Willem Vandoorne 和 Joery Truyen 在那里的探索报告,感觉太棒了,完全被那里独特的景观震撼住了。


blob.png
格陵兰南部峡湾


  因此2017年的8月中到10月中,我第一次踏上了这片北极的土地。我在格陵兰南部峡湾的无人区,通过徒步、划船等方式进行了2个月的探索。


blob.png
格陵兰峡湾全景航拍接片,3条峡谷在这里交界


  比如在一个还没有人探索过的无人小岛。我和队友从谷歌地图上分析出了这个可能的拍摄点,这里是一个U形的峡湾交界处,周围的山峰坡度都很陡,而且朝向东方,可以拍到很壮观的峡湾风光。


  因为峡湾拐弯的一边,都是几乎垂直的悬崖,于是我们在当地渔民的协助下,从小岛的另外一边登陆,徒步两天到达了这个顶峰,并拍到了我们在软件上预想的宏大景色。


blob.png
格陵兰南部无人小岛


  下图是我在格陵兰徒步探索的2个月中,最为梦幻的一个夜晚。


blob.png
格陵兰岛,极光月落全景接片


  在2018年秋天,我再次探索了格陵兰南部。我们在拍摄无人区的时候,一般会在一些小渔村补给食物,以及用当地村民的渔船往来交通。一来二去,我也对格陵兰独特的村镇、建筑和文化产生了兴趣。


  下面这张照片拍摄于我在Tasiusaq村的住处。这个小渔村只有50个人,而且年轻人还在不断的离开这里搬到更大的市镇,我就住在村里小学老师的房子里。


blob.png
格陵兰岛民居


  另外一个格陵兰南部的小渔村Narsaq Kajulleq,远处雨中的山峰好像变成了一幅中国的水墨画,我被这些北极渔村与世隔绝的感觉所吸引。


blob.png
雨中的格陵兰岛小镇


  打鱼和捕猎是这些当地村民的主要维生方式。在格陵兰岛,海鲜的价格和需要进口的蔬菜水果相比而言简直是便宜,我们甚至从当地渔民手中以50元人民币的价格买到了一条十多斤的鳕鱼。渔民们经常在早晚作业。


blob.png
清晨的格陵兰渔村


  因此到2019年的时候,我决定先把自然风景放一放,专门去拍摄格陵兰的当地社区。


  我选取了格陵兰的最大城市努克(首府),旅游重镇伊卢利萨特,本地人聚居的Upernavik, Aasissat, Qasigiannguit 等几个小渔村,作为重点的考察对象。


  从这些开放程度不同的村镇,或许能发现不同的生活状态,以及外来文化对本地文化的影响。


  在一些大的格陵兰城镇,人们也建起了漂亮现代的公寓楼。下面这张照片就像一个地质切片一样,反映着当地城市地貌的变化。


blob.png
努克,山顶的新式公寓和前面的传统建筑


  在选择旅行时间的时候,我选择了3月,这是格陵兰西北部一年中最冷的时候,平均气温不到零下20度。


  我想看看在一年中气候最恶劣的时候,当地人都是怎么生活的。我以前也很少拍摄雪景,这也是很有意思的挑战。


blob.png
伊卢利萨特,一辆停在雪地中的车。


  Sarah:


  格陵兰究竟是哪点吸引了你,让你多次前往旅行。


  托马斯:


  我最喜欢的就是格陵兰那种遗世独立,与世隔绝的感觉。


  我在格陵兰岛见到了很多从丹麦、菲律宾甚至日本移民过去的人,他们都很喜欢这里简单而安静的生活。对于那种喜欢独处的人来说,格陵兰就是一个宝藏。


blob.png
暴风雪中的伊卢利萨特小镇,这里好像是世界的尽头。


  下图是我们坐着当地人的渔船,到达一个80公里长的峡湾尽头,远处就是北极近200万平方公里,平均厚度在1500米以上的永久冰盖。

 blob.png
北极峡湾


  当地人都非常的友好亲切,下图为我在街上拍照时,一对老人家隔着窗户像我打招呼。


blob.png
格陵兰岛,热情的当地人


  获奖照片拍摄过程


  Sarah:


  和我们聊聊你在创作获奖照片时的情况吧。


  托马斯:


  这张照片,是我在Upernavik镇待的一周中拍摄的。


  Upernavik是格陵兰第13大的小镇,一共有接近1000名居民,这里也是周边9座村庄的中心,拥有这一区域唯一的机场。


  每周大概有2-3班支线航班,从这里飞往格陵兰西部重镇伊卢利萨特,这也是小镇唯一和外界人员来往的方式。


  整个小镇修在一座海岛上,沿着山坡而建,因此上窄下宽,看起来就像一个圣诞树一样。小镇的最高点就是一条跑道,可以起降小型客机。


blob.png
小镇鸟瞰图


  以前这里的人们,会把房屋涂成各种颜色,以区分房屋的功能甚至是屋主的职业。比如商业建筑是红色的,渔民的房子是蓝色的。


  在寒冷的冬季,当大海和地面都被白茫茫的冰雪覆盖,这些房屋就成了200多万平方公里的北极土地上唯一的色彩。


blob.png
北极色彩


  拍摄当天是一个风雪天,气温在零下20度左右。其实我去的那段时间,在当地人看来竟是“暖冬”,因为气温不够低,海上的冰出现了破裂和融化的现象,这让渔民们在海冰上钻洞打鱼非常的危险。


  渔民们告诉我,这几年可能是由于气候变暖的原因,这种“暖冬”已经越来越常见。


  我在Upernavik遇到的一个东欧探险家,他本来已经整装待发,计划在海冰上徒步300公里,前往这一地区最偏远的村庄。但是不稳定的海冰让他只能一直在小镇等待。


blob.png
东欧探险家


  在一周的时间里中,我几乎走遍了这里的大街小巷,我在一个靠近机场的山坡上,发现了这个长焦构图的拍摄角度。我很喜欢这个角度的结构、色彩、氛围以及层次感,特别是晚上亮灯后,更是显得梦幻。


blob.png
Upernavik街景


  我最开始使用ISO200和5秒的长曝光进行拍摄,得到了一张很干净梦幻的场景。


  但是我觉得这个场景只记录了建筑和环境,还缺少一些生气,如果能把当地人的活动也放在照片中,就能给读者提供更多的信息。


  于是我决定把当地人的活动也拍进来。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知道当时已经亮灯,周围环境光很暗。


blob.png
失败的抓拍,人全糊了


  一边要用足够快的快门速度去定格人物的动作,一边还不能把ISO调的太高,以免噪点太多。


  我必须在“抓住瞬间”和“优秀画质”的天平上,小心的保持平衡。


  经过几次失败的尝试,我最终把参数定格在ISO3200 f4 1/50秒曝光。


blob.png
成功的抓拍


  1/50秒几乎是让运动的人物不糊的最低快门了,ISO设置在3200画质仍然可用,虽然有些欠曝,但利用现代相机的宽容度,可以后期找回暗部的细节。


  Sarah:


  拍摄时有意外的惊喜吗?


  托马斯:


  我拍摄的位置离街道很远,因此当地人对我毫无察觉,这样我就可以记录到原汁原味的生活瞬间。


  我原来预想的是会有一个单独的行人走在街上,或者一群小孩在玩耍。所以这一家三口的出现完全是意料之外。


  这种瞬间感和惊喜感,我想也是摄影的独特魅力之一。因此我赶紧开启连拍模式,开始猛按快门。


blob.png
抓拍的序列,提亮的那张就是选出来的投稿作品


  我一边用手按住快门,一边也在欣赏着此刻独特的感觉。


  一边是厚厚的积雪和一片白色的大地,甚至连远处的大海也变成了冰原。而且夜晚的蓝色调让这里显得愈发寒冷。


  但是街上的路灯,屋子里的灯光以及路上的一家三口,又让我感觉到了分外的温暖。


  我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当地人可以战胜这么残酷的自然环境,在这里生存繁衍。


  我想还是因为家庭以及社区的紧密团结。当地人去捕鲸的时候,都是几艘甚至数十艘渔船一起出海,而且猎杀的所得,也会和全体居民分享。


blob.png
最终投稿照片


  Sarah:


  你刚刚提到了很多的拍摄技术,而且很多照片都是用无人机拍的,这些现代的器材和技术对你的拍摄有哪些帮助?


  托马斯:


  当然了,帮助很大。


  刚刚提到过我使用的是最新的索尼微单相机,它的高宽容度以及ISOless特性(ISOless即可以通过后期提亮达到和前期提高ISO一样的画质效果,新的相机一般都是ISOless感光芯片),帮助我在暗光环境中,仅使用环境光就记录下了这个决定性瞬间。


  而且成片在现代后期降噪算法处理后,画质还颇为不错,这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


blob.png
获奖照片的社交网络版本


  而且我在上传到社交网络,以及打印输出的时候,其实还有另外一个版本(上图)。


  这个版本是用获奖照片的人物部分,以及另外一张低ISO长曝光拍摄的街道背景照片,进行“时间合成”生成的。这个版本噪点就更少了,打印出来仍然非常的细腻。


  当然因为比赛规则的限制,我这次只能用高ISO单张处理后的版本投稿。


blob.png
无人机航拍冰山,只有从空中才能看到巨大的冰山底座


  无人机也是我在格陵兰,大量使用的现代技术和器材之一。


  在遵守当地法规的情况下,无人机几乎给我带来了完全的构图自由,我可以选择最佳的角度和位置进行拍摄,即使那是人根本不可能站到的地方。


  我在格陵兰利用无人机拍摄了大量的全景以及鸟瞰的照片,甚至利用无人机接近1-2秒的稳定时间,在夜晚进行长曝光拍摄。


blob.png
无人机夜景长曝光


  当然无人机给我带来更大的方便,还是成为我的“侦察机”,为我提供“拍摄情报”。


  我在新到一个地点时,一般都会把无人机飞到高点,拍摄若干的全景照片。


  之后我就可以在笔记本电脑上,放大图片,仔细的搜索一些可能的拍摄点,并用红圈划出来。


blob.png
无人机“情报图”


  上图就是我在伊卢利萨特用无人机建立的“情报图”。


  我在全景图中找到了一些有当地特色的建筑,或者一些特别的几何结构和色彩,这些地方都是非常适合拍摄的,这样我就可以有的放矢的去现场踩点。


  这次在格陵兰,我重点拍摄的就是那些有“世界尽头”感觉的照片,因此我把一些海边比较独立的小房子也圈了起来,作为我后期探索和拍摄的依据。


blob.png
通过无人机发现的拍摄点


  Sarah:


  你是怎么决定在Upernavik待上一周的,这一周里最让你惊喜的是什么时候?


  Thomas:


  说实话我一开始并没有这么长的打算,我的原计划是在Upernavik待2天时间,然后继续坐飞机前往北部的卡纳克探索。


  但是当我搜索机票的时候我发现,格陵兰冬天的航班太少了,而且基本上已经被当地人预定一空,因为机票的关系,我去不了更北的地方了,而且还必须在那里待1周才有回程的飞机。


blob.png
 Upernavik,冰雪覆盖的墓地


  或许这也是一种另外的幸运吧,因为我没有料到这个小镇,有这么多可以挖掘和拍摄的地方。我在第六天才拍到获奖的场景,如果按照原计划,我可能就要和这张照片失之交臂了。


  要说最让我惊讶的,还是刚到Upernavik时的景象了。因为这里鲜有游客到访,我在互联网上几乎没找到这个小镇的照片,我在去之前完全不清楚这个小镇在冬天究竟长什么样。


  从伊卢利萨特到Upernavik的飞机大约要1个小时,在这一个小时里,唯一的风景就是一望无际的白色冰原和冰冻大海。但远处突然出现了一点亮光,然后这道亮光越来越大,这就是Upernavik镇!


blob.png
Upernavik镇


  随着飞机降落,燃烧着的垃圾处理厂,山顶的卫星通讯站,以及山坡上密密麻麻的彩色房屋依次展开,我感觉来到了仙境,差点哇了出来。


  语言已经难以形容那种美和震撼,我用DJI osmo pocket拍摄了降落时的小视频,和大家分享。


  未来计划


  Sarah:


  你以后还会去格陵兰吗?还有一些其他的拍摄计划吗?


  托马斯:


  当然,今年冬天的格陵兰之行,其实只是一个尝试。


  我在那边和很多当地人建立了联系,他们会对我未来在那里的拍摄很有帮助。


  而且我也找到了一些很意思的主题和角度,未来会进行更加深入的挖掘。


  巴基斯坦和中国也是我一直关注的区域。


  巴基斯坦不只是有战乱,中国也不只是有雾霾,我希望通过我未来的拍摄项目,改变西方观众对这两个国家的认识。


blob.png
巴基斯坦川口塔峰


  全文完,最后再和大家分享一下我这次的拍摄器材。

blob.png


  电脑:戴尔XPS15笔记本电脑


  相机:索尼A7R3,16-35mm镜头,24-105mm镜头,哈苏X1D+45mm镜头


  无人机:大疆御2PRO


  配件:海大ND8减光镜、海大ND1000减光镜、海大偏振镜、富图宝磐图-羽脚架,富图宝Aircross脚架


  (编辑:李思)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