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山大道自20世纪60年代末以个人摄影集出道起,坚持在摄影中以严格的眼光审视城市日常,被称赞为最杰出的艺术家之一。

blob.png
森山大道


  2019年3月份,日本摄影家森山大道(Daido Moriyama)被授予哈苏基金会(Hasselblad Foundation)2019年度国际摄影大奖,颁奖仪式将于今年10月13日在瑞典哥德堡举行。


  森山大道自20世纪60年代末以个人摄影集出道起,坚持在摄影中以严格的眼光审视城市日常,被称赞为最杰出的艺术家之一;20世纪70年代森山风格广受年轻人追捧,在当时掀起了模仿的狂潮,森山的作品甚至被应用在广告设计上。


blob.png
©森山大道


  哈苏基金会这样评价森山的作品:“包含了一种高度主观但真实的拍摄手法,在虚拟与现实之中占据着独特空间。”


  哈苏基金会策展人Sara Walker和LouiseWolthers在官方文件中表示:“森山大道对生活的描述是未经修饰的,他既不害怕丑陋也不害怕美丽。我们希望在未来的展览中传达他对世界持续的、执着的审视。”


  以下是森山大道从事摄影四十多年以来对摄影的感悟和思考。


  最初,摄影对我而言只是偶然的契机下顺路拐进一条岔道才上手的事,而今相机却已成为我手中放不下的重要物件。最近数十年间,我一直在不停地质疑和反思:“摄影到底是什么?”


  我对这个问题时而豁然开朗,时而陷入茫然无解的绝望境地,如此循环往复无可自拔。摄影对我而言本非人生的追求,为何我会对其执着如斯呢?经过长时间的彷徨,如鲠在喉的某种郁结终于得到了一点点化解,一切变得更加顺其自然,回到了最初的原点:我想一开始我是将照片视为“拍了才会真实存在”的。


blob.png
©森山大道


  随着对摄影认知的一点点深入,我逐渐不再将自己看作意外接触的半路出家者,而是坦然地相信自己生来就是适合手持相机的摄影人。但这样一来,我就只能像这些年来一直做的那样手持相机一路前行了。


  将眼前压倒性地发生、流动的、映射于外界与时间之中的东西通过拍照凝固的行为,虽然偶尔会产生一瞬的快感,但多数是捕捉虚空一样的体验。所以我们不得不常常将自己的观念、自我意识,与名为现实的活物互相照应,从中进行变更和调整。也许这就是行走、拍摄于路上的摄影师的某种宿命。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森山大道


  从某种意义来说,一切照片实则都是采食街边草的产物。这个采食街边草的说法并不是人生譬喻什么的,而是实际上的摄影方法便是如此。出于那些偶然时刻的心情或是思绪,在极其恣意的冲动下一张一张地拍摄、串联成我的照片,其现场大多数情况下无非是某个城镇随处可见的街道。


  作为一名摄影师,我并非每时每刻都有着明确的主题意识和使命感,但无论身处怎样的场所,只要自己当时在场、手中有相机,眼前的每一个特殊的瞬间我都会把它记录下来。换言之,我是循着自己的嗅觉和体感,以和昆虫及小动物们的生存状态相似的方法进行摄影的。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森山大道


  图片来源全球摄影网及网络


  (编辑:李思)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