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北京后,我接触到了从少年时期就仰慕许久的一些知名的舞蹈创作者,从他们身上更加深感从事舞蹈创作的艰辛。

  -01-


  从2011年正式踏入社会以来,已经有整整七年了。七年的时间稍纵即逝。从事艺术创作,对于我而言,是一次人生的改变,语俗点就是在创作中得到了感情的升华。


  自牙牙学语开始,耳旁便不断萦绕着“只要有坚持就会有收获”这句至理名言,直到真正从事写作和艺术创作后,我才觉得我的生活“有意义”。


  2010年5月,我出版了我的第一本书《阳光彼岸花》,当时有一位知名作家对我的书籍作出这样的评价:“伟科的文字虽然略显生涩与稚嫩,但在字里行间中看到了生活,这是很多年轻人都达不到的。”对于得到这样的评价,我既欣喜又惶恐,但我深知仍需继续努力。2011年,我参与创作的第一个舞蹈作品进入了省部级大赛,也很幸运的获得了一个较为不错的成绩。初尝清甜甘露的我从那时候起便开始暗自下决心,要从这两件事里坚持——不退缩,不放弃。


  现如今,时常会有一些“异样”的声音在我周围不愿散去,而我也会对这些声音产生“矛盾”和“彷徨”。对于这些“声音”,身边的“友人”分成了两派,一派劝谏我:“要做取舍,现在还不够低调,日后需要夹着尾巴做人”。一派则对我说:“做自己的事,让别人说去吧”。两派之间产生的纠结与痛苦真的是一种煎熬,甚至一度让我怀疑当初的坚持是否正确。但最后会发现,其实怀疑自己的时候,内心已然做出了最好的选择,那就是相信自己的内心。


  换句话说,很荣幸也很幸运。在这个行业里有一群前辈们支持着我,鼓励着我。他们在我的身上给予了许多包容,没有赋予过多的挑剔和疑问,中肯的意见经常会有,爱意的责问也会出现,但这些都是使我进步的源泉。以至于每每见到这些前辈们,我的内心都会不自觉地欢喜,叫喊声音也随之提高了几个分贝。不为什么,就因为他们曾给予过我包容,给予过我支持。


  -02-


  有些时候觉得文字不能够表达自己大脑的想法时,我就希望能从合作演员的身上找到输出的窗口。为了能够找到更好的创作选材又或是一些奇特的想法,我都随身携带着笔记本或是使用手机上的备忘录,为的就是能够随时随地记录生活中能够让我产生创作的“灵感”。譬如,我创作《守灯人》时是因为看到了一篇关于“灯塔”的文章,里面的文字使我动容;创作《墨兰谣》是因为自己卧室窗边的“兰花”开了,让我兴奋的同时对生活充满了希望;而创作《老少乐》则是看到门口理发店的爷孙在那追赶逗乐,特别讨喜。我不能当一个很好的记录者,但是我能把生活中给予我的这些想法都逐一记录,以便供给日后的作品创作。


  较为荣幸的是,经我创作的舞蹈作品也由于我的“勤奋”和“执着”及他人所谓的“不要脸”,都相继在不同场合下演出了。虽然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但却是我作为创作者在成长岁月里不可磨灭的篇章。这些小小作品,不属于深沉老道的创作,也无关太多的哲理人生,自认为表达了我对于世界的认知,对当下社会的那些憧憬和那些迷茫……从情节构造,到逻辑排列,再到刻画心理,一切不是水到渠成就是信手拈来,因为在创作的世界里,一切都是源于自我的表达。


  -03-


  来到北京后,我接触到了从少年时期就仰慕许久的一些知名的舞蹈创作者,从他们身上更加深感从事舞蹈创作的艰辛。


  2015年,初次见到了已有众多作品在舞蹈界立足的大导演,发现他区别于此前CCTV舞蹈大赛时的本人,那时候头发浓郁,现在虽然容貌未曾改变,但细细观察却还是有些许不同。也不知是否因为仍旧从事创作,甚至是为了创作的原因,导致自己的头发渐渐稀疏,浓浓的头发减少至现在的“数量”……这也是使我的内心再次受到强烈冲击又一原因。最终感慨:从事创作真的会令人“茶饭不思”渐渐“容颜衰老”。但是转过身想想,也只有这样浸润在自己热爱的工作中,才能让人们铭记,才能在“史册”上留下浓墨重色的一笔。


  -04-


  平台都是自己争取的,正所谓“会哭的孩子有奶喝”就像一朵花不绽放,那么它就永远也不知道自己能开多久。自己也明白走的太快是要“摔跤”的。我真的很希望身边所有的“友人”都能够以平常的心态去看待我对艺术的态度。也正因为有很多人看不惯我对艺术的态度,才会让我觉得自己那么久以来的坚持,是有意义的。正如王尔德所说:做你自己,因为别人都有人做了 。


  我很感恩身边曾经帮助过我的人,不论他/她身居何位,都会记住他们对我的帮助。时常告诫自己,不能随波逐流,别做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因为当你失去这些帮助过你的人之后,你就真的失去了全部。等到再过些岁月,你回过头看看,站在你身后的依旧是那些曾经帮助过你的人。同时,我也不奢求我帮助过的人会如何感恩于我,就像人们常说的:“如今浮躁的社会,你帮助别人不感谢你不说,不回过头‘踩’你两脚就已经很不错了。”虽然这些人肯定会有,但是又如何?七情六欲间所发生的事,不就是当下能够汲取到的创作养料吗?


  时间走的太快,作为创作者没有时间好好总结自己是一件悲哀的事情。我由衷希望,我以后的舞蹈作品能够像我的文字一样,不需要华丽的辞藻和繁冗的修辞,能够有最真实最坦诚的羞涩,渐渐褪去泥土里新芽初长的芬芳就好。


  真正的岁月静好,不只是一种生活状态,也是一种内心的笃定与沉着。

  简介:陈伟科,舞蹈编导、新锐舞评人、90后青作;曾出版个人文学专辑(书):《阳光彼岸花》,散文及诗歌:《窗外》、《无声的雨》、《乡间小路》等;中篇小说《留下来,走下去》;多次主持及作为课题组成员参与省、国家级以上课题研究。撰写学术研究论文、评论文章、人物专访曾刊登于《舞蹈》、《艺术教育》、《电影艺术》、《舞蹈剧场DT》、《中国文艺家》、《艺术评鉴》、《首都舞苑》等人文社科类核心、南、北大核心、杂志报刊及网络主流媒体;


  编创单、双、群、舞蹈作品多次荣获省部级、国家级以上奖项——广东省大学生艺术展演、浙江省舞蹈大赛、华北五省、北京舞蹈大赛、文化部少数民族优秀舞蹈展演,中国舞蹈“荷花奖”等,参与编创舞剧、舞蹈诗获选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汇演评奖及第十五届文华奖评奖;


  (编辑:安莹)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