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曾经轻蔑地看待躯体:当时这种轻蔑是最高的轻蔑:——它要躯体消瘦,要它令人厌恶,要它饥饿。灵魂想要以此逃避身体和大地。

  blob.png
图/by:Martin Stranka


  查拉图斯特拉的序白


  1


  查拉图斯特拉三十岁的时候离开他的家乡,以及家乡的湖泊,来到山里。他在这里从精神与孤独中得到享受,乐此不疲地度过了十年时间。但是他的心中终于起了变化——有一天早晨,他迎着朝霞起床,来到太阳面前,对着太阳如是说:


  “你这伟大的天体!假如你没有你所照耀的一切,你的幸福何在!


  十年了,你来到这里,来到我的洞穴:要是没有我,没有我的鹰与蛇,你会慢慢厌倦这光芒、这道路吧。


  但是每天早晨,我们等候你,接受你的丰盈,并为此祝福你。


  瞧啊!我像采蜜太多的蜜蜂一般,对我的智慧感到厌倦,我需要向我伸出的双手。


  我想要赠送和分发,直到人群中的智者再一次为他们的愚蠢,穷人再一次为他们的财富而高兴。


  为此我必须下山:就像晚上你所做的那样,你下到大海后面,给下面的世界带去光明,你这过于富有的天体!


  我像你一样,必须下山,就如人类如此称呼的那样,我将要到他们那里去。


  那就祝福我吧,你这平静的眼睛,它可以看见一种太大、太大的幸福,却不含丝毫妒忌!


  祝福这将要溢出的杯子吧,让水金子般从中流出,把你祝福的反光带到任何地方去!


  瞧!这杯子将再次变空,查拉图斯特拉将再次变人。”


  ——于是,查拉图斯特拉开始下山。


  blob.png
图/by:Martin Stranka


  2


  查拉图斯特拉独自下山,没有人遇见他。但是当他走进森林时,突然有一个老人站在他的面前。这老人离开他神圣的茅舍,在森林里寻找树根。老人对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我看这位漫游者并不陌生,几年前他经过这里。他叫查拉图斯特拉;但是他已变了模样。


  那时候你把你的灰运到山里去:今天你要把你的火带到山谷里吗?你不怕受到对纵火犯的惩罚吗?


  是的,我认得出查拉图斯特拉。他的目光清纯,他的嘴上也没有隐藏着厌恶。他不是像一个舞者一样来到吗?


  查拉图斯特拉变了,查拉图斯特拉变成了孩子,查拉图斯特拉是一个觉醒者:你现在要到睡着的人那里做些什么呢?


  你生活在孤独中时,就像在大海里一样,大海负载着你。哦,你想要登上陆地?哦,你想要重新自己拖着你这躯体?”


  查拉图斯特拉回答:“我爱人类。”


  “为什么,”这圣人说,“我要到森林、荒漠里去?不是因为我太爱人类吗?


  现在我爱上帝:我不爱人类。在我看来,人类是一种太不完美的东西。对人类的爱会要了我的命。”


  查拉图斯特拉回答:“关于爱我说了什么!我要给人类带去一件礼物!”


  “什么也不要给他们,”圣人说,“宁可从他们那里拿走点东西,和他们一起分担——对他们来说,此乃最大之善行:只要这于你有益!


  即使你要给他们,也不要比一种布施给得更多,而且还要让他们为此向你乞求!”


  “不,”查拉图斯特拉回答,“我不给施舍。要这样做我还不够贫穷。”


  圣人朝查拉图斯特拉笑笑,如是说:“那么你就争取让他们接受你的宝贝吧!他们不信任隐居者,不相信我们前来赠送。


  在他们听来,我们的脚步在街上响得太孤独。就像夜间,还在太阳升起以前好久,他们在床上听见一个人走动,于是他们就会自问:那个贼要去哪里?


  不要去人类那里,留在森林里吧!宁可到动物那里去!为什么你不想和我一样呢?——一只熊中之熊,鸟中之鸟。”


  “那么圣人在森林里干什么呢?”查拉图斯特拉问。


  圣人回答:“我作歌、唱歌。我作歌时,便笑啊,哭啊,呢喃啊:我如此赞美上帝。


  我以歌唱、哭泣、欢笑、呢喃来赞美上帝,他是我的上帝。可是你给我们带来了什么礼物?”


  查拉图斯特拉听到这话,便向圣人致意,并且说:“但愿我有什么东西给你们!可你还是让我快快走开,免得我从你们那里拿走了什么!”——于是他们分手,这老人和这男人,笑着,笑得像两个男孩子一样。


  但是当查拉图斯特拉单独一人时,他对他的内心如是说:“难道这会可能吗?这位老圣人在他的森林里还没有听说,上帝死了!”——


  blob.png
图/by:Martin Stranka


  3


  当查拉图斯特拉来到那个离森林最近的城市时,他发现市场上聚集了许多人:因为预言说,人们会看到一个走钢丝演员。查拉图斯特拉对众人如是说:


  我教你们超人。人是应该被超越的东西。你们做了什么来超越他呢?


  一切生物至今都创造了超越自己的东西:你们要做这大潮中的落潮,宁可回到动物那里去,也不愿意超越人类?


  对人类来说,猿猴是什么?一个笑柄或是一个痛苦的耻辱。对超人来说,人也一样:一个笑柄或是一个痛苦的耻辱。


  你们完成了由虫到人的过程,你们身上许多东西仍然是虫。你们曾经是猿猴,现在人比任何一只猿猴更是猿猴。


  但是你们当中的最聪明者,也不过是植物与幽灵的矛盾体与共同体。但是我吩咐你们变成幽灵还是植物?


  瞧,我教你们超人!


  超人是大地的意义。让你们的意志说:超人应是大地的意义!


  我恳求你们,我的弟兄们,忠实于大地,不要相信那些向你们谈论超越大地之希望的人!那是投毒者,无论他们自己知道与否。


  那是生命之轻蔑者、垂死者,其本身就是中毒者,大地对他们已经厌倦:所以让他们逝去吧!


  亵渎上帝曾经是最大的亵渎,可是上帝死了,这些亵渎者也随之死亡。现在最为可怕的是亵渎大地,是将不可探究者的内脏看得比大地的意义还高!


  灵魂曾经轻蔑地看待躯体:当时这种轻蔑是最高的轻蔑:——它要躯体消瘦,要它令人厌恶,要它饥饿。灵魂想要以此逃避身体和大地。


  哦,这灵魂自己还很消瘦、令人厌恶、饥饿:而残忍便是这灵魂的淫乐!


  但是我的弟兄们,请对我说:你们的躯体证明你们的灵魂为何物?你们的灵魂不是贫乏、污秽与可鄙的舒适吗?


  真的,人是一条污水河。你必须是大海,才能接受一条污水河而不致自污。


  瞧,我教你们超人:他便是这大海,你们的伟大轻蔑可以在其中下沉。


  你们可能有的最伟大经历是什么?是伟大轻蔑的时刻。在那样的时刻,你们甚至你们的幸福,还有你们的理性和德性,都会使你们感到厌恶。


  那时候你们说:“我的幸福有何用!它是贫乏与肮脏,以及可鄙的舒适。但是我的幸福应该证明此在本身是合理的!”


  那时候你们说:“我的理性有何用!它渴望知识不就像狮子渴望食物一样吗?它是贫乏与肮脏,以及可鄙的舒适!”


  那时候你们说:“我的德性有何用!它还没有使我狂热起来。我多么厌倦我的善和我的恶。所有这一切都是贫乏与肮脏,以及可鄙的舒适!”


  那时候你们说:“我的正义有何用!我看不出我是炭火与煤炭。但是正义者正是炭火与煤炭!”


  那时候你们说:“我的同情有何用!同情不就是爱人类者被钉在上面的十字架吗?但是我的同情不是一种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刑罚。”


  你们已经这样说了吧?你们已经这样喊了吧?啊,我似乎已经听见你们如此喊叫!


  不是你们的罪恶——而是你们的知足对天呼喊,甚至是你们罪恶中的吝啬对天呼喊!


  用舌头舔你们的闪电何在?必须用来给你们注射的疯狂何在?


  瞧,我教你们超人:他便是这闪电,他便是这疯狂!——


  查拉图斯特拉这样说罢,人群中一个人喊道:“关于那走钢丝演员,我们已经听得够多;现在让我们也看一看他!”所有人都嘲笑查拉图斯特拉。可那位走钢丝演员,他相信那话是对他而发,便开始他的表演。


  blob.png
图/by:Martin Stranka


  4


  但是查拉图斯特拉看着那些人,很是惊奇。然后他如是说:


  人是一根绳索,系在动物与超人之间,——一根悬于深渊之上的绳索。


  一个危险的前瞻,一个危险的中途,一个危险的后顾,一个危险的战栗和停留。


  人的伟大之处在于,他是一座桥梁而非目的;人的可爱之处在于,他是一个过渡,也是一个沉沦。


  我爱那些不懂得生活的人,假如他们不是沉沦者,那他们就是超越者。


  我爱那些伟大的轻蔑者,因为他们是伟大的崇敬者,是指向彼岸的渴望之箭。


  我爱这样的人:他们不是到星星背后去寻找沉沦和牺牲的理由,而是为大地而牺牲,使大地有一天成为超人的大地。


  我爱那为认识而生活的人,他要求认识,为的是有一天会有超人生活。因此他也要求他自己的沉沦。


  我爱那为了给超人建造房子,给超人准备好大地、动物和植物而工作、而发明的人:因为这样他也要求他自己的沉沦。


  我爱那爱自己德性的人:因为德性是求沉沦的意志和一枝渴望之箭。


  我爱那不为自己保留一点精神,而要整个地成为自己德性之精神的人:因此他作为精神跨过了桥梁。


  我爱那用自己的德性构成自己的嗜好和厄运的人:因此他要为了自己的德性而继续生活,或不再生活。


  我爱那不想要有太多德性的人:一种德性比两种德性更是德性,因为它更是连接厄运的纽带。


  我爱那种挥霍自己灵魂、不愿意接受感谢、也不回报的人:因为他始终赠与,不要保全。


  我爱这样的人:当骰子落下,给他带来幸运时,他倒感到羞愧,然后他自问,我竟是一个作弊的赌徒吗?——因为他愿意毁灭。


  我爱那先有金玉良言,后有行动,并且坚持做得比许诺更多的人:因为他想要的是他自己的沉沦。


  我爱那为未来者辩解,并拯救过去者的人:因为他愿意作为现在者而毁灭。


  我爱那因为爱自己的上帝而惩罚上帝的人:因为他必在他的上帝发怒时毁灭。


  我爱那灵魂即使在受伤害时仍然深沉,而且在一个很平凡的经历中就能毁灭的人:所以他愿意越过桥梁。


  我爱那灵魂过于丰富,以致忘却自我,而且集万物于一身的人:所以万物变成了他的沉沦。


  我爱那具有自由精神和自由心的人:所以他的脑袋只是他的心之内脏,但是他的心却驱使他走向沉沦。


  我爱所有那些像沉重的雨点一样一滴滴从乌云中朝人类头顶上落下的人:它们宣告闪电将临,然后作为宣告者毁灭。


  瞧,我是闪电的宣告者,是云中的一滴沉重的雨点:但是这闪电名叫超人。——


  blob.png
图/by:Martin Stranka


  5


  查拉图斯特拉说罢这些话,重又看着人群,沉默不语。“他们站在那里,”他对自己的心说,“他们在那里发笑:他们不理解我,我无法让他们听我的话。


  难道非得先撕去他们的耳朵,让他们学会用眼睛来听话?难道非得像敲鼓和听忏悔的牧师那样叮叮咚咚、絮絮叨叨吗?还是他们只相信口吃者呢?


  他们有引以为傲的东西。他们把这使他们骄傲的东西叫做什么?他们称之为教养,这使他们显得比牧羊人突出。


  所以他们不愿意听到用‘轻蔑’一词来说他们。那么我就诉诸他们的骄傲。


  我要向他们说说最可轻蔑的东西:那就是最后的人。”


  于是查拉图斯特拉对众人如是说:


  是人类为自己确定目标的时候了。是人类种下他最高的希望之芽的时候了。


  他的土壤对这样的种植还足够肥沃。但是这土壤有一天会变得贫瘠无力,从中再长不出参天大树。


  哦!人类不再把他的渴望之箭抛出,使之越过人类而去,他的弓弦也不再发出呼呼之声,这样的时候正在来临!


  我对你们说:你们得包含着混沌,才能生出一颗活蹦乱跳的星星。我对你们说:你们仍然包含着混沌。


  哦!人类将不再生出星星的时候来临了。哦!不再能自我轻蔑的最可轻蔑者的时代来临了。


  瞧!我让你们看看最后的人。


  “什么是爱?什么是创造?什么是渴望?什么是星星?”——最后的人问,眼睛一眨一眨。


  那时候大地变小了,最后的人在它上面跳跃,他把一切都变小了。他的族类像跳蚤一样消灭不尽;最后的人活得最长久。


  “我们发明了幸福”——最后的人说,并眨巴着眼睛。


  他们离开了生活艰难的地区:因为他们需要温暖。他们还爱邻人,并同邻人发生摩擦:因为他们需要温暖。


  在他们看来,生病和不信任是有罪的:他们小心翼翼地走动。一个傻瓜,他绊上了石头或者人!


  偶尔来一点毒品:这能使人做美梦。最后是许多毒品:在舒服中死去。


  他们仍然工作,因为工作是一种消遣。但是他们留心不让消遣对他们有所损害。


  他们变得不再贫穷和富有:两者都很辛苦。谁还想要统治呢?谁还想要服从呢?两者都太辛苦。


  没有牧羊人,只有一群羊!每人都要平等,每人都平等:谁感觉不一样,谁就自愿到疯人院去。


  “从前整个世界都疯了”——最聪明的人说,一边眨巴着眼睛。


  他们很聪明,知道发生的一切:所以他们不断地嘲笑。他们仍然互相争执,但不久就言归于好——要不然会伤了肠胃。


  他们白天有自己小小的快乐,夜间也有自己小小的快乐:但是他们很关注健康。


  “我们发明了幸福”——最后的人说,一边眨巴着眼睛。——


  人们称之为“开场白”的查拉图斯特拉的第一次发言到此结束:因为这时候人群的呼喊和欢乐打断了他。“给我们这最后的人吧,哦,查拉图斯特拉!”——他们这样喊——“把我们变成这最后的人吧!我们把超人送给你!”所有人都欢呼着,鼓舌作声。可查拉图斯特拉变得很伤心,他对自己的心说:


  “他们不理解我:我无法让他们听我的话。大概我在山上生活得太久,我倾听了太多的树木与溪流之声:现在我像牧羊人一样对他们说话。


  我的灵魂平静,像早晨的山上一样豁亮。可是他们的想法是,我很冷漠,是一个说可怕笑话的讽刺家。


  现在他们看着我笑:他们的笑里面带着怨恨。他们的笑寒若冰霜。”


  blob.png
图/by:Martin Stranka


  6


  但是,这时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每个人目瞪口呆。因为在这期间,走钢丝演员开始了他的工作:他从一扇小门里出来,走上绷紧在两个塔楼之间的钢丝,也就是说,钢丝悬在市场和大众头顶上。当他走到钢丝中间时,小门又一次打开,一个色彩斑斓的少年,犹如滑稽演员一般跳了出来,快步跟在前一个人的后面。“往前去,瘸腿子,”他的可怕声音喊道,“往前去,懒鬼,投机分子,苍白面孔!别让我用脚后跟叫你痒痒吧!你在这两个塔楼之间干什么?你应该在塔里面,应该把你关进去,你挡住了比你更有本事者的去路!”——他每说一个词就走近一点,走近一点:但是当他离前者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发生了可怕的事情,让每个人目瞪口呆:——他突然像魔鬼一般发出一声喊叫,从挡着他的道的人头上跃过去。而被跃过的那个人看见他的对手如此获得胜利,便头晕目眩,从绳索上掉下来;他扔掉他的平衡竿,而比这更快的是,他像一个由胳膊和腿构成的旋涡一般往下坠。市场和群众就像暴风雨来临时的大海一样:分崩离析,一浪高过一浪,尤其是那躯体将要坠落的地方。


  但是查拉图斯特拉站着不动,躯体就落在他的旁边,面目模糊,肢体破碎,但是还没有死。一会儿以后,这位肢体破碎者苏醒过来,看见查拉图斯特拉跪在旁边。“你在这里干什么?”他终于说话了,“我早就知道魔鬼将对我使绊的。现在他把我拖向地狱:你要阻止他吗?”


  “我以荣誉保证,朋友,”查拉图斯特拉回答,“你所说的一切都不存在:没有魔鬼,没有地狱。你的灵魂将比你的躯体死得更快:现在什么也不要再害怕了!”


  那人不信任地抬起眼睛看他。“如果你说的是真理,”他然后说,“那么我即使失去生命,也是什么都没有失去喽!我不比一只人们又是揍,又是用少量食物喂养来教它跳舞的动物高明多少。”


  “可是并非如此,”查拉图斯特拉说,“你把危险作为职业,这没有什么好轻蔑的。现在你为了你的职业而毁灭:为此我要亲手将你埋葬。”


  当查拉图斯特拉说罢这些话,垂死者不再回答;但是他动了动手,好像是在寻找查拉图斯特拉的手,以表示感谢。——


  blob.png
图/by:Martin Stranka


  7


  这时候天色已晚,市场淹没在黑暗中:人群各自散去,因为连好奇心和惊恐也有疲倦的时候。但是查拉图斯特拉坐在地上的死人旁边,陷入沉思:他因此而忘记了时间。最后夜深了,一阵寒风吹过这位孤独者。于是查拉图斯特拉站起来,对自己的心说:


  “真的,查拉图斯特拉今天干了一次漂亮的捕鱼活!他没有捕到人,却捕到了一具尸体。


  人的此在令人恐惧,而且毕竟毫无意义:一个滑稽演员就能够把它变成厄运。


  我要教给人类他们存在的意义:这就是超人,从人这乌云中射出的闪电。


  但是我仍然远离他们,我的意识不能诉诸他们的意识。在那些人看来我不过是介于疯子与尸体之间。


  夜色幽暗,查拉图斯特拉的道路幽暗。来吧,你这冰冷僵硬的伙伴!我扛上你,到我亲手埋葬你的地方去。”


  blob.png
图/by:Martin Stranka


  8


  查拉图斯特拉对自己的心说罢这些话,便将尸体扛到背上,开始上路。他还没有走到一百步,就有一个人悄悄走上前来,对着他的耳朵小声说话——瞧!说话的正是那塔里出来的滑稽演员。“离开这个城市,哦,查拉图斯特拉,”他说,“在这里恨你的人太多了。善者和正直者都恨你,他们称你为他们的敌人和轻蔑者;有真正信仰的信徒都恨你,他们称你为害群之马。你的幸福是,人们朝你发笑:真的,你说话就像一个滑稽演员。你的幸福是,你和这死狗结伴;当你这样降低身份的时候,就今天而言,你倒是救了你自己。可是离开这个城市吧,——要不然,明天我从你头顶上跳过去,一个生者跳过一个死者。”说罢这些话,此人便消失了;而查拉图斯特拉则继续走在黑暗的街道上。


  在城门边,掘墓工人遇见了他:他们用火把照亮他的脸,认出了查拉图斯特拉,对他大加挖苦。“查拉图斯特拉背着这条死狗:了不得,查拉图斯特拉变成了掘墓者!因为我们的手太干净,沾不得这肉腥味。查拉图斯特拉想要偷走一口魔鬼的烤肉吗?那么去吧!祝你用餐有好运!但愿魔鬼不是一个比查拉图斯特拉更高明的小偷!——他可是两个人都偷,两个人都吃的!”他们互相嬉笑,把脑袋凑到一块儿。


  查拉图斯特拉对此一言不发,只管走他的路。当他走了两个小时,经过森林和沼泽的时候,他听到了太多的狼群的饿嚎,他自己也饿了。所以他停在一所孤零零的房子前,那里亮着灯光。


  “饥饿袭击我,”查拉图斯特拉说,“就像一个强盗。在森林和沼泽地里,我的饥饿袭击我,在深深的夜里。


  我的饥饿有着怪脾气。经常在我吃过饭后它才来,今天它整天都不来:它究竟曾滞留在什么地方?”


  说着,查拉图斯特拉上前敲了房子的门。一位老人出现了;他举着灯火问:“谁来找我,弄得我睡不好觉?”


  “一个活人和一个死人,”查拉图斯特拉说,“请给我吃的和喝的,我白天忘记吃喝了。格言说:招待饥饿者吃饭的人,也给自己的灵魂以活力。”


  老人走开去,但是很快就回来,给查拉图斯特拉拿来了面包和酒。“这里对饥饿者来说是一个糟糕的地方,”他说,“因此我住在这里。动物和人都到我这个隐士这儿来。但是也让你的同伴吃喝吧,他比你还累呢。”查拉图斯特拉回答:“我的同伴已经死去,我实在无法让他吃喝。”“这跟我无关,”老人阴郁地说,“谁敲我房子的门,谁就得接受我给他的东西。吃吧,祝你们顺利!”——


  接下去,查拉图斯特拉又走了两个小时,顺着道路,借着星光:因为他是一个走惯夜路的人,他喜欢直面熟睡的一切。但是,到天刚破晓时,他发现自己在一座森林的深处,他再看不到有任何道路。于是,他把死人放在一个有头部那么高的树洞里——因为要防止狼来吃他——他自己就躺在地上的苔藓上。他马上就睡着了,疲倦的躯体,却有着一个平静的灵魂。


  blob.png
图/by:Martin Stranka


  9


  查拉图斯特拉睡了很长时间,不仅曙光,而且上午都已从他脸上爬过。最后,他的眼睛终于睁开了:查拉图斯特拉惊奇地往森林和寂静中看去,又惊奇地看到自己内心里。然后他像一个突然看到陆地的航海家一样,迅速站起身,欢呼起来:因为他看见一个新的真理。于是他对自己的心如是说:


  “我明白了:我需要同伴,活的同伴——不是死的同伴和我想去哪里都随身背上的尸体。


  我需要的是活的同伴,他们跟随我,因为他们要跟随自己——前往我要去的地方。


  我明白了:查拉图斯特拉不应该对众人说话,而应该对同伴说话!查拉图斯特拉不应该成为一群羊群的牧羊人和牧犬!


  诱惑许多羊离开羊群——我为此而来。众人和羊群会冲我发怒:查拉图斯特拉要把强盗称作牧羊人。


  我说牧羊人,可他们却自称为善者与正义者。我说牧羊人,可他们却自称为有真正信仰的信徒。


  瞧这些善者与正义者!他们最恨的是谁?是破坏他们的价值版的人,是破坏者,是罪犯——可那正是创造者。


  瞧那些所有信仰的信徒!他们最恨的是谁?是破坏他们的价值观的人,是破坏者,是罪犯——可那正是创造者。


  创造者寻找的是同伴而不是尸体,也不是羊群和信徒。创造者寻找的是共同创造者,他们把新的价值写在新的牌上。


  创造者寻找的是同伴和共同收获者:因为在他那里,一切都已成熟,等待收获。但是他还少一百把镰刀:所以他成把、成把地拔去麦穗,十分生气。


  创造者寻找的是同伴和那些懂得磨快镰刀的人。人们将称他们为毁灭者和对善恶的轻蔑者。可他们却是收获者和欢庆者。


  查拉图斯特拉寻找的是共同创造者,查拉图斯特拉寻找的是共同收获者和共同欢庆者:他和羊群、牧羊人和尸体有何关系!


  而你,我的第一位同伴,安息吧!我把你妥善埋葬在这树洞里,我已把你藏得好好的,不会受到狼的侵害。


  但是我要向你告别,时间到了。在曙光和曙光之间,我得到了一个新的真理。


  我不应该做牧羊人,不应该做掘墓人。我一次也不愿再同众人说话;我同一个死人说话,这也是最后一次。


  我要同创造者、收获者、欢庆者结伴:我要让他们看看彩虹和超人的全部阶梯。


  我将向隐士和双重的隐士唱我的歌;谁还有耳朵听不曾听过的东西,我就要给他的心里沉甸甸地装上我的幸福。


  我要达到我的目的,我走我的路;我将跃过犹豫者和迟疑者。那么但愿我的路成为他们的沉沦之路!”


  blob.png
尼采


  10


  查拉图斯特拉对自己的心说罢这些话,已是太阳高照的正午时分了;他探询似地向高处望去——因为他听到自己头顶上一只鸟的尖锐叫声。瞧!一只雄鹰在空中划着硕大的圈子翱翔,它身上悬着一条蛇,不像是捕获物,却像是一位朋友,因为蛇的身子缠绕着它的脖子。


  “这是我的动物!”查拉图斯特拉说,从心底里感到高兴。


  太阳底下最高傲的动物和太阳底下最聪明的动物——它们是出来侦察的。


  它们要想知道,查拉图斯特拉是否还活着。真的,我还活着吗?


  我发现在人类中间比在动物中间更危险,查拉图斯特拉走着危险的道路。让我的动物给我引路吧!


  查拉图斯特拉说罢,想起了森林里那位圣人的话,叹了口气,于是对自己的心如是说:


  “我希望我更加聪明!我希望我从根本上就是聪明的,像我的蛇一样!


  但是我要求了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就要求我的高傲,让它始终和我的智慧同行!


  如果有一天我的智慧离开了我:——啊,它喜欢离我而去!——那么就让我的高傲同我的愚蠢一起飞行!”


  ——查拉图斯特拉的沉沦就此开始。


  本文选自《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译者杨恒达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