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民族,要是连自己的图腾都造了假来赚钱,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更宝贵的东西值得珍惜呢?

1.jpg
图源百度


  风光旖旎。和所有大惊小怪的旅游者一样,我忙着购买珍珠链、夜光螺之类的纪念品。资深的旅游者小D对此不屑一顾,谆谆告诫这些东西多半是假冒伪劣。


  “手里的‘椰妹’难道是假的吗?这分明是两个椰子壳粘起来的,你闻一闻,还有椰茸的清香呢!”我把大眼睛的“椰妹”,堵到小D鼻子下。


  她躲开了,说:“这东西便宜得无以复加,大概是真的,造假的人特别讲究成本。”


  到了一处景点,身着绚丽民族服装的女店主,殷勤地向我们推销一件牛雕。


  “它是象骨制的,你看这刀工,多么细腻!你看这造型,多么生动……”女店主说。


  我被牛雕古朴的形象吸引,刚要掏钱,想起小D的忠告,觑了她一眼,果然在冷笑。


  “这若真是象骨制的,只怕你要进监牢。谁不知大象是国家保护动物!”小D冷冷地说。


  “还是这位大姐识货啊。”女店主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态,“不过,它虽不是象骨,却是牛骨的。都是骨头嘛,又不是做药酒,没那个那么认真。”她笑盈盈地解释。我抚摸着牛雕温凉而润泽的背脊,看着牛雕诚恳而略带悲哀的眼睛,满心喜爱。


  见多识广的小D还不放心,问:“这真是骨雕啊?”


  女店主有些恼火了,说:“你这个客人啊,怎么这样不相信人?不是真骨雕,能有这个分量?你掂一掂,压得手腕子疼!再说啦,这是什么?这是牛啊!牛是什么?牛是我们民族的图腾,图腾你们懂吗?很神圣的东西,哪里敢造假?就是造,也是别的民族的人干的,我们是不敢的。”


  面对铁一般的逻辑,我们自惭形秽,哑口无言。我买了牛雕,一路珍爱地用手托着,不时把玩,到了宿营地。晚上,小D紧盯着图腾牛说:“我总觉得这像一个骗局。”


  我说:“真作假时假亦真。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既来之则安之,免得晦气。再说,这是图腾啊!”


  小D说:“图腾怎么啦?也不是防伪标志。我倒是要把它摔开来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东西使它显得这样重!”


  我大惊,说:“可使不得!再说这是我的东西,你不能破坏他人财产。”


  小D说:“摔坏了,我赔你钱。”


  我说:“我不要钱。我要图腾。”


  小D说:“那我赔你图腾就是了。我已在其他商店看到了一模一样的骨雕。”


  小D说罢,不待我反应过来,高高举起了牛雕,砸向地面。


  随着喑哑的闷响,牛雕扑向地毯,又嘭地弹起,叽里咕噜地滚进床下。我心痛万分地将它从犄角旮旯处搜索出来,举在手里仔细端详,竟是毫发未损,一双铃铛般的牛眼,熠熠有神,愤怒地盯着我们。


  我说:“真金不怕火炼,真骨不怕摔打。”


  小D夺过牛雕,默不作声跨出房门。


  不知她到底要做什么,我紧紧追到大堂。光滑的大理石地面映着我们模糊的身影。小D二话不说,又一次高高地举起了牛雕。


  啪!


  牛雕猛掷地面,訇然破碎,炸裂的断片四处迸溅,尖锐地呼啸着,像无数横飞的小刀。


  我恼怒地大叫:“简直是打砸抢!别说是骨的,纵是钢的,也经不住你这样破坏性的试验啊。”


  小D拣起一块碎屑,平静地说:“仔细瞅瞅吧,你高抬了它的身份。”


  我抢过碎屑。先是闻到了一股腐败的气味,接着感到它橡皮般的质地柔软。定睛一看,才知是一块淤泥。这条传神的图腾牛,是以塑料制成外壳,内囊充填污泥。算它坚实,在铺了地毯的室内,经受住了第一次考验。谁想小D穷追不舍,终使它显了原形。


  看我怅然不语,小D说:“这么喜爱赝品啊?我赔你钱,你还可再买。”说着掏包。


  我说:“不要你赔。我只是在想,它到底是谁制造的。”


  小D说:“那有什么追究的意义?”


  我说:“不!不一样。因为牛是一个民族的图腾。”


  小D皱着眉头说:“图腾又怎么样?假的就是假的,这就是一切,没有什么不同。”


  我说:“一个民族,要是连自己的图腾都造了假来赚钱,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更宝贵的东西值得珍惜呢?我宁可相信是另外民族的人造了假,骗了老板娘,她不知情,才转卖给我们。她是无辜的。”


  (刊于《微型小说选刊》1996年第17期)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