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净福至》- 立体封.jpg
 摘自《碗净福至》

  作者:蔡澜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3月

  定价:48元

  新一代的人已经不大会吃瓜子了,最多是在中秋时把月 饼中的五仁之一的瓜子仁挖了出来嚼几口。


  旧社会中,吃瓜子是人生乐趣,尤其是女人,吃起瓜子 来真是好看。电影《南京的基督》中,芥川龙之介在原著中 很详细地描写女主角嗑瓜子的姿态,我很喜欢这一段文字, 但是编剧和导演都太年轻,不能感受,说什么也不肯用,实 在可惜。


  丰子恺在《吃瓜子》一文中对女人吃瓜子有此般的叙述:


  她们用兰花似的手指摘住瓜子的圆端,把瓜子垂直地塞在门牙中间,而用门牙咬它的尖端。“嘚、嘚”两响,两瓣壳的 尖头便向左右绽裂,然后那手敏捷地转个方向。同时头也帮着 微微一侧,使瓜子水平地放在门牙口,用上下两门把两瓣壳分 别拨开,咬住了瓜子肉的尖端而抽它出来吃。这吃法不但“嘚、 嘚”的声音清脆可听,那手和头的转侧的姿态窈窕得很,有些 妩媚动人。连丢去的瓜子壳也模样姣好,有如朵朵的兰花……


  年轻时在台北上酒家,当年最红的是黑美人和皇后。所谓酒家卖的不是酒而是女人,个个穿着旗袍,胸大腰细腿长。 一坐下来就是“先生贵姓?我敬您一杯”,其他谈话题材粗俗。 嫌她们没趣,抓桌上的瓜子让她们嗑,便可以少听废话了。


  瓜子一吃起来没完没了,不能停止。第一,它们不甜不咸; 第二, 要剥了才能吃;第三,永远吃不饱; 第四,有种令人上瘾的香味。


  会吃瓜子的人的绝技令人叹为观止,他们可以一面抽烟 喝酒,一面抓一把瓜子塞进嘴里,“咔”的一声咬开吃仁, 再“呸”的一声把壳吐出来。


  我从来学不会吃瓜子,不管是用门牙啃或以臼齿嚼,总是碎个稀烂,不然便是咬成两截,怎么剥也剥不开。


  好在台湾人发明了一个剥瓜子壳的机器,它看来像个倒反了的荷花菱角,中间有个凹位可以把一粒瓜子放进去,再用手把左右的角一捏,瓜壳破裂,就可以取出中间的仁来吃。


  有了这个剥瓜子器之后,傍晚回家,打开电视看新闻,来杯威士忌苏打,一面剥瓜子一面看天下大事,吃饭不影响食欲,愉快地把时间消磨。


  黑瓜子固然好吃,但是最香的是那又小又硬的红瓜子。 红瓜子最难咬了,有了这个机器,问题解决。


  白瓜子较易咬开,但它的壳用盐水浸得很咸,常会吃得 磨损唇上的薄皮。上天香楼吃饭,总有那么一碟白瓜子,壳并不咸,一吃便不能停手,怕吃太多,暂时抛弃,但当中那


  种非咸非甜的香味一再来逗引,过一会儿便会再抓一把。下定决心,不再吃了。抽支香烟,见朋友们嗑,不知不觉又再伸手。


  美国和日本都有剥好的白瓜子仁出售,一包包地包装,吃了几颗便已吃腻,吃剥了壳的瓜子,和不看对方脱衣做爱一样,索然无味。


  向日葵的葵花子也不难剥壳,但嫌它的仁太小,吃了有空虚的感觉,剥壳剥得最拿手的不是人类,反而是鹦鹉。看它吃葵花子的样子可爱得很。忽然发一奇想,是否可像鹈鹕一样,将它的喉管用一条绳索绑住,让它吐出来吃剥好的仁,但是太过残忍,下不去手,想想而已。


  小时候看到街上卖的瓜子,是用一块小小的红纸包住, 到处都出售,每包五分钱。现在已不见了,只有南货店或海味铺中,在旧历年前才摆出来,一麻包一麻包的,一看便知 是便宜货,说什么也不会引起购买欲。


  次等的瓜子身体弯曲,就是用剥瓜子器也是玉石俱焚,永远不会完整地取出仁来。而且,中间有一两颗坏的,味道极为古怪,吞下去好还是吐出来好总犹豫半天。有时不幸中再加上倒运,壳的碎块一面也是白色的,和瓜仁无异,送入口中嚼时紧紧地嵌入牙缝中,这时用牙签也挖不出来,用牙 线也拉不进去,真是啼笑皆非。


  香港的百佳、惠康和七十一,都很难找到瓜子了。台湾倒还很流行,凡是卖食品的地方一定可以找到一大包一大包包装精美的瓜子。


  把瓜子加工,变成酱油味、蒜头味和甘草味等等,优质 的产品将体态变形的都淘汰掉,一颗瓜子肥肥胖胖,乌乌油油,甘美可口。


  台湾人对味精一点也不抗拒,在瓜子中下了大量的味精、八角、丁香和糖精,吃了口渴死人。


  在大陆,吃味精更是时尚,上次去成都,见他们吃火锅 之前先在自己碗碟中加上半汤匙味精才喊过瘾。大陆人的心 态很微妙,从香港来的固佳,但是香港像纽约,太进步了反 而令人不染指。台湾却像旧金山,较能接受,有些冒牌货都 加上了“台湾制造”四个字。


  年关已近,在南京时看到许多人提着手信还乡,最流行 的是台湾生产的正林瓜子,一大包,里面随货赠送剥瓜子器一个。


  遇台湾人称赞说:“你们真威风,连大陆人也要买你们 的瓜子送礼。”


  台湾人听了诧异地:“什么?台湾瓜子?我们的瓜子都是大陆进口的。我们吃的都是无籽西瓜。”


  (编辑:李思)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