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词我们用来填补/漏洞。很适合作为演说里/温暖的串联,可填写在卡片上/红色心形的空位,虽然看起来/一点也不像真的心。加上丝带/你还可以出售它。

  blob.png
题图 / Reuben Wu


“爱”的变奏


这个词我们用来填补

漏洞。很适合作为演说里

温暖的串联,可填写在卡片上

红色心形的空位,虽然看起来

一点也不像真的心。加上丝带

你还可以出售它。

我们还可以将它插入

打印好的表格空白处。

即便没有填表说明。好多

杂志没什么内容

除了爱这个词。你可以

用它来搓身,也可以

用来炒菜。我们怎知

潮湿的纸板下

鼻涕虫们的欢乐纵欲

不是爱?至于草苗,

它们喊着爱,坚韧的叶尖小心地

从一堆生菜堆之间拱出。

爱!爱!战士高唱,举起

他们闪亮的刺刀致敬。


然后说说我们

两个人。爱这个词

实在太短了,它只有

四个字母,太稀疏

我们头上的群星无法听见

它们之间深邃的真空

爱也不能填满。

不是我们不愿意

坠入爱河,而是害怕。

这个词是不够的,但也

只能接受。它是

金属的沉默里

一个单音字,在惊奇和痛苦中

不断发出啊的嘴巴, 

是一口气,是紧紧抓住

悬崖边的手指。你可以

紧抓不放,也可以松手。


作者 / [加拿大]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翻译 / Phil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