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香港苏富比迎来当代亚洲艺术部成立10周年,再次推出尤伦斯夫妇私人珍藏的37件中国当代艺术作品,这已经是尤伦斯夫妇第四次通过香港苏富比释出藏品。

  6月4日,保利在此次春拍“现当代夜场拍卖”中推出“尤伦斯男爵珍藏中国当代艺术专场”。本次专场从黄永砅《一人九兽》(lot 4623)开始约20多件作品将进入到为时一个月(到7月4日)的私洽程序,这些作品多为黄永砅、陈箴、王度、杨诘苍等旅法艺术家带来的观念与大型装置艺术。本次现场最高成交作品为以420万元落槌,460万元成交的刘韡《无题》,成为艺术家目前第二高价的作品。


1.jpg
北京保利“尤伦斯男爵珍藏中国当代艺术专场”,刘韡的《无题》以420万元落槌,作品交接地点为中国香港







北京保利“尤伦斯男爵珍藏中国当代艺术专场”拍卖会开始之前,现场放映了关于尤伦斯的收藏以及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展览的短片


  本次专场拍品有10余件曾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于2008年举办的“我们的未来——尤伦斯基金会收藏展”出现、还有数件曾在2013年举行的“ON|OFF:中国年轻艺术家的观念与实践”中展出。部分作品曾在UCCA举办的艺术家个展中亮相,比如顾德新三件作品《B41》《B23》和软陶雕塑系列《A01-A64》均出现在他的2012年个展“顾德新:重要的不是肉”,其时退出艺术圈的艺术家本人并未在展览现场现身。最终《B41》《B23》均被3195号买家购得。


  此外本次专场还有刘韡、王光乐、李姝睿、谢墨凛、尚一心等中国艺术家的部分绘画作品。多位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均创下了个人拍卖纪录:此次上拍的赵赵的作品《重复》曾参加尤伦斯“ON|OFF”展览,以46万元成交。颜磊作品《猛龙过江》作品以13万起拍,现场多位藏家参与竞投,最终以110万落槌,成交价为126.5万元,创下了艺术家的个人纪录。没顶公司2010年的作品《蔓延B-053》以57.5万元成交,创下其拍卖纪录;徐渠《暴力》以36.8万元成交,创下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胡晓媛2008年的作品《三衣六物》以34.5万元成交,同样创下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


5.jpg
汪建伟《系统工程》以75万元进入为期一个月的私洽阶段,该作品曾在UCCA于2008年举办的“我们的未来——尤伦斯基金会收藏展”中展出


6.jpg
林明弘 《无题》以40万元进入为期一个月的私洽阶段,该作品曾在UCCA于2008年举办的“我们的未来——尤伦斯基金会收藏展”中展出


  除此之外,本次专场引入的如黄永砅、陈箴、王度、杨诘苍、汪建伟等观念艺术家的大型装置作品将进入为期一个月的私洽程序。尤伦斯曾在拍前表示,这次上拍的黄永砅《蟒蛇》是这个系列里最原始的版本,它将以350万的价格进入为期一个月的私洽阶段。部分年轻艺术家的装置作品,如王郁洋的灯光装置《人造月》以180万元落槌(成交价207万元,创下艺术家的个人拍卖纪录)、仇晓飞的《奥特莱斯的维纳斯》以130万元在现场落槌。


8.jpg

隋建国《衣纹研究——右手》以90万元私洽成功

7.jpg
黄永砅《蟒蛇》以350万元进入为期一个月的私洽阶段,作品交接地点为中国香港


9.jpg
王郁洋的灯光装置《人造月》以成交价207万元,创下艺术家的个人拍卖纪录,该作品有5个版本,此为第4版,曾在“ON | OFF:中国年轻艺术家的观念与实践”中展出。


10.jpg
仇晓飞的《奥特莱斯的维纳斯》以130万元在现场落槌


  多场尤伦斯专场拍卖,屡创艺术市场纪录


  这是尤伦斯夫妇第9次大规模地出售自己的藏品,他们从2009年开始,分别与北京保利和香港苏富比四度联手,此前推出过8次拍卖,考虑汇率的因素,总计取得了超过人民币14亿元的总成交额。


  2009年北京保利春拍的“中国绘画艺术夜场”上,尤伦斯夫妇出售的宋徽宗《写生珍禽图》拉开了他们委托北京保利拍卖作品的序幕。该专场推出了尤伦斯夫妇珍藏的18件中国绘画作品。虽然并没有以专场的形式出现,但是这18件拍品最终还是以100%的成交率拍得1.7亿元。除了6171.2万元成交的宋徽宗《写生珍禽图》之外,陈逸飞《踱步》和张晓刚《血缘大家庭系列》也分别拍出了4043.2万元和1680万元。其中陈逸飞的《踱步》被上海龙美术馆所收藏。


11.jpg
陈逸飞《踱步》,图片来源:北京保利


12.jpg
张晓刚《血缘大家庭系列》,图片来源:北京保利


  2009年秋拍,北京保利首次推出由16件拍品组成的“尤伦斯夫妇藏重要中国书画”拍卖专场,结果16件拍品以87.5%的成交率,拍出了2.89亿元人民币。除了以1.0864亿元成交的曾巩《局事帖》外,明代吴彬所作的《十八应真图卷》更是以1.69亿元的价格创造了当时中国绘画的拍卖纪录。《局事帖》在2016年重现在中国嘉德拍场,由华谊兄弟传媒王中军以2.07亿元成交价竞得。

 13.jpg
曾巩《局事帖》,图片来源:中国嘉德


  2010年春拍,尤伦斯夫妇与北京保利第三度联手,推出“尤伦斯男爵藏中国书画”专场,虽然这个由12件拍品组成的专场并没有超亿元的拍品出现,但12件拍品仍以白手套的成绩创下了1.46亿元的成交额,其中夏昶的《湘江竹石图》(手卷)的成交价达5936万元。


  2011年春拍,香港苏富比推出“尤伦斯重要当代中国艺术收藏:破晓——当代中国艺术的追本溯源”晚间拍卖,106件作品总成交额达4.27亿港元,成交率高达99.06%。其中,张晓刚1988年的画作《生生息息之爱》以7906万港元成交,刷新了当时中国当代艺术拍卖的世界纪录。此外,张晓刚《血缘系列》、张培力《X?系列三》均以2306万港元的价格成交。


14.jpg
张晓刚《生生息息之爱》,图片来源:香港苏富比


  同样在2011年春拍,北京保利也推出了“尤伦斯男爵藏重要中国当代艺术夜场”拍卖,46件作品全部成交,总成交额1.23亿元。其中,曾梵志2001年作《A系列之三:婚礼》以4025万元成交;方力钧《1996-10-1》以1552.5万元成交;周春芽1997年的作品《月下情人》也以977.5万元成交,这也是周春芽“绿狗”系列作品迄今为止的拍卖最高价。


15.jpg
方力钧《1996-10-1》,图片来源:北京保利


  而2011年秋拍,香港苏富比再次推出“尤伦斯重要中国艺术收藏:蜕变——当代中国艺术的革新与演化”专场拍卖,上拍90件作品,总成交额1.32亿港元。其中,曾梵志1998年的《面具系列》以2026万港元成交;刘野1996年的作品《齐白石肖像》以1410万港元成交;隋建国1997年的作品《世纪的影子》以578万港元成交,创造了艺术家当时个人作品的拍卖纪录,同时也是隋建国作品迄今为止的拍卖第二高价。


  2013年秋拍,香港苏富比成立40周年,在“香港苏富比四十周年晚间拍卖专场”中,陈逸飞完成于1971至1972年的作品《红旗之一》以7964万港元成交,创造了艺术家个人作品的第二拍卖高价;另一件来自曾梵志2001年的《最后的晚餐》则以1.8亿港元的成交价,刷新了迄今为止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的拍卖纪录。

 16.jpg
曾梵志《最后的晚餐》,图片来源:香港苏富比

 17.jpg
陈逸飞《红旗之一》,图片来源:香港苏富比


  2014年,香港苏富比迎来当代亚洲艺术部成立10周年,再次推出尤伦斯夫妇私人珍藏的37件中国当代艺术作品,这已经是尤伦斯夫妇第四次通过香港苏富比释出藏品。其中,方力钧1992年作品《系列二(之四)》以5948万港元成交,创造了艺术家个人作品的拍卖纪录;王兴伟1996年作品《盲》以940万港元成交,同样创造了个人作品的拍卖新高。


  在这8次拍卖中,《局事帖》和《写生珍禽图》在艺术市场上的进出被认为是成功的商业案例。此外,方力钧、张晓刚、曾梵志、张培力、王兴伟等人的作品也都刷新了艺术家个人作品的拍卖纪录。


  尤伦斯收藏的入场与离场,UCCA去向未明


  曾经出任UCCA第一任馆长与The Guy&Myriam Ullens Foundation(以下简称尤伦斯基金会)主任的费大为在接受《艺术新闻/中文版》的采访时说,对于尤伦斯在保利的拍卖,他表示“非常遗憾”,从2002年开始担任尤伦斯基金会的主任,2007年正式出任UCCA的第一任馆长,到2008年8月正式离开UCCA,费大为亲历并经手了尤伦斯在中国当代艺术收藏方面的的完善和成型。


  费大为谈到尤伦斯收藏中国当代艺术的过程时表示,尤伦斯从80年代开始购买一些中国当代艺术作品,2002年尤伦斯邀请费大为合作时表示,要严肃地进行中国当代艺术收藏,成立基金会,不卖遗产,希望将自己的收藏在二三十年之后送给中国。


 18.jpg
尤伦斯基金会、UCCA创始人、收藏家盖伊·尤伦斯,图片来源:周末画报


  费大为担任尤伦斯基金会主任之后,主要负责基金会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的整理、研究和收藏。从2002年到2006年,尤伦斯的收藏从600件左右上升到1800余组、2000件左右。费大为强调他们合作的基础是“不卖”收藏,建立基金会的目的是“封存三十年”。


  除了邀请费大为完善收藏,当时尤伦斯基金会也做了大量的赞助,比如侯瀚如策划的2007年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里昂当代艺术馆和广东美术馆的联展“里里外外”、比利时安特卫普的中国当代艺术展等,赞助数额从10万美元到50万欧元不等。


  然而,从2005年到2008年,在海外拍卖和基金的运作下,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的价格呈现了几十甚至上百倍的上涨,尤伦斯此时的决心也开始动摇。如前文提到,从2009年开始,尤伦斯开始不断送拍中国艺术品,包括当代艺术作品。提到尤伦斯的收藏与拍卖过程,费大为表示:“老尤在当时强调这是不卖的。所以很多艺术家是以很低的价格卖给老尤的,他们也是因为对我的信任才卖给老尤。”


  2009年之后,尤伦斯不断出售中国艺术收藏的伏笔其实在2007年UCCA开幕之际就已埋下。2007年,这位“特纳作品的最大藏家”在苏富比伦敦拍卖会上以1500万英镑售出“百年来世界艺术市场上出现的规模最大品质最佳”的14件特纳作品和曾梵志的画作,以“集中财力打造在中国建立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2008年金融危机,尤伦斯夫妇家族企业受到牵连,以及需要筹措UCCA的运营资金,2009年之后,尤伦斯夫妻二人一再出售其中国书画和当代艺术收藏。


  拍卖举行之前,《艺术新闻/中文版》联系UCCA的现任馆长田霏宇(Philip Tinari),问及他对此次拍卖的看法,他表示,“抱歉,对此没有评论(Sorry,no comment on this matter)。”


  从去年中传出UCCA将被尤伦斯出售的消息迄今,艺术中心的去向尚没有最后落定。正在UCCA进行的中国年轻一代艺术家的群展“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2017”3月19日开幕之后不到一个月,4月14日UCCA对外宣布了首席执行官薛梅离职的消息。


  尤伦斯积攒数十年的中国艺术底牌,除了UCCA之外,已全部出清了吗?从拍卖当晚多数尚未在现场确认买家的大型装置作品的去向来看,尤伦斯与中国艺术,或许还不能在一时完全撇清关系。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