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有日本设计师站上属于年轻设计师舞台的卫星展上,不免总是被拿来与在此地出道的 Nendo 做比较。

  每次有日本设计师站上属于年轻设计师舞台的卫星展上,不免总是被拿来与在此地出道的 Nendo 做比较。而在 2012年看见 YOY 的时候亦然。当时YOY将墙角化身为 Peel 灯具,看得出他们对于灯具设计的手法,拥有一种“非因玩味性而有趣”的理念,但却有着不可否认的功能性。


image.png
PAINT 壁灯


  “精简和简约性可能来自日本。而幽默和玩味则可能是日本和欧洲的混合体。”他们对其风格解释道。不过,或许更大的原因来自创始人小野直纪(Naoki Ono)和山本侑树(Yuki Yamamoto)两人不同的设计背景。小野直纪是空间设计师,负责思考如何设计形象、文案和沟通;山本侑树则从事工业设计,负责与工匠和承包商做实体的物品。不管是什么设计项目,他们都会在一起思考,并一致认同一个概念后才会进行。即便遇上意见不合的时候,也会交谈至彼此同意为止。


image.png
PAINT 壁灯


  2013年,YOY 的 Canvas 椅子被英国家具品牌 Innermost 擒下,2014 年又凭借Light 灯具赢得“设计报告”(Design Report)奖项。Light 灯看似是一条笔直的 LED 灯源,却在接上电源后投映出灯罩的形状。甚至有人因为这件作品评价YOY是 Nendo 接班人。该灯具的魅力,就连美国 MoMA 设计店也积极入货销售,无疑让 YOY 之名瞬间跃入国际视界。


  然而,之后的 3 年,YOY似乎又放慢了脚步。他们虽然每一年都到米兰参展,但设计却没有日新月盛的气势,更没有继续获得量产。原因为何?他们今年的新展“虚构性”(Fictionality)给出了答案。展览文案称:“设计产品就像是写小说,是一种将虚构(的情节)隐藏在现实的动作。采用这一种方式来制造的产品,将有可能在日常生活中开启通往幻想的大门。”

image.png


image.png

TRUNK凳子


  在每一件新品都需要花上三至六个月才能完成的状况下,难怪他们觉得这一系列的新品中,最喜欢的作品还是“设计最少”的 SUNDIAL 壁钟,因为它只需使用普通时钟机芯设计出钟针即可。这款看起来像日晷结构设计的壁钟,钟面上有着形状清晰且明显的分针手柄,而那看似如其阴影的部分,则是时针。随着时间的推移,时针和分针似乎在全天候上演追逐的剧情,让人会心一笑。YOY 也为此而感到满足。


  当然,让人庆幸的是这一系列的新品成功展现出他们出道时的那一股魅力与直觉性。正如两位设计师所说:“我们总是在寻找两种‘不同东西之间的东西’,像是空间和物品、2D和3D、虚构和真实等。此外,我们也试图设计出能够吸引非设计热爱者的东西。所以我们认为任何想法应该容易理解,而且不用言语就能办到。”


image.png
FLOAT II 台灯


  譬如说,PAINT 壁灯原本空白的帆布表面,在开灯以后,便呈现出发亮的笔触,仿佛帆布上以发光的涂料绘制而成。而 FLOAT II 台灯则让电线的一部支撑起灯罩,让它看起来神奇地漂浮在半空中。而去年的 TRUNK将丹麦纺织品牌 Kvadrat 的布料进行压模,从而制作仿真的树皮纹理,然后再将其打造成看起来像树干的凳子。


  另外,他们也首次尝试家电设计的领域——为COTODAMA 品牌设计的一款精美地显示出歌词的扬声器。该品牌希望既然歌词是来自歌手的文艺作品,为何不能让扬声器把歌词化作居家中的一件艺术品呢?品牌旗下的第一款透明设计,确实让人看得啧啧称奇。但交由 YOY 设计的新一款,则走着决然不同的方向——概念取材于黑胶唱片。将一件方形的“歌词”荧幕和另一件内置两个扬声器的电板靠墙而立,便打造出如极简与现代风格的成品。


image.png
SUNDIAL 壁钟


  无疑,YOY 是日本设计业的新星代表,即便在逐渐崛起的当地设计新秀中,他们依然保持着自己的步调进行设计,两位设计师似乎也没有被时势所左右。然而,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野心。尤其问及对成功的定义是什么时,他们说:“如果来自我们心内的作品能被小孩乃至长者所接受,那我们就成功了。”这,显然就是终极的“虚构现实”吧。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