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当代艺术大师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1945年出生于犹他州盐湖城,现生活工作于洛杉矶,是美国最具挑战性和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
1.jpg
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肖像照


  美国当代艺术大师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1945年出生于犹他州盐湖城,现生活工作于洛杉矶,是美国最具挑战性和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麦卡锡先后在犹他大学(University of Utah)、旧金山艺术学院(San Francisco Art Institute)和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学习绘画和电影。1982年至2002年,他曾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教授行为艺术及其历史、装置艺术和影像艺术。


  他的作品以极具叛逆精神和深刻本能闻名,创作媒介多样——从行为、摄影、影像、装置,到雕塑、素描、绘画——规模从袖珍到庞大无所不有。麦卡锡运用流行的幻象、错觉和文化迷思,在作品中常常融入强迫般的行为,并挑战人们既有的物理定向。他千变万化的作品常常引发激烈的辩论,不断挑战社会约定俗成的规范与标准。麦卡锡试图破坏美国社会的正常状态,打破以压抑人类蓬勃欲望和动力为目的的叙事方式。


2.jpg
2016年在西雅图华盛顿大学亨利艺术画廊(Henry Art Gallery)举行的‘保罗·麦卡锡:白雪公主,木制雕塑’(Paul McCarthy: White Snow, Wood Sculptures)现场图。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WS,做着梦的白雪公主与糊涂蛋》(WS, White Snow Dopey Dream Double),2015,黑胡桃木 ,231.4x227.1x304.8 厘米 / 91 1/8x89 3/8x120 英寸


  保罗·麦卡锡十记


  1 保罗·麦卡锡于1945年生于美国犹他州盐湖城,父母均是摩门教徒,但他坚称自己的成长过程并不是特别笃信宗教的。年少的麦卡锡患有诵读困难症,而这也导致他对文字和图像的体验与他人不同。


  2 麦卡锡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就开始了他的艺术生涯,大部分时间在加州的帕萨迪纳市生活工作,但直到1990年左右才开始售卖作品。


  3 据麦卡锡本人所言,创作早期的他生活拮据,于是开始用日常家用材料来制作艺术品。起初他想成为一名画家,而这种对液体(即颜料)的运用也体现在他之后的创作中,比如在作品中使用调味汁。


  4 麦卡锡曾追随过“垮掉的一代”(Beat Generation)的诗人和作家的作品,也曾喜爱约翰·凯奇(John Cage)和卡尔-海因茨·斯托克豪森(Karl-Heinz Stockhausen)的音乐,以及斯坦·布拉奇治的实验电影。


  5 麦卡锡曾在好莱坞打过杂工。他曾协助第一部《星际迷航》电影的特效摄影工作。之后他表示在派拉蒙影业工作的经历对他的艺术创作有所影响。


  6 1980年晚期,麦卡锡开始在行为影像装置作品中使用电视和电影元素。这些复杂的作品通常包括将文化符号——如童话人物匹诺曹和海蒂——重置于家庭心理剧、好莱坞影片和大众媒体中。


  7 1993年,麦卡锡的作品首次在第45届威尼斯双年展上展出。他之后又参加了第48届和第49届威尼斯双年展。


  8 2004年,麦卡锡以《大头爸爸》(Daddies Bighead)和《MJBH》(大头迈克尔·杰克逊)两件大型户外雕塑作品亮相惠特尼双年展(Whitney Biennial),分别用消费主义符号和流行文化符号影射社会问题。


  9 2001年,麦卡锡为荷兰鹿特丹市创作了公共雕塑《圣诞老人》(Santa Claus)。作品原本应该放置在剧院广场上的音乐厅旁,但这并没有实现,因为作品引起争议,很多公民认为它具有性意味。直到2008年,《圣诞老人》在鹿特丹的另一个广场上得以永久陈列。


  10 2014年10月,麦卡锡在巴黎凡登广场揭开充气雕塑作品《树》(Tree)的帷幕。由于雕塑看似一个大型绿色肛门塞,公民表示强烈不满,认为作品玷污了这一历史性广场。两天后雕塑便被人放气,而麦卡锡表示他不想修复或替代它。他还向当地报纸承认这个肛门塞的形状是故意的、是一个“玩笑”。

3.jpg
2014年法国巴黎FIAC当代艺术展凡登广场现场图。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树》(Tree),2014,乙烯基 尼龙布料 电风扇 绳索保罗·麦卡锡,图片:豪瑟沃斯


  剖析文化符号


  颠覆传统的反叛艺术家


4.jpg
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白雪公主头》(White Snow Head),2012-13,硅树脂 玻璃纤维 钢,独版 ,144.8x165.1x147.3 厘米 / 57x65x58 英寸。图片:豪瑟沃斯


  “我对那些文化编造出的漫画形象感兴趣,如圣诞老人、大力水手和猪小姐皮吉(Miss Piggy)。其中,圣诞老人是我最常重复使用的。圣诞节和商品、消费主义,以及资本主义、西方文化都密切相关。圣诞老人这一人物本身便是一个矮胖的、带胡子的元老,像是一个神一般的形象。”


  ——保罗·麦卡锡


  麦卡锡运用他所熟知的美国消费文化的语汇和图像,将其扭曲变形,创作出突破观众心理底线、令人不安的作品。他因行为表演和电影作品于上世纪70年代出名,随后将艺术实践拓展到独立雕塑人像、装置和近期的一系列大型充气雕塑的创作。麦卡锡的行为艺术和挑衅般的多媒体装置作品讽刺上流社会、嘲笑权威,以过量的感官刺激和暴力图像冲击着观众的视觉。针对备受美国大众喜爱的迷思和偶像华特·迪士尼,以至西方世界,甚至现代艺术家们,他都通过自己独特的智慧,为其添加了一笔邪恶,并颠覆了他们纯洁天真的形象。


5.jpg
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圣诞老人肛门塞泡沫模型》(Santa Butt Plug Foam Model),2002,泡沫塑料,独版,577.2x301.6x317.5 厘米 / 227 1/4x118 3/4x125 英寸。图片:豪瑟沃斯


  无论实际在场与不在场,人体这一主题始终贯穿麦卡锡的作品,通过他自己的表演或所创作的人物而呈现:如运动中的身体、讽刺画般的造型、仪式过后的残余以及等待观众占领的建筑空间等等。无论是将现实世界的政治人物与虚拟世界的人物混合,还是以轻浮而富有魅力的方式对待低俗的内容,麦卡锡的作品混淆不同定式准则、高尚文化与大众文化,以此激发观众对自己的根本信仰的分析。


  1960年代至1980年代


  表演式绘画与绘画式表演


  上世纪六十年代晚期,还是犹他大学的一名学生的麦卡锡开始对绘画感兴趣,但这里的绘画概念是指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ack)式的、以行动为导向的抽象表现主义绘画。麦卡锡于1967至1968年创作了一系列“黑色绘画”(Black Paintings),用手将颜料涂抹在122x244厘米大的、涂满烧焦汽油的纤维板上。这种暗含暴力元素的创作方式在他同时期的行为艺术中也有所体现。


  1967年,麦卡锡用一把锯、一把铁锹、一把斧头和一把锤子摧毁了一个布满家具的舞台,最后摔下台,切到了自己的手。这种身体上的危险也在他的其他早期作品中有所体现:在《太陡、太快》(Too Steep, Too Fast,1968-72)中,麦卡锡从一顶山丘上冲锋而下,直到失去控制;在《山丘保龄》(Mountain Bowling,1969-70)中,他将一个保龄球从陡峭的山坡上滚下,从而使一个休闲物品转变为一个致命武器。这两个作品都曾在不同场合下重复表演,因此麦卡锡这种不受控制的行为也具有强迫行为的特点。


  本科毕业之后,对电影的浓厚兴趣将麦卡锡带到了洛杉矶。攻读艺术硕士期间,麦卡锡创作了一系列黑白影像,记录他简单的行为活动,如在一个房间里不停旋转,或不停往镜头上吐口水。与此同时,他的绘画作品发展成了一种更加直接的戏剧性活动。在其早期作品中,麦卡锡试图打破绘画的边界,把身体当作画笔甚至画布使用。他开始用自己身体的不同部位绘画,通常与表演式的行为相结合。后来,他将体液或食物融入作品中,代替实际的身体。


 6.jpg
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实验性舞者》(表演,洛杉矶,1975年)(Experimental Dancer)(Performance, Los Angeles, 1975),1998,黑白照片 第2版 共6版,82x67 厘米 / 32x26 英寸。图片:豪瑟沃斯


  在1972年创作的作品《脸画——地板、白线》(Face Painting – Floor, White Line)中,麦卡锡通过在工作室的地板上爬行,用脑袋和身体将一罐白色颜料推向整个房间,而划出一道线。两年后,麦卡锡创作了影像作品《调味汁》(Sauce)。其中,他用自己的头和脸作画,并将颜料、番茄酱、蛋黄酱或生肉涂抹全身。这种创作方式结合了绘画和行为艺术,具有强烈的心理和生理作用,挑战着观众和艺术家的情感界限。1976年,攻读艺术硕士的麦卡锡创作了行为作品《班级傻子》(Class Fool)。其中,他猛然扑向一间洒落番茄酱的教室,直到神经迷乱并受伤。然后他呕吐多次,并将一个芭比娃娃插入自己的直肠中,作品以观众无法忍受继续观看他的表演而告终。


  “起初,(我的作品)有关面对日常存在、理解常态中的荒谬性。”


  ——保罗·麦卡锡


  麦卡锡的行为影射社会文化环境和性压抑:他将生肉和凉奶油塞满嘴巴,用金枪鱼、番茄酱和黄油填满,打扮成家庭主妇的样子用牛奶擦地板等等。这些作品讽刺着——从家庭到军队——阶级社会中根深蒂固的命令与服从结构。


  1990年代至2000年代


  雕塑与行为艺术的贯通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麦卡锡逐渐从纯粹的行为艺术表演转向影像和复杂装置作品的创作,因为他认为要想在艺术圈留下长期影响,必须开始制作实体物品。但与此同时,他并没有在作品中完全放弃表演的元素。


7.jpg
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帕特里克的彼得·派克之腿》(Patrick‘s Peter Pecker Leg),1992,塑料 钢铁 布料 木材 放有玻璃和塑料容器的塑料草坪,独版(含有八件作品的雕塑系列中的一件),74.9x40.6x40.6 厘米 / 29 1/2x16x16 英寸


  影像装置作品《专横的汉堡》(Bossy Burger, 1991)的基础是一部电视剧的布景。麦卡锡用牛奶、蛋黄酱、番茄酱和牛肉末将布景弄脏,然后在墙上的显示屏上播放自己的行为表演录像。在录像中,麦卡锡看似是在主持一档烹饪秀,但很快事情就变质了:番茄酱被随意倾倒、搅拌、泼洒,各种各样奇怪的用具也被投入使用。作品反映着一种无政府主义的狂欢,暗示着某种生产制作过程。但最终观众意识到,整个过程中既没有规则、也没有产物。


8.jpg
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专横的汉堡》(Bossy Burger),1991,电视剧布景 棚灯 油毡 录像机 显示屏 表演遗留物,372x868x700 厘米 / 146 1/2x341 3/4x275 5/8 英寸,112x82x4 厘米 / 44 1/8x32 1/4x5/8 英寸(带框),图片:豪瑟沃斯


  麦卡锡创作生涯的转折点是《花园》(The Garden, 1992),一件被认作是行为雕塑(performance sculpure)的作品。作品的背景是一个公共公园,有松树、卵石和人造草皮等,居于其中的是一对用玻璃纤维和橡胶制成的父子人像。两人的裤子都半脱着,分别与一棵树和一块大卵石进行交媾。


  麦卡锡同期的其他作品旨在破坏艺术的伟大性这一迷思,并抨击英雄般的男性艺术家这一认知。在长达50分钟的录像作品《画家》(Painter, 1995)中,戴着面具和假肢的麦卡锡在工作室里踱步,挥舞着巨大的画笔,挣扎着画画。他有时举止暴力,戳穿巨大的颜料桶(其中一个标注着“粪便”);有时举止幼稚,哭诉着“我做不到、我做不到”以及“德库宁、德库宁、德库宁”。这件作品是对抽象表现主义者以及艺术圈整体的讽刺。麦卡锡将颜料等同于粪便和尘土,并表现出对艺术创作的无望追求是多么暴力、幼稚和悲哀。


9.jpg
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SP SM - FUOC》,1992,毡尖笔 牛皮纸,102x73 厘米 / 40 1/8x28 3/4 英寸,112x82x4 厘米 / 44 1/8x32 1/4x5/8 英寸(带框),图片:豪瑟沃斯


10.jpg
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巧克力棒》(Chocolate Nosebar),2000,牛奶巧克力 包装纸盒,无限定版数,5.7x25.4x5.7 厘米 / 2 1/4x10x2 1/4 英尺,图片:豪瑟沃斯


  2000年代至今


  浪漫童话的现实演绎


11.jpg
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WS,白雪公主,斑比,桑普》(WS, White Snow, Snow White, Bambi, Thumper),2014,黑胡桃木,233.7x180.8x143.1 厘米 / 92x71 1/8x56 3/8 英寸


  2009年,“白雪公主”这一主题首次在麦卡锡的作品中出现。当时的“白雪公主”素描系列后来成为了2011年,豪瑟沃斯纽约为他举办的展览‘矮人,森林’(The Dwarves, The Forest)中的一组大型雕塑的基础,这也是艺术家“白雪公主”项目的重要起点。麦卡锡以迪士尼公司生产的可收藏的卡通雕像为基础,同时旨在打破它们原本完美精准的比例,就好像是将这些玩偶从压抑的社会规则和被儿童化的规范中解放出来。他曾说过自己对童话或儿童故事本身并不感兴趣,但这些素材为他提供了简单而典型的、与家庭、社会、善恶有关的道德故事。家庭制度以及大众媒体对儿童成长的影响是麦卡锡艺术实践的核心,他致力于揭示和摧毁社会的双重标准与内在虚伪。


12.jpg
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白雪公主,糊涂蛋,黑红白,黄》(White Snow, Dopey, Black Red White, Yellow),2011-2017,黑胡桃木,152.4x109.2x111.8 厘米 / 60x43x44 英寸。图片:豪瑟沃斯


  为了创作大型作品,麦卡锡带着电脑,采用数字地图绘制技术来探索规模、变化、重复以及合并的可能性。为了实现这些作品,他将小件的黑胡桃木块组装成大块,然后进行精确的机器切割和手工打磨。通过合并组成抽象,麦卡锡将受人喜爱的童话角色交织在一起,重新组合成现实,试图颠覆我们对艺术和文化的传统观念。

13.jpg
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白雪公主,书挡》(WS, Bookends),2013,黑胡桃木,书挡(水平)(12’):365.8x304x444 厘米 / 144x119 5/8x174 3/4 英寸(整体尺寸),书挡(垂直)(14’):444x303.7x365.8 厘米 / 1743/4x119 5/8x144 英寸(整体尺寸)


14.jpg
2016年在西雅图华盛顿大学亨利艺术画廊(Henry Art Gallery)举行的‘保罗·麦卡锡:白雪公主,木制雕塑’(Paul McCarthy: White Snow, Wood Sculptures)现场图。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WS,白雪公主和王子在马背上,合并,转型,突变》(WS, White Snow and Prince on Horseback, Merger, Transformation, Mutation),2015,黑胡桃木,398.1x192.4x365.8 厘米 / 156 3/4x75 3/4x144 英寸。摄影: Mark Woods,保罗·麦卡锡


  《白雪公主,书挡》(White Snow, Bookends, 2013)重约3.6万磅,是一组描绘王子与白雪公主在马背上的两件式作品。王子的眼睛闭了起来,而公主的嘴巴朝下张着,传达着不可言喻的愉悦,亦或是痛苦。《WS,白雪公主和王子在马背上,合并,转型,突变》(WS, White Snow and Prince on Horseback, Merger, Transformation, Mutation, 2015)将同一主题用更为夸张的复合体的形式呈现:三匹马、12条腿,白雪公主尖叫着,而王子的头则比疾驰的马还要大。在这些作品中,麦卡锡好像化身好莱坞制作人,运用电影行业的制作技巧,将原本受人喜爱的经典人物转化成了误入歧途的恶魔。


  白雪公主变成了不同层次的欲望之人。白雪公主是我的母亲,白雪公主是女儿。白雪公主是凯伦,我的妻子……这些都变成了分层次的人物。


  ——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


15.jpg
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白雪公主小矮人“爱生气”》(White Snow Dwarf, Grumpy),2016,青铜,190.5x152.4x149.9 厘米 / 75x60x59 英寸。保罗·麦卡锡


16.jpg
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圣诞老人 保罗椅上头像》(SC Paul Bust on Chair),2016,混合媒材,110.5x49.5x66 厘米 / 43 1/2x19 1/2x26 英寸。保罗·麦卡锡


  麦卡锡通过创作充满性欲的白雪公主、暴怒的圣诞老人、生殖器外露的匹诺曹等扭曲童话故事主人公的雕塑作品,解构流行文化中的偶像代表,试图打破它们所声称的天真无邪与纯洁无暇的美好形象。他将色情、失控、贪婪、暴力、绝望、可怜、破灭等元素添加到这些被人们熟知的童话人物身上,用本该带来愉悦的形象反映当下的社会现实。麦卡锡选择矫情造作、带有说教性质的童话故事为创作灵感,扭曲并重塑它们固有的叙事方式,以此来反映人类内心真实欲望的丑陋不堪。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