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916年开始,松方幸次郎多次前往欧洲的旅行,并收购了大量的雕塑、油画。

  观看日本近当代的艺术收藏史,大藏家松方幸次郎是一个蛮特别的存在。因为,除了收藏众多名家巨作、且拥有藏家的常规配置有钱、有地位以外,他的藏品因战争以及当时的社会环境等因素而散落在世界各地。为了追回其散落与世界各地的藏品,日本为此建立了国家美术馆,并向卢浮宫等顶级大博物馆“追还”作品。而如今,名扬海外的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的建立初衷就是为了收藏被法国政府归还的松方幸次郎藏品。


image.png
弗兰克·勃朗琼所绘《松方幸次郎肖像》(局部)


  松方幸次郎生于1865年,是明治时期日本内阁总理大臣松方正义之子;1896年成为日本造船企业川崎重工的第一任CEO。


  在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其因造船业发了战争财。但他并没有没把钱挥霍在买车、买房上,而是通过大量的资金来购买艺术品。


  从1916年开始,松方幸次郎多次前往欧洲的旅行,并收购了大量的雕塑、油画。据数据显示,其当时在欧洲收购艺术品的数量便超过一万件,如如梵高名作《阿尔的房间》(松方旧藏,现为奥赛美术馆藏品)、罗丹的雕塑作品《思想者》、鲁本斯的绘画作品《丰饶》和雷诺阿的《阿尔及利亚风格的巴黎舞女》以及以莫奈、高更为首的印象派画家的绘画作品。而这些藏品的数量与质量无论在当时还是如今,也绝对是最为出色的私人收藏之一。



image.png
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藏“松方藏品”之一莫奈《睡莲》


image.png
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藏“松方藏品”之一米开朗基罗作品

image.png

松方旧藏梵高《阿尔的房间》(现为奥赛美术馆所藏)


  在收藏了大量艺术品后,松方想将这些藏品带回国,建造一个博物馆,为日本年轻艺术家提供一个能近距离接触欧洲艺术大师杰作的机会,扩展全球艺术的视野。


  随后,他将东京市中心一处繁华地带作为美术馆的选择,并邀请了自己的英国艺术家友人弗兰克·勃朗琼(Frank Brangwyn) 设计了场馆,给美术馆取名为“极乐美术馆”(Sheer Pleasure Fine Arts Pavilion)……


  但事与愿违。


  当松方幸次郎在欧洲已经购买了相当数量的作品后,他试图分批次将这些作品运回日本,因而在运送前,他将藏品分成了3个批次:


  1、 将900余件作品存放到伦敦的一间艺术仓库


  2、 将400余件作品让卢森堡美术馆馆长兼罗丹美术馆馆长昂山·素季(Léonce Bénédite)进行保管


  3、 将9000余件欧洲大师杰作与8000余幅浮世绘作为首批运回日本的藏品


  由于受第二次世界大战和1927年经济危机影响,松方幸次郎这三批作品的命运走上了三种截然不同的道路。

image.png


  命运一:


  企业破产,以画抵债


  在关东大地震后的数年中,日本国内经济一度困难重重。1927年,受日本国内经济动荡,松方幸次郎掌舵的川崎造船在这股浪潮中宣告破产。而作为总裁的松方不仅辞职谢罪,被迫抵了全部家产给公司。他带回到日本的首批画作也被迫被变卖去抵公司的债。这些藏品,随之流落到了日本以及海外各地,或被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


  据日本国内资料显示,松方运回日本的西洋油画和雕塑,一部分被日本国内的藏家购得,以此建立了起了私人美术馆。如如今日本最大私人美术馆,大原美术馆所收藏的莫奈的《午后的稻草堆》便是松方当时的旧藏。


 image.png
松方旧藏莫奈《稻草堆》(现为大原美术馆所藏)


  命运二:


  葬身于火海的梵高、莫奈等900余件藏品


  存放于伦敦仓库的900余件作品的命运比因松方破产而流散各地的作品的命运更为悲惨。在1939年的一场大火中,这900余件作品全被被大火所吞没,销毁一空。


  2016年,伦敦泰特不列颠美术馆公布了一份日本收藏家松方幸次郎的遗失藏品清单,这份清单发现于2016年2月,记录了1939年在火灾中烧毁的松方幸次郎收藏艺术品名录。这是时隔70年,人们发现的第一份关于这批被毁艺术品的记录文档。


  这份清单发现于泰特不列颠美术馆的档案中,写在15张A4大小的纸上,详细记录了953件作品的名称、艺术家姓名以及每件作品的估价,一共有255幅油画、82幅素描、554幅版画、17件雕塑和数件家具。其中包括多幅莫奈和梵高的油画,以及罗丹的雕塑作品。


  泰特不列颠美术馆工作人员在采访中表示,这份清单原本由一名伦敦艺术品交易商保存,在2010年被捐赠给美术馆。虽然无法确认清单撰写者的身份,但是经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分析后,确认是松方幸次郎收藏的一部分,推测可能是当时为了申请火灾赔付保险金而制作。


image.png
松方旧藏马蒂斯作品(现为巴塞尔美术馆所藏)


  命运三:


  作为“敌产”被扣法国的作品追还


  二次大战爆发后,松方幸次郎将原藏于巴黎郊外小屋中的400件佳作运往巴黎市中躲避战争,并交由卢森堡美术馆馆长兼法国罗丹博物馆负责人昂山·素季(Léonce Bénédite)存放在罗丹博物馆。但不幸的是,二战结束后,法国政府将这400件藏品作为“敌产”查封。


image.png
第2次大战中松方将部分藏品藏于巴黎郊外的小屋


  直到1951年,国政府决定为了和日本保持友好关系,再加上日本根据《旧金山和约》才向法国提出归还松方藏品的请求。


  1959年法国政府以“创建一座由法国建筑师设计的美术馆”为条件向日本归还了400件中的370件“松方藏品”。而为此,日本要求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建造了国立西洋美术馆,以此收藏1959年法国归还日本的“松方藏品”。


image.png
1959年,法国归还“松方藏品”;图中作品为雷诺阿作品


 image.png
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


  法国归还的作品中,包括松方幸次郎收藏的印象派绘画、罗丹的雕塑、杜米埃的版画等。2007年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被指定为日本重要文化财。对于其余的的20件作品,法国政府拒绝归还。而这其中,包括了梵高的名作《阿尔的房间》。


image.png
《奴隶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藏“松方藏品”之一罗丹《奴隶》


 image.png
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藏“松方藏品”之一罗丹《地狱门》


image.png
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藏“松方藏品”之一梵高《玫瑰》


  image.png
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藏“松方藏品”之一雷诺阿《阿尔及利亚风格的巴黎舞女》


  除了法国政府拒绝归还的作品,松方仍有不少作品流落在法国的各大博物馆中。如2016年,在卢浮宫发现的莫奈长的睡莲巨作《睡莲:柳树倒影》。


  这件《睡莲:柳树倒影》是松方藏品重要画作之一,达4.2米,宽2米。该画在战后失踪数十年后,2016年在罗浮宫博物馆内被发现。被发现时,画作已经损毁非常严重,画面差不多有一半都被毁了。


  image.png
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藏“松方藏品”之一莫奈《睡莲》(另外一件)


  据相关人事介绍,此张《睡莲》完成于1916年,是松方幸次郎于1921年在莫奈的画室直接购买收藏的。二战爆发后,松方幸次郎将其收藏的画作运往巴黎躲避战争。1959年,法国政府归还日本375件松方收藏品时,或许由于这幅《睡莲》损毁太严重而被遗忘在卢浮宫库房至今。


image.png
松方与莫奈合影


  而在去年,也许是该画已经严重受损的缘由,法国政府同意了将此画规还给日本,并由日本国立美术馆入藏。在拿到该作品后,国立西洋美术馆也随之组建了团队对该画进行修复。


  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松方的藏品,也不难看出日本人对印象派真是顶礼膜拜地喜欢。近代日本有钱的企业家们收藏这些名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日本“现代化”的一个途径——日本明治维新后一直崇尚西方科学、文化艺术,通过收藏西方艺术,似乎也让日本有机会能够进入西方的现代游戏,以此获得平等的一席之地或是发言权。


  而如今,虽然大部分藏品已经与松方本人无太多关联,但不可否认的是正因为有松方这样的藏家,才使得在如今日本高质量的私人美术馆遍地开花;莫奈、梵高等大师作品才真正的走进日本人生活、观展的日常。


  (编辑:李思)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